首页 > 正文
让每条河流都成为幸福河——重庆持续改善河道治理面貌纪实

  治理后的龙溪河。重庆市水利局供图(资料图)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 发

  龙溪河,自北向南由梁平流经垫江,注入西南地区最大人工湖——长寿湖后,在重庆市长寿区凤城镇走马村汇入长江。

  在过去,由于水污染,这条干流总长229.8公里,涉及沿岸总人口约200万人的长江一级支流,变成了当地居民的“伤心河”。

  近年来,沿岸各区县践行生态发展理念,做好河道管护工作,龙溪河变得岸绿水清,重新有了活力。龙溪河(梁平段)还被评为“长江经济带美丽河流”“重庆市十大最美河流”。

  不仅仅是龙溪河。地处长江上游和三峡库区腹心地带的重庆,境内河流纵横、河库众多,共有河流5300余条,湖泊、水库3000余座,对长江中下游地区生态安全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护河不易,治河更考验着水利人的智慧和决心。近年来,重庆市加强对流域生态环境保护,于2017年全面推行河长制,并于2019年、2020年连续发布总河长令,促进河道治理,维护河流生态功能。2021年1月1日起,《重庆市河长制条例》正式实施。从措施治理到制度治理,而今,昔日“臭水沟”变身“清水河”,“河畅、水清、坡绿、岸美”的生态美景逐步呈现,“伤心河”正变身“幸福河”。

  河畅、水清、坡绿、岸美”的生态美景逐步呈现。资料图

  水岸同治

  河湖之变,是重庆全面推行河长制的生动实践。

  “十三五”时期,长江干流重庆段水质为优,支流全面消除劣Ⅴ类水质断面,48段城市黑臭水体被消除,城市饮用水水源地水质达标率常年保持100%,42个国考断面水质优良比例从2015年的85.7%提升至当前的97.6%,优于国家考核目标2.4个百分点。

  重庆市水利局有关负责人表示,为切实保护长江岸线资源,从2018年底起,重庆开展了长江干流岸线利用项目清理整治专项行动,清理整治违法违规占用长江干流岸线行为,清理整治范围为长江干流江津区羊石镇至巫山县碚石镇的691公里长江重庆河段。

  其中,包括拆除取缔类项目、位于生态敏感区的清理整治项目、不符合《岸线规划》管控要求或可能存在重大防洪影响不符合涉河建设方案许可办理规定的清理整治项目,以及符合《岸线规划》管控要求且不存在重大防洪影响的不符合涉河建设方案许可办理规定的清理整治项目四大类,共梳理出长江干流岸线利用清理项目461个,涉及餐饮船舶、码头、桥梁、水源保护、造船厂等项目。

  2020年5月,重庆市发布第2号总河长令,下达了关于在全市开展污水乱排、岸线乱占、河道乱建“三乱”整治专项行动的任务书。重庆河流治理从“聚焦水里”转向“水岸同治”。

  截至目前,重庆市已完成对691公里河段的排查,累计排查长江岸线利用项目883个,对461个项目进行清理整治,其中对134个项目实施拆除取缔,对105个项目采取整改补救措施,长江岸线资源得到有效保护。

  事实上,对河流岸线的整治清理,从来不是某一个地方能够单独做完的,更多地需要协作,纳入到全局考虑。“河流生态环境治理涉及上下游、左右岸,是一项系统工程。”重庆市水利局有关负责人说,特别是跨界河流,更需要上下联动、协调配合的治理机制,增加治理的成效。

  以跨越川渝两地的琼江为例,这条全长约240公里的河流,两地探索出跨界河流联防联控的新模式,建立起集中巡河和交叉巡河机制,共同对琼江沿岸养殖污染、企业超标排放等违法行为予以打击。目前,琼江(铜梁段)稳定达到三类水质,实现了2019年初进行琼江岸线生态整治的目标。

  重庆和湖北交界的长江培石断面,这里是重庆长江干流出境水水质国家考核断面。工作人员驾驶监测船,正在取水检测。资料图

  生态采砂

  近年来,重庆市严厉打击非法采砂行为,整治侵占河道的堆砂场、砂石加工场,切实保护长江母亲河生态环境,河道采砂管理稳定向好。

  据悉,和长江采砂多以水采即用虹管从江底抽取不同,在中小河流开采砂石多以岸采的形式进行,即在河流河道、河床中将砂石挖掘上岸后,再用大型机械将砂石粉碎后出售。

  受利益驱使,过去几年,不少区县都有在河道非法采砂,或占用河道堆砂、建砂石加工场等违法行为。

  “未经许可的非法采砂不但严重危害江河河道安全、河岸稳定,也会造成生态环境的严重破坏。”重庆市河务中心主任王秀琼说。

  2018年起,重庆市严格执行“生态开采”模式,在区县探索建立砂石集散加工交易中心,改变目前砂石沿江河堆放,造成环境污染的现状。严格执行长江采砂规划和我市重要河道采砂规划,实现了采砂总量与许可采区双控制。

  “我们把修复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对非法采砂行为进行了严厉打击。”王秀琼说。为多举措打击非法采砂,重庆市河务中心创新工作模式,以党建引领工作,党员干部带头,持续加强河道采砂管理,针对所有河道开展专项整治,强化日常巡查暗访,开展河道采砂涉黑问题线索排查,助推非法采砂入刑,有效震慑了不法分子。

  截至目前,全市累计出动执法船艇1047艘次,出动执法车8768车次,查处违法违规采砂181次,罚款和没收违法所得406.2万元。

  除加强打击监督外,从制度层面,河道采砂秩序也将得到根本好转。2020年12月10日,《重庆市重要河道采砂管理规划(2021-2025年)》通过重庆市水利局组织的专家审查,规划确定了采砂分区规划、采砂控制量、采砂影响分析、规划实施与管理等重要内容。

  据了解,本规划将结合保护与利用要求,科学合理划定可采区、禁采区、保留区以及禁采期、开采总量,为河道采砂管理、规范河道采砂活动提供科学依据,对实现砂石资源科学合理利用具有重要意义。

  红嘴鸥的到来,让江边再添一道风景线。资料图

  智慧监管

  为全面排查岸线乱占、河道乱建等突出问题,卫星遥感、无人机、红外摄影、热成像等高科技手段已在河道监管中探索运用。

  2019年,重庆市发布第1号总河长令,有效遏制了污水偷排乱排行为,水环境质量显著提升。2020年,重庆市第2号总河长令把重点放在了污水乱排、岸线乱占和河道乱建上,提出到年底基本实现水质净洁、河道整洁、河面清洁。

  第2号总河长令既着力解决当前问题,又着眼于建立长效机制,全面提升河流管理保护精细化水平。作为落实第2号河长令的重点之一,如何做好河道监管,考验着相关部门。

  例如,2020年5月,重庆市运用无人机,对龙溪河流域进行了全面巡查,发现龙溪河流域内的梁平、长寿、垫江3个区县河段存在居民污水管网不完善,污水直排等情况,相关问题被迅速将交办给区县进行了整改。

  “一台无人机能抵10多个河道巡查员,不仅省力,还能让河道巡查不再有盲区,不留下死角。”重庆市河务中心监查科科长韦济高说,“用上无人机后,过去看不到、到不了的地方都在监控范围中。”

  据了解,重庆市结合“智慧河长”系统河道监管平台建设,推进河道信息化管理。将把涉河建设项目、岸线规划、采砂规划、河道管理范围划定等成果绘入“水利一张图”,加速推进市级河流河道基础体系数字化。同时,把卫星遥感、无人机、视频、红外摄影、热成像等高科技手段用于河道动态监控,让违法行为无处遁形。

  目前,长江干流巫山段总体水质符合国家Ⅱ类水质标准。资料图

  制度兜底

  河道管护工作需要靠脚丈量、靠眼观察、靠耳听闻。围绕全面推行河长制,重庆市水利局正加快河道基础数据建设。目前,已完成流域面积50平方公里以上510条河流河道名录的公布工作。覆盖全市38个区县(自治县)、万盛经开区、两江新区、高新区。

  其中,跨省界河流110条,跨区县界河流133条,不跨区县河流377条;流域面积大于10000平方公里的河流7条,10000~5000平方公里的河流4条,5000~3000平方公里的河流8条,3000~1000平方公里的河流23条,1000 ~500平方公里的河流32条,500~200平方公里的河流75条,200~100平方公里的河流126条,100~50平方公里的河流235条。

  市河务中心有关负责人说,此项工作的开展,不仅有利于有效掌握辖区内河道岸线资源及利用现状,是河长制全面贯彻推行的重要基础工作,而且有利于岸线资源得到更加有效的利用和全面保护,对于水生态文明建设的有序、深入推进具有积极作用。

  此外,重庆市水利局完成了《重庆市河道管理条例》《重庆市河道采砂管理办法》等法规修订,编制了《重庆市岸线保护与利用技术大纲》《重庆市幸福河流创建标准化指标体系》等。

  随着《重庆市河长制条例》正式实施,重庆市水利局将全面抓紧落细落实,持续改善河道治理面貌,让每一条河流都成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让老百姓享受更多生态红利。(首席记者 黄宇)

编辑: 陈雨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967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