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赵晓梦长诗《钓鱼城》的艺术表达

  诗人赵晓梦用十多年的时间,广泛收集资料、研究历史,反复修改、打磨文本,创作了一部长诗《钓鱼城》。在浮躁风气、应景写作不断蔓延于诗坛的时候,这是一种值得肯定的创作姿态。这部尝试独特表现方式的作品,值得认真解读,并由此打量和反思当下诗歌创作中存在的种种同质化、空壳化和粗制滥造现象。 

诗人赵晓梦。新华网发

  《钓鱼城》长诗节选

  作者:赵晓梦

  12

  再给我一点时间——长生天!

  一个被石头打进泥土的灵魂,

  要在夕阳里辨别回家的脚印,

  苦难的经幡必须箍紧马前马后的

  风声。

 

  天空上,雁成行,草原琴声远。

  顺着鸟的目光,逆行的光照不出

  六盘山双飞的旧模样。

  羊群下的云杉和雪松,只迎回候鸟

  的翅膀。从水面起身的风,

  带着灵魂的车辇继续向北飞。

 

  蜀葵艳,秋草黄,途经他乡与故乡。

  草原的合汗,我的鄂尔敦,就要

  回到他羊群的家,骏马的家,

  炊烟和毡房的家。我早已承认伤痛,

  谁还在云中寄来锦书?月光在

  忽迷思驻足,琴声在河谷里漂泊。

 

  属于不儿罕山的马,一身白衣,

  鞭子清空了重山条江的瘴气,

  两千双陪葬的眼睛,属于

  起辇谷的秘密灵魂,在风中

  走得体面隐蔽。侧耳远听,

  再无号角边声穿过长烟落日。

 

  山高水长的眼睛,榨干了繁花

  盛开的身体。回到草原的我,

  眼眶已流不出一滴泪。

  斡难河倒背如流的波光与飞燕,

  不过是幻象。北风吹走了水中

  弯弓扬鞭的你。

 

  我能做的,就是把你的遗物

  放回原处。衣服放在衣橱里,

  弓箭挂在墙上,战马牵回马厩,

  给它一捆上好的草料,

  让斡耳朵的生活日常保持原样。

 

  保持原样的皮袍,总在清晨与黄昏

  伸出手脚,缩短说话的距离,

  占领泪水流干的心房。草原上的

  月亮还在,地上的人已不见。

 

  13

  西风瘦,梦境也一天天消瘦。

  秋九月的马头琴,已走不出斡耳朵,

  似曾相识的曲目,一遍遍抄写脸上

  的忧伤,一次次注视手中的银器。

 

  阡陌的交汇点被石头提前抵达,

  即使迎面相遇,万般相思也只换来

  擦肩而过。硝烟弥漫的梦里,

  我还在摇晃蟋蟀的香樟树,石头

  已在你额头的悬崖哺乳出羊角,

  阳光已收拢你的背影与叹息。

  醒来的天空,

  飘满阿忽察寻找苜蓿的咒语。

 

  夜晚开始失眠。羊脂的火苗

  摸不到心跳,满脸鱼尾纹的鹧鸪,

  用艾草解开行囊,汗水在我脸上

  入睡。你睡着了,

  我才能安放群山上的落日。

 

  我的鄂尔敦睡着了,热闹的往昔

  才会起身。北风刨开草根的秘密,

  是土拨鼠送来冬天的惊喜,

  热闹的那达慕让每个人脸上有光。

  低于风的草地上,篝火吹斜了夕阳。

 

  露水在睡梦中醒来,从马兰花

  蓝幽幽的眼睛起身,辨识狐狸

  逃跑的方向。河流的经书,

  把省亲的骡马,遗忘在无声的

  地平线上。

 

  14

  太阳升起乌鸦的翅膀,你用胸膛

  焐热我梦里滑落的眼泪。

  嘈杂的雪花,理不出风的头绪,

  羊脂的火苗,夯实不了帐壁空洞

  目光。

 

  人花模糊的山冈上,所有的风

  被靴底暂停。遥远的钓鱼城,

  遥远的石头,放倒了我的发髻。

  倒了也好,那些属于水的东西,

  留在身体里只会发育成病革。

 

  遗嘱的空白,自会在贵族的

  宽袍大袖里飞。靠在酒杯的边缘,

  我只想陪你说话。柜台上,

  镜子里的秋千早已荡去贮存的信息。

  尽管我已为黑夜准备了足够的睡眠,

  离开雪花的镜子,我看不到自己

  也看不到你。对镜梳妆,

  不过是风过油灯的离愁别绪。

 

  雁来雁去,衣袂飘飞的六盘山,

  拽不住你策马扬鞭的固执。

  即使明月瘦出了胡杨的腰身,

  茫茫天涯,没有春风花不发。

  即使牛羊撑开了万帐穹庐,

  也没有谁像我一样,银器里的

  牛奶满了却倒不出泪来。

 

  15

  靠近彩虹的时间,没有烟雨画桥

  的知音,也没有凉亭假山的后院。

  亘古的草原,只有风的琴声

  眷念故土亲人。

 

  连叹息也没有。却能绷紧碎骨的

  甘甜,在雪山的裂缝坠落成溪,

  在刺骨的严寒燃烧草芯。

  流星锁住的夜晚,一遍遍宽恕

  青铜纵目的太阳穴。天青色的

  宋瓷再精致,也不能击钟鼎食。

  大地失去颜色,一棵树才能辨别方向。

  记住石头和河流的宗教,

  仇恨和遗憾只会走得没有安全感。

 

  弥留之际的这场大雪,像是长生天

  批阅的奏折。低于树叶的羽毛,

  把陈旧的江河洗净,把马背的山脉

  放平,让苍鹰在开阔地与银蛇对峙。

 

  这不是责备而是心痛。荒草只有

  深埋雪下才能孕育生机,人只有

  懂得敬畏才知道进退,放过石头

  也就是放过自己。这世上,

  只有人的心,马的心,

  才能奔跑出石头无边的边际。

 

  一生中后悔的眼泪都交给雪花,

  所有的失眠和昏聩都已握手言和,

  所有的倒影和幻觉都已叶落归根。

  带着冰,带着盐,把黑花母牛的

  乳汁,贴在你飘飞的胡须。

 

  天下很大,有你的地方

  才有我的容光焕发。

  简介:赵晓梦,笔名梦大侠,1973年出生,重庆合川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作协全委会委员,巴金文学院签约作家,《华西都市报》常务副总编辑。1986年开始文学创作,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诗刊》等上百种报刊,入选20余种选本,获得中国新闻奖、中国长诗奖、杨万里诗歌奖、鲁藜诗歌奖等奖项60多个,出版《接骨木》《时间的爬虫》等8部诗文集,代表作有长诗《钓鱼城》《马蹄铁》。

编辑: 陶玉莲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6968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