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追求与奔波——访诗城博物馆馆长赵贵林

  初识今年已76岁的诗城博物馆馆长赵贵林,是在2020年11月参加重庆市奉节县的一次文化活动中。

  “这是我一辈子的追求,一生最后的奔波。”在谈起他以一人之力创办诗城博物馆时,赵贵林这样说道。

  为了了解他的“追求”与“奔波”,我走进了他的这座已全国闻名的诗城博物馆。

  浓缩奉节前世今生的馆藏

  博物馆位于奉节县白帝城风景区旅游码头,三楼一底的一幢建筑展示了奉节老城的建筑风貌。

  “烟尘中蹒跚于老街深巷,拾砖捡瓦,铢积寸累,茹苦含辛,三载方成,展沧桑老城之风情,扬千古三峡之文化。”博物馆大门内的“建馆记”,道出了赵贵林筹建诗城博物馆的艰辛。

  拾级而上进入展厅,浏览2000多平方米的15个简朴展厅,丰富的馆藏让人惊叹:三峡原始人的石器、汉代瓦当、明清石雕,李白、杜甫的诗歌研究成果,供奉着“天地君亲师”牌位的一座完整民居,老县城里不同时期的窗棂,湘军将领鲍超等当地历史名人事迹,古老的夔州照片,曾轰动一时的科克伦在夔门走过的钢丝,外国探险家在天坑地缝用过的服装、工具,民间各种生产生活器具,奉节老县城的全景模型,县城搬迁的照片、影像资料……一座县城的前世今生浓缩其中,如同一部生动的历史书,观赏回味之间,仿佛时光倒流,让我们能以管窥豹去认识三峡和这座诗城的过去和现在。

  这里所有藏品背后都有着故事,赵贵林如数家珍,给我们当起讲解员。

  艰难的收藏建馆路

  

老县城拆迁时,赵贵林成天在废墟上寻找“宝贝”

  文化坚持、文化自信,是赵贵林一生的追求。

  “奉节是三峡库区的历史文化名城。”赵贵林说,“她为巴蜀要郡,自古是兵家必争之地、商旅云集之所,历代曾为路、府、州、郡治地。西汉公孙述称帝、唐初李靖压兵荆楚、蜀主刘备托孤、诸葛亮摆八阵图、宋朝军民抗击蒙元……千百年来,这里上演着无数惊心动魄的历史故事,也吸引着无数文人墨客前来畅意抒怀,李白、杜甫、刘禹锡、苏轼、陆游等成百上千的诗人在这里留下上万首诗篇。因而,奉节也有‘诗城’的美誉。”

  奉节是三峡库区的全淹县城。2001年,已经退休的赵贵林看到县城中大东门民居很有历史价值,为给三峡留下文化记忆,在县里的支持下,他计划把一些古老建筑搬迁。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知道后也积极支持,并把它作为三峡库区的文物保护科研课题。赵贵林拿出全家18万元积蓄,又找做生意的妹妹和亲戚借了一些资金,搬迁大东门民居,并计划搬迁后建一座博物馆。

  在老城拆迁中,他走街串巷,在废墟中收集一切能反映历史的东西,雕花木窗、家具、电器、老照片……在老城即将消失的情况下,他把一切要逝去的东西都当“宝贝”,当时不少人都说他是“破烂王”。

  在经济十分紧张的情况下,他卖掉了原本打算退休后去重庆养老的一套房。一些房地产商看中了赵贵林的地,提出只要把土地给他们开发,房子建好后,底下两层全给赵贵林,这样他就不用出钱出力自己建博物馆了。但为了保护奉节和三峡的文化,他拒绝了开发商的“好意”。

  2004年5月12日,博物馆终于开馆。因奉节有诗城美誉,赵贵林将其命名为“诗城博物馆”。

  无悔的坚守与收获

  赵贵林的博物馆,得到了奉节县许多单位和群众的支持。县移民局把新县城规划模型送了来;县委宣传部、县文广新局支援博物馆一批办公用具;重庆市五一四电台把一些电台的“老古董”赠送给博物馆;有一位干部,还把自己几十年来100多万字的工作笔记交给赵贵林;县交通局副局长刘进将自己珍藏的瞿塘峡石拉来,并且把一张古床捐赠给博物馆;交通局退休干部周武斌也将自家的一张古床和一些老家具让博物馆收藏;云阳县小学教师李硕,把他收藏的一些古书送了来;万州文化人郑文燮临终前,特地把他收藏的一些文物捐赠给诗城博物馆;万州新视野印务公司、重庆双安文化传播公司都给博物馆赠送了大量图书和资料;奉节人自己出版的作品,都要送一本到这里来,他们觉得,这里是收藏奉节历史文化最好的地方……

  赵贵林接受中央电视台《中国影像志》专栏记者采访

  诗城博物馆也得到了中外许多专家学者的支持。国家文物局专家组组长、著名古建筑专家罗哲文为博物馆题写了馆名;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黄万波教授为博物馆提供了奉节古人类和古动物化石资料;国土资源部门的一位专家参观后,留言“不可思议的创举”,随后送来了奉节的卫星遥感照片;著名油画家陈可之多次来诗城博物馆参观和采风,并送来了他自己创作的三峡油画;中国社科院一位领导参观后,对赵贵林说,我看过世界上很多博物馆,你办的诗城博物馆让我感动;一位外国学者,从上午一直看到下午5点多钟,才依依不舍离开。更多的游客参观后,都感叹:“了不起,值得看!”博物馆数十本登记册上,记录了参观者的签名和留言。

  海内外100多家媒体对诗城博物馆作了大量报道。由三峡之子联合会编辑出版的《三峡之子》丛书第一辑目录上,赵贵林排序第6位,题目是《千金散尽留“文脉”》;《三峡都市报》以《赵贵林:收获一片彩云》为题,回访这位“三峡之子”办馆的艰辛历程;《人民日报》的通讯《赵贵林:一个人与一座城》,题记为“他与三峡库区唯一一座历史文化名城的遗存息息相通”,记者在文中写道:这座奉节“诗城博物馆”,凭一人之力,花数年时间建起,见证着三峡历史文化变迁;中央电视台播出了著名电视艺术家梁碧波记录诗城博物馆建设的上下集专题片《废墟》,赵贵林还被邀请到北京,为中央电视台10频道作了一期《讲述》;新华社多次报道博物馆情况,在《瞭望》周刊发表了他的人物专访……

  诗城博物馆从建立以来,赵贵林还积极从事三峡历史文化研究和写作,先后出版了《诗城奉节》《三峡流韵——诗城奉节街巷百年》《奉节文化大观》《白帝城》《鱼复浦传奇》等专著,主持编著了《夔州诗全集》,完成了国家和市《大东门民居研究》《天坑地缝可持续性发展研究》科研课题,在各类报刊、电视台发表和播出过逾百篇有关三峡历史文化的文章、图片和电视节目。2009年,赵贵林获中共奉节县委和奉节县人民政府“振兴奉节争光贡献奖”。

  如今,诗城博物馆已成为奉节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重庆市人文社会科学普及基地、重庆市科普基地。2019年,还被市社科联评为优秀社科教育基地。

  赵贵林正在给重庆八中师生讲奉节移民故事

  有人曾向赵贵林提出了三个问题:“你觉得干这件事值不值得?”“干这么辛苦的事,你后悔不后悔?”“你干这么辛苦的事后悔不后悔?”

  赵贵林这样回答:“肯定值得。假如不干这件事,就没有这座群众喜爱的诗城博物馆。”

  “肯定不后悔,这是我这一辈子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

  “肯定要坚持。它是我一辈子的追求,不但我要坚持,我的子孙们都要永远坚持下去!”

  “三个肯定”斩钉截铁。

  (作者系重庆日报报业集团退休干部)

编辑: 韩梦霖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698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