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城口:城市资源进村庄 助力群众奔小康

城口县中蜂养殖基地 摄/陈小东

  前不久,许金山又驾车去了趟城口。许金山是重庆师范大学生命科学院教授。这一次,他是到城口探讨创建无人蜂场的事情。

  许教授是城口的常客。5年来,从保护和扩繁中蜂种质资源到研发智慧蜂场,他带领中蜂科技特派员团队为城口中蜂插上了科技的翅膀,为中蜂产业的做大做强付出了心血与智慧。

  “我们太需要许教授这样的人才!”1月23日,城口县相关负责人坦言,观念陈旧、技术薄弱、打不开市场,归根结底就是人才匮乏。自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来自国家、市里,以及山东临沂东西扶贫协作的专家、干部、技术人员等为城口提供了强大的智力支撑。“成为我们打赢脱贫攻坚战的重要力量。”该负责人说。

  人才进村献智献策促发展

  2016年,水利部组成扶贫工作组,定点帮扶城口,“量身定制”水利行业倾斜支持工程、千塘万亩特色产业支撑工程、小型水库水源保障性工程、贫困户产业帮扶工程、贫困户技能培训工程、贫困学生勤工俭学帮扶工程、水利建设技术帮扶工程、专业技术人才培训工程“八大工程” ,还先后派出专家、技术人员和扶贫干部帮扶城口。

  城口县坪坝镇前进村“第一书记”宋康就是水利部派遣的帮扶干部。从2018年进村以来,宋康会同村“两委”推动农村饮水工程实施、改善人居环境、新建村道、维修房屋、安装光伏路灯、培育专业合作社等,成了当地“狗不咬”干部,他的小车成了村民的“免费公交” 。

  同样,在东西扶贫协作中,山东临沂市先后派遣了医生、教师、干部等专业技术、管理人才,助力城口脱贫攻坚。

  宋娜是山东省临沂市朱家林国家级田园综合体发起人与总设计师。宋娜先后8次到城口考察,被大巴山丰富的生物多样性迷住了。现在,她决定扎根城口探索出一条农文旅融合道路,促进生态文明产业升级。

  “‘对口帮扶式’引才助力脱贫攻坚提质增效。”城口县相关负责人称,近年来,城口对接山东省临沂市、九龙坡区对口帮扶资源,引进20余名党政挂职干部,180余名教育、卫生、农业等领域专业技术人才到城口指导帮扶。“临沂市、九龙坡区的优秀医疗专家蹲点帮扶,让我们在重症医学科、心血管内科等临床重点专科等方面取得新的突破。”该负责人表示。

  在城口县蓼子乡,来自重庆邮电大学的舒强、刘景刚、田帅辉3位博士,分别在当阳村、穴沱村、新开村担任“第一书记”。他们各展所长,在人才孵化、乡风文明、农村电商等方面,为村里提供了智力支持,深受群众欢迎。

  此外,城口县还深化产学研合作,柔性引进各类专家人才260余人次,“候鸟式”引才解决脱贫攻坚关键问题。一是争取农业教学与科研等领域市级首批脱贫攻坚及乡村振兴专家服务团3个市级产业专家25名,在农产品品种培育、技术创新等方面取得成果性突破。

  去年丰收节,城口县还专门邀请“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执行院长温铁军,到城口县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支招。

  人才进村,既唤醒了沉睡的资源,更改变了城口人的思想、思维。据悉,城口县还建立了600余名县级专家人才发展智库,专门为城口经济发展及脱贫攻坚献智献策。

  平台下沉创新模式促转型

  2017年8月,随着重庆师范大学与城口县人民政府《城口县委托办学框架协议》的签订,新建的城口县实验中学更名为重庆师范大学附属城口实验中学。

  “这不只是学校名字的改变。”城口县教委负责人称。重庆师范大学附属城口实验中学的校长由重庆师范大学扶贫办主任付长波担任。在他的带领下,该校推进了校长负责制、教师全员聘用制、教师薪酬分配、“2+4+N”分层走班教学、智慧校园建设等创新举措;依托母体高校资源,契合城口实际,学校打造了“太极拳”“校园吉尼斯”“职业生涯规划”特色校园文化。办学第一年,7门县级统一监测学科均获全县第一名,首届高中第一学期学业成绩比入学成绩整体上浮20%。减少了优质生源外流,为每个家庭减轻经济负担约1.5万余元。

  事实上,重庆师范大学对城口的帮扶是教育平台和资源的下沉,由此带来的不只是一所学校的变化。从2016年,重庆师范大学实施的“烛光·跨越”行动计划,累计为城口培训校长、教师300余名;选派常年驻校管理干部3名、选派驻地培训教师12名;选派支教、送教师生120余名。

  职业教育一直是城口教育的“短板”,面临“办学、招生、质量、就业”四大困境。2017年,城口县与上海天坤国际教育集团签订《城口县职教中心合作办学协议书》,采取“国有民营公助”的运营模式,全权委托天坤国际教育集团对职教中心实行自主管理、自主经营、自负盈亏。

  合作办学后, 学校实行全员聘用、末位淘汰、岗位目标、量化考核等制度,教师的积极性得以充分释放调度,构建起“现代服务、数字技术、智能制造”三大专业群14个专业,开设“无人机技术、工业机器人、高级乘务”3个特色专业,创评2个市级骨干专业,两年增加招生832名。

  同时,学校每年社会培训人数超过1000人,累计向企业订单输出实用人才300余人,培养本土紧缺人才500余名,助推了脱贫攻坚。

  “平台下沉,为偏远的城口带来了开放的思维、全新的观念、先进的模式、优秀的人才。”城口县相关负责人称,尝到“甜头”,城口县积极引入科技专家大院和科研平台,为山地鸡、核桃、蔬菜等产业的发展搭建起智力支撑平台,让城口的教育、卫生、农业等事业系统性发生质的飞跃。

  2019年7月以来,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乡村振兴战略研究院等机构和城口县签署协议,共同建设城口分院,着力推进全域生态资源资产价值化研究,探索县域生态资源多元化的“价值化实现形式”, 以构建山地特色生态经济体系为抓手, 打造大巴山区生态文明与乡村振兴先行示范区。

  金融入户化解资金之渴

  城口县鸡鸣乡金岩村的范天喜,早有创业的想法,但手头资金有限。2018年,范天喜借助致富带头人信贷资金创办了城口县喜娃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从事农副产品加工销售。

  就在2019年,范天喜帮300余户贫困户销售农副产品267万元,为村集体经济带来21.14万元收益。

  “精准扶贫离不开金融支持。”城口县相关负责人称,金融支持扶贫,有助于财政扶贫资金撬动扶贫资源,从而扩大扶贫资金覆盖面,有利于培育特色产业、实现扶贫工作从“输血型”向“造血型”的转变,但关键要精准定位金融扶贫对象,让金融服务进村入户。

  在城口县沿河乡,重庆银保监局在对口帮扶中创建“普惠金融扶贫示范点”,引导银行保险机构开展“保险+信贷”、“保险+期货”等一系列金融创新。至2020年6月,沿河乡实现基础金融服务全覆盖,产业扶贫信贷5563.6万元,助力全乡587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发展增收。

  与此同时,城口县还出资1000万元到重庆市兴农融资担保公司作为发展“大巴山森林人家”的整体质押担保金(即整体担保的基础保证金),与商业银行合作,按照担保基金1∶10的比例授信发放贷款,推动“大巴山森林人家”建设。

  “有了钱好办事。”庙坝镇的城口县渔子园大巴山森林人家农家乐,以养殖销售为主,经营方式和收入渠道单一。老板江奉文获得了农商行100万元担保贷款后,新建起了餐饮、休闲娱乐、商务接待为一体的特色森林人家,年营业额增加到了130多万元。

  目前,全县共获得担保的大巴山森林人家有438户,累计提供1.59亿元担保贷款,撬动民间资本达2亿元。

  此外,城口县还建立“助保贷”、创业种子基金、应急转贷基金池等产业和股权投资基金,实施“5+5+30+60”万元创业带贫计划,用好用活“5万元扶贫小额贷款、5万元农户小额贷款、30万元创业担保贴息贷款、60万元返乡创业贴息资金”,解决了贫困户、一般农户、致富带头人、创业人士资金之渴。

  截至目前,城口县有5319户贫困户使用扶贫小额信贷用于生产发展,累计撬动金融资本5亿多元投入返乡创业,有效解决返乡创业初期资金周转难、融资难等问题。(张亚飞 刘茂娇 李官芮)

编辑: 曹妤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020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