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重庆渝富:国资“催化剂”激活投资新动能

  新华社记者 张桂林 周凯

  受发展阶段转换影响和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制造业和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普遍面临较大压力。重庆渝富控股集团(下称“渝富”)作为重庆市唯一的国有资本运营公司改革试点企业,近年来围绕“钱从哪里来、投向哪里去、投后怎么管、盈利怎么退”,探索创新“融投管退”资本运营模式,创新发挥国资“催化剂”功能,有效聚合社会资本,撬动液晶面板、新能源汽车、半导体等战略性新兴产业投资较快增长,为加快构建“双循环”新格局,提供了有力支撑。

  国资撬动

  战略性新兴产业投资800亿元

  初冬时节,在重庆两江新区京东方第6代柔性AMOLED生产线建设基地,工程车和施工队穿梭往来。这条产线预计2021年7月点亮,达产后年出货量相当于7000万块标准手机屏。“2020年全球电子品消费逆势增长,对柔性屏等高端显示的需求激增,我们力争尽早量产,加快拓展国内外市场。”重庆京东方公司副总经理周旻果介绍,这个投资高达465亿元的战略性新兴产业项目,之所以能够快速落地实施,关键得益于渝富聚合市、区国资投入160亿元注册资金本,成功撬动银行等社会融资。

↑金康赛力斯供图

  走进重庆金康新能源汽车公司,智能工厂里上千台机器人挥舞着手臂,经过自动冲压、焊接、涂装,一辆辆最新款长续航电动汽车依次下线。企业负责人介绍,2020年以来,金康新能源汽车产销实现两位数增长,并拿到德国市场近千台订单,12月份后,工厂更是迎来满负荷生产状态。而就在两年前,金康的母公司还是一家以微车制造为主的传统车企。如此快速的升级“蝶变”,离不开渝富下属投资基金整合各方资金9.6亿元,增资其新能源汽车项目。“在其撬动下,我们募集40亿元建成智能工厂,累计投入近20亿元实现‘三电’核心技术突破。”该企业负责人说。

  渝富2004年成立,过去是一家主要履行债务、土地、资产等重组为主的国有资产管理公司。2017年7月以来,在新一轮国资国企改革中,渝富全力建设“股权投资、价值管理、资本运作”为特征的国有资本运营公司。在渝富控股集团董事长李剑铭看来,深化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改革,国有资本需要更多投向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重点提供公共服务、发展重要前瞻性战略性产业、支持科技进步等。

  记者了解到,近年来,重庆以渝富集团这家全市唯一的国有资本运营公司为“杠杆”,成功推动京东方、惠科、万国半导体、九次方大数据等电子信息“芯屏器核网”骨干项目落地投产;助力长安汽车、小康工业等支柱型汽车企业的智能化、新能源化转型升级。以近200亿元投资,累计撬动战略性新兴制造业总投资800多亿元。

  市场化聚合社会资本

  专业“募投管退”实现多赢

  以高新技术和高端制造为支撑的战略性新兴产业项目,通常资金需求大、回报周期长,各类社会资本虽然想投资,但苦于体量有限、对项目判断不准等,很多不敢投、不愿投。为此,渝富积极创新“募、投、管、退”机制,既聚合资本,推动产业,又实现多方共赢。

  “战新产业投资动辄数亿、数十亿元,首先要解决钱从哪儿来的问题。”渝富集团副总经理周一波介绍,仅靠国资运营公司自有资金肯定不行,探索通过市场化基金工具联动各类资金,产生资本聚合效应。比如,依托项目到哪儿落地,推动市级和区县级资金联动;参与投资国家专项基金或共同设立子基金;联合民营上市公司、市场化头部基金管理机构、民营企业等共同投资。目前,渝富集团已搭建起“自有资本投资+基金集合资本投资”的“双轮驱动”投融资模式,形成以战新基金为龙头的四组69只基金,累计募集资金776亿元。周一波说,依托市场化、专业化基金管理团队,瞄准两大重点选项目,一是新兴产业龙头企业及其产业链;二是重点科技孵化平台。“前者引领现实技术走势和产品迭代,后者孕育未来新方向。”

  投后怎么管?渝富不能既当出资人又当“管家婆”,而是划定权力边界,向“有投资不追求控股、有股权不追求并表、有资产不过度举债”的资本管控方式转变,对非实质控制企业,通过派董事履行出资人的职责,推动企业科学决策。针对56户出资企业,渝富组建60余人专兼职董监事队伍,近三年审议出资企业议案6809个,其中否决议案1052个、优化完善议案2323个。

  项目盈利后怎么退?渝富探索上市体系与非上市体系“一二级市场协同”退出通道。一方面推动核心资产业务上市,打通非上市体系投资项目退出通道;另一方面推动出资企业和投资项目进入资本市场,提高资产证券化水平,同时重点协同参控股上市公司,通过参与增发、可转债发行等方式,提升国有资本价值。而对于部分好项目,渝富则保持股权不变或追加投资。近三年渝富先后增持43个项目,涉及金额259.06亿元,减持退出19个项目,涉及金额60.16亿元。

  此外,渝富在改革中加强党的建设和人才培养,让党的领导和企业经营管理有机融合,坚持“三重一大”事项100%“党委先议”,实现企业党委把方向、管大事、保落实;建立投资评审专家库,投资评审和风险评审作为投资项目决策前置程序,实行风险官、总法律顾问“一票否决制”;坚持党管干部与市场化选聘人才相结合,推行干部管理契约化,对集团中层管理干部实行3年聘期制,开展任期考核评价。推行干部选聘市场化,在渝富资本等子公司开展职业经理人选聘。

  搭建跨省市投资平台

  助力“双城经济圈”

  2020年以来,随着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成渝地区肩负起引领西部科技创新和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历史重任。重庆进一步发挥国有资本的支撑、引导作用,通过川渝两省市国资共同搭建投资平台,吸聚、整合国内外资本投资成渝地区新兴产业和新基建。

  李剑铭介绍,渝富已经与四川发展控股有限责任公司、重庆市高新区等签署协议,共同注册组建“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发展基金”,母基金总规模100亿元,通过子基金放大投资,力争形成300亿元成渝双城基金群,以此连接政府与市场、项目与资本,运用天使基金、科创基金、双城ETF等多种资本力量,孵化、培育、壮大战略性新兴制造业和服务业项目。目前,借助重庆国际创投大会等场合,已搜集入库200多个成渝地区优质企业项目。

  在国资撬动、社会资本聚合发力等推动下,2020年前三季度,重庆高技术产业投资同比增长23.5%,较上半年提高7.3个百分点,高于全市投资21个百分点。以5G网络、数据中心、人工智能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为主的信息传输与信息技术服务业投资增长141.2%。下一步,重庆市国资运营公司将围绕助力成渝地区建设具有全国影响力的重要经济中心、科技创新中心,持续聚焦以“芯屏器核网”为重点的数字经济、新基建、智慧城市等聚合资本加大投资力度。

  十四五规划纲要提出,深化国资国企改革,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和国有企业。李剑铭表示,“十四五”期间,渝富将继续深化国有资本运营公司试点改革和“双百行动”综合改革,渝富牵头成立了重庆现代产业研究院和国有资本运营研究院,建设学习型、研究型、创新型“三型”企业,服务于重庆市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和精准招商、科学招商;同时,持续聚焦数字经济领域,培育芯片、新型显示技术、智能终端、智能网联汽车、机器人、产业互联网六大产业集群。

编辑: 刘文静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022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