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中欧班列首发司机江彤:我们的工作其实也挺“牛”

1月28日,在重庆机务段兴隆场北折返所派班室,江彤、阮文玉机班接收交付揭示。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 摄

1月28日,在重庆机务段兴隆场北折返所,电力机车司机江彤领取值乘机车钥匙。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 摄

  新华社重庆2月8日电题:中欧班列首发司机江彤:我们的工作其实也挺“牛”

  新华社记者赵宇飞

  走进重庆团结村中心站,满眼都是印有“中欧班列”图标的集装箱,橙黄色的吊车紧张忙碌,一列列中欧班列鸣响汽笛,驶向遥远的欧洲。

  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公司重庆机务段电力机车司机江彤,正忙着对机车进行安全检查——这是列车发车前必不可少的准备工作。

  作为一名从业近30年的资深司机,江彤回忆起刚刚过去的2020年,不禁感慨:“这一年很不容易,但也让我感受到,虽然身处平凡的岗位,但我们的工作其实也挺‘牛’。”

  52岁的江彤还拥有另一个特殊身份——中欧班列首发司机。2011年3月19日,江彤驾驶着我国首趟中欧班列——“渝新欧”班列从团结村中心站出发,开创了中欧班列的历史。

  当年,江彤经过层层选拔和考核,从70多名司机中脱颖而出。他的任务是将“渝新欧”班列开到距团结村中心站242公里外的四川达州。

1月28日,在重庆机务段兴隆场北折返所,江彤、阮文玉机班前往机车整备场接车。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 摄

1月28日,在重庆机务段兴隆场北折返所,电力机车司机江彤登上值乘机车。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 摄

  2020年1月,正值春运高峰期,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江彤正在春运一线忙碌着。

  “说实话,当时大家都会担心。”江彤说,疫情来势汹汹,大部分人待在家里,而火车货运业务不能中断,火车司机必须到处出差,这是去年面临的最困难的事情。

  让江彤感到最暖心的是,重庆机务段为每一位司机都配备了口罩、消毒液等防疫物资,为大家讲授了防疫注意事项,沿途车站也采取了严格的防疫措施,让大家免除了后顾之忧。

  疫情发生以来,由于航空、海运、公路等物流方式受阻,铁路货运量剧增。2020年一年,江彤最大的感触就是“太忙了”。

  “明显要忙很多,以前班列抵达达州后,一般要休息6小时以上,但去年往往刚到达州,就会接到返回的指令,真是马不停蹄。”江彤说。

1月28日,在重庆机务段兴隆场北折返所,电力机车司机江彤检查机车制动阀件。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 摄

1月28日,在重庆机务段兴隆场北折返所,电力机车司机江彤检查机车电器设备。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 摄

  一串串数字印证着江彤2020年的忙碌——

  共值乘336趟货物列车,包括中欧班列30趟,货物送往8个欧洲国家;

  值乘156个夜班,值乘里程69552公里,相当于绕地球赤道一圈半还多;

  共牵引货物总重量100.8万吨,相当于100艘万吨巨轮;

  途中共鸣笛302400次,手指信号53760次,呼唤应答80640次,制动4368把……

  “我当了将近30年司机,这些数据都创造了历年新高。”江彤说。

  2020年,疫情造成全球海运、空运受阻,中欧班列安全高效的优势凸显,开行量逆势上扬,在防疫物资运输、国际邮件疏运、维护全球供应链稳定等方面发挥出重要作用。

1月28日,在重庆机务段兴隆场北折返所,电力机车司机江彤检查确认受电弓状态。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 摄

1月28日,在重庆机务段兴隆场北折返所,电力机车司机江彤进行机车运行前试验。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 摄

1月28日,在重庆机务段兴隆场北折返所,江彤(前)在值乘机车上做发车前的准备。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 摄

  2020年,最让江彤骄傲的事,就是他值乘的中欧班列上,有不少支援欧洲的防疫物资。“我把防疫物资运到有需要的人手中,也算是为全球抗击疫情做出了一份贡献,我突然觉得我们的工作其实挺‘牛’。”江彤说。

  2020年,江彤共培养了5个徒弟,是他职业生涯最多的一年。其中一位徒弟已经通过一系列严格的考试,成为一名正式司机。

  “再过几年,我就该退休了,我最大的愿望是能专心开好每一班车,再多带一些徒弟出来,让铁路事业后继有人。”江彤说。(完)

编辑: 王龙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51127079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