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古道湾公园 让古道文化“活”在当下

  核心提示

  1月12日,历时两年、耗资2.7亿元打造的璧山区古道湾公园正式开园。古道湾公园以展现成渝古驿道文化为主题,传承巴蜀传统文化。

  成渝古驿道堪称古时川渝两地经济社会人文交往的大通道,是见证从古至今巴蜀历史烽烟的活化石。古道湾公园的落成是重庆在活化利用古道资源上的一次新探索。

  近年来,我市多个区县在挖掘和传承古道历史文化资源方面做出了诸多努力,让这份先人留下的宝贵财富“活”在当下,提升城市文化品位,丰富了城市内涵。

  “逛古道湾公园,既能看美景,还能学知识,真的太棒了。”1月29日,在逛完位于璧山茅莱山东侧的古道湾公园后,市民刘春在社交平台上写道。

  作为一个以展现成渝古驿道文化为主题的公园,古道湾公园自1月12日开放以来,就成为璧山的热门景点,吸引了不少游客前来打卡。

  那么,璧山为什么要打造古道湾公园?我市目前是如何对古道资源进行活化利用的?重庆又该如何深入挖掘古道文化?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复建 还原当时场景,让游客读懂古道文化

  1月29日上午,当记者来到古道湾公园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高耸的城楼。

  “这座城楼是古道湾公园的标志性建筑之一,还原的是位于成渝古驿道上的老关口。”璧山区档案馆副馆长罗杨介绍,古时人们沿东大路西行,在走马短暂歇息后,需一口气翻过缙云山,穿过老关口,方才能进入璧山境内。老关口为古川东大道制高点、重庆西驿最为险要之地,有“重庆第一关”之称。

  “几年前在这里动工还原老关口时,我们可真是绞尽了脑汁。”罗杨说,2018年,古道湾公园的建设被正式提上议事日程。如何更好地还原昔日古道上的那些场景,成为摆在罗杨等人面前的难题。

  “随着城市的发展,昔日的老关口和来凤驿都早已难觅踪迹。”璧山区人大科教文卫委主任胡正好说,为解决这一问题,璧山区成立了专门的历史文化专家组,从最原始的“查资料”开始做起。

  “历史文化专家组先是对璧山区档案馆的现有资料进行了整理,后又通过各种渠道查阅了四川、北京等地的图书馆相关资料。”胡正好说,仅是还原老关口,他们就查阅了清代乾隆年间的《巴县档案重庆府图》,清代乾隆、嘉庆、同治年间的璧山县县志、民国《续修璧山县志稿》、民国时期的《巴县志》等史料。经过反复比对后,他们最终决定以民国时期《巴县志》记载的老关口为原型,对其进行复建。

  “民国《巴县志》记载,当时的老关口为‘成渝孔道,重庆第一关……山顶敞可数弓,于此置关,游目东西,望极百里’。虽然只有寥寥数语,却为重建老关口提供了重要参考。”胡正好说。

  在查阅资料的过程中,历史文化专家组还了解到,作为成渝古驿道上的重要关隘,老关口还见证了诸多历史事件。“如川汉铁路工程师胡栋朝在勘测川汉铁路时,就曾路过老关口;1917年,爱国将领何海清曾与袁世凯的军队在老关口发生激战。”胡正好说,于是,他们在复建老关口时,决定在老关口的城墙内,用图文结合的方式,为游客讲述这些故事,营造“重庆第一关”壮怀激烈的历史意境。

  穿过老关口,步行约5分钟后,一排仿古建筑出现在记者眼前。雕花的窗户、斑驳的砖墙、巨大的天井,无一不展现出这些建筑的沧桑。这就是古道湾公园另一处重要的主题场景——来凤驿。

  “相较于老关口,我们在还原来凤驿时,更多依据的是明代高僧语嵩、清代诗人王梦庚等人,途经来凤驿后所留下的诗文。”罗杨说,比如语嵩在《牧牛颂(之一)》一诗中所写的“分明牛在云深处,寻到云深又几溪”,以及王梦庚在《璧山来凤驿》中所写的“喜看新酿村沽熟,遥矗青帘处处齐”,都为重建来凤驿提供了参考。

  “我们还参考了璧山本土画家周继敏描绘的来凤驿风景,最终在古道湾公园中还原了古驿围墙成院、天井合院,以及鼓楼、牌坊、古井、古碑等,让游客能更加直观地感受来凤驿昔日的繁华。”胡正好说。

  除了老关口与来凤驿,贯穿整个公园的递铺文化墙同样也吸引了不少游客打卡。

  递铺文化墙用一幅幅生动的图画为游客详细介绍递铺的工作原理。“如果说老关口与来凤驿是成渝古驿道的大脑与心脏,两者之间的拖木铺、来凤铺、帽子铺、丁家坳、石梯铺、高古铺等递铺则是古驿道的血管,是连接两者的重要载体。”胡正好介绍,故在打造递铺文化墙时,他们就根据清代璧山县志的相关内容,以成渝古驿道璧山段递铺设置的地理脉络为主线,浓缩演绎了递铺文化的沿革,让游客感受到邮递组织的发展,真正读懂古道文化。

  探索 提炼文化精华,让古道再次绽放光彩

  璧山打造古道湾公园的初衷何在?

  “我们希望借古道湾公园,激活璧山境内的古道文化资源。”罗杨说,古道湾公园一方面能让公众重拾古道记忆,让更多人参与古道遗存的保护和古道文化的传承;另一方面也能充分展示璧山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中所处的独特地位。

  “作为一条连接成渝两地的文化大通道,成渝古驿道是巴蜀文化形成发展的重要载体。”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院长白九江说,相关部门可借该公园的打造,进一步挖掘和传承古道承载的历史文化资源,提炼古道文化精华,提升城市文化品位和人文内涵。

  事实上,璧山古道湾公园的落成,只是我市近年来大力挖掘古道文化资源的一个缩影。

  古道是集自然、人文、历史、城市、田园等文旅资源于一体的宝贵载体,随着文旅融合的深度发展,以及线性文化遗产保护概念的兴起,近年来我市不少区县也把目光投向古道,通过对其进行打造,以期让沉寂已久的古道再度绽放光彩。

  作为川黔古道的重要组成部分,南岸区按照两江四岸核心区山城步道建设的要求,开展黄葛古道提档升级工程,在保留古道原路基的基础上,完成步道修复、植物补植、风雨亭、艺术景观小品等建设,让黄葛古道再度成为市民的热门打卡点。

  渝中区积极推动鹅岭公园-佛图关公园-半山公园-虎头岩公园半山崖线步道建设,步道全长28.7公里,沿线串联了虎头岩公园、佛图关公园、鹅岭公园、李子坝公园、平顶山文化公园。其间有摩崖石刻、摩崖佛龛、高公馆、李根固旧居、刘湘公馆、国民参议院旧址等人文景点以及红岩文化、抗战文化、工业遗址文化等人文资源,是探访古渝之源、揽胜母城之巅的好去处。

  位于川渝两地连接点上的荣昌区,近年来主打古道文化牌——保护古驿道上古老的宋代施济桥,以成渝古驿道为基础打造安陶小镇,修复1912年重庆蜀军政府和四川军政府举行合并会谈的禹王宫。

  白市驿镇打造的“驿都花海”复原了成渝古驿道上重要的11座驿站景观;走马镇以“梦回拾景·千秋古驿”为主题,打造都市休闲旅游目的地,建设“一环十点”旅游路线。

  除此之外,北碚区通过把区内的张飞古道与金刚碑进行联合开发,打造集保护和文化复兴、生态旅游为一体的金刚碑历史文化街区,预计将于今年对游客开放。而位于梁平区的万梁古道、梁平竹山古道的修缮工作也已相继启动。

  “悠悠古道,记录着时代车轮滚动的喧嚣,烙刻着社会历史变革的印记,承载着中华千年文化的重要内涵。”白九江说,我市各区县为挖掘古道价值采取的一系列实践和探索,符合当前文旅深度融合发展的趋势,为今后进一步挖掘古道旅游资源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建议 不失“原真”,打造多主题的公共文旅产品

  作为一个拥有丰富古道资源的城市,重庆未来又应如何更好地挖掘古道资源呢?

  “要深入挖掘古道资源,就需要摸清家底。”白九江表示,这需要各区县联合起来,通过深挖地方文献资料以及文化名人在古道上留下的笔记、游记等档案资料,在对古道的历史文化资源及其分布有清晰认识的基础上,再对这些资源的属性进行分类,对其价值进行评估,进而有针对性地进行保护和开发。

  胡正好建议,要深入挖掘古道资源,还需加大对古道旅游开发项目的扶持力度。重庆未来可考虑将古道旅游开发项目列入财政扶持范畴,积极开展古道旅游招商活动,安排一定资金扶持古道旅游业发展,从而加快古道旅游开发建设步伐,促进乡村旅游业的发展。

  “重庆未来在挖掘古道资源时,可以采取‘场景还原+分段开发’的方式。”中国旅游研究院长江旅游研究基地首席专家、重庆旅游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罗兹柏建议,场景还原,既要不失“原真”,做出历史的氛围和味道来,又要结合时代的审美需求,满足大众化游客的需求。可以分段开发,不搞一刀切,成熟一段推一段,每段既有驿道文化的统一,又有各自特色,采用“古驿道+文化”“古驿道+体育”“古驿道+特色农业”等模式,打造多主题线路,为大众提供优质的公共文旅产品。

  “重庆在挖掘古道资源时,还可以把古道与研学相结合,通过利用古道上的诸多历史遗存,打造全新的研学游模式和线路,构建中小学生研学基地。”罗兹柏表示,这既能让古道成为实施素质教育的重要载体,还能让更多人了解古道蕴含的深厚历史文化底蕴。

  令人可喜的是,按照重庆市政府的相关批示要求,重庆市文化旅游委已把成渝古驿道保护纳入我市文物事业发展“十四五”规划重点项目,下一步重庆将联合四川省共同启动成渝古驿道历史文化资源专项调查,梳理古驿道及沿线文物、非物质文化遗产、历史文化名镇名村、文化旅游景观等不同类型的资源情况,努力打造成渝古驿道历史文化品牌,还将与四川省联合编制《成渝古驿道保护利用专项规划》,绘制《成渝古驿道历史文化遗产资源地图》,加大对走马镇故事会等一批风俗节庆、传统工艺等非遗项目保护传承力度,推出《重庆古城墙》《巴蜀交通文献史研究》等一批成渝古驿道保护学术研究成果,举办古驿道马拉松、徒步越野等公众文体活动,提升成渝古驿道的知名度和影响力。(记者 黄琪奥)

编辑: 曹妤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106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