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吹”出来的甜蜜事业
2021年03月02日 08:20 来源: 新华网

   将麦芽糖加热到适当的温度,挖出一块小糖稀,轻轻一揉、一捏、一拉,接上自制的气囊慢慢吹气,一边吹一边捏,再加上精心地勾勒、上色,一匹“腾云驾雾”的“糖马儿”就完成了,围观的小朋友被这神奇的技艺深深迷住。新华网 耿骏宇 摄

   李梅,就是刚刚给小糖稀赋予“生命”的吹糖人,今年36岁的她已经出摊卖糖人糖画19年了。作为重庆市渝北区李氏糖人第六代传承人,对于从事这门手艺,李梅觉得这一切都似乎是“写在血脉里面,命中注定的。”新华网 耿骏宇 摄

   李梅是家中独女,从她记事以来,她的爸爸和爷爷就在画糖画了,“从小时候开始,我就对画糖画吹糖人很感兴趣,明明就是一小块糖,竟然能做出这么多的造型,又好看又好吃。”新华网 耿骏宇 摄

   也许是天赋,也许是耳濡目染,李梅早早便从爸爸和爷爷那里学到了吹糖人画糖画的手艺,“起初也没有想过要以这个为生,就是单纯的喜欢”。新华网 耿骏宇 摄

   李梅从小自主能力很强,早早进入社会参加了工作。但几年下来,这些工作始终没能触动李梅的“心弦”。新华网 耿骏宇 摄

   “觉得还是做糖人糖画比较好。”终于,李梅跟家人提出想传承糖人糖画生意。在得到了家人的支持后,她开始了她的甜蜜的事业——背上糖箱到街上摆摊。新华网 耿骏宇 摄

   “最开始一个糖画只卖一两元。摆一天也就能卖十几元,生意好点也只有二十多元。”虽然辛苦,但是在李梅心中,还是感到非常快乐,“因为这是一个甜蜜的手艺,甜蜜的事业。”新华网 耿骏宇 摄

   为了提高手艺,李梅不断地练习。每想到一个图案,就要反反复复不断地画。一次、两次甚至十几次地练,稍有不慎还会被煮化的糖浆烫伤。李梅说“这个糖浆温度很高,很粘,如果掉在手上,就是粘着烫,甩不掉,一烫就是一块疤。”新华网 耿骏宇 摄

   年纪轻轻,李梅的手上就布满了被糖浆烫伤的疤。李梅的爸爸心疼女儿,劝女儿就画糖画好了,不要做糖人。“因为糖人的温度很高,需要用手不断地捏造型,很容易烫伤。”新华网 耿骏宇 摄

     李梅认为,相比平面的糖画,糖人是立体的,有更多的创作空间,用不同颜色的糖能装点出不同的色彩,更好看,做出一件满意的糖人“更有成就感。”     新华网 耿骏宇 摄

   一般画糖画的人摆摊是不吹糖人的。因为两样都做,就意味着要背两个几十斤重的糖箱,很累很辛苦。除此之外,顾客购买糖人也经常有所顾虑,李梅说“因为怕用嘴吹的糖人不卫生。” 新华网 耿骏宇 摄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李梅想办法找了很多工具来代替嘴吹,打气球的气枪、做首饰的风枪等等,但效果都不好,最后用听诊器的气囊以及皮筋自制了一套吹气的工具,才达到想要的效果。新华网 耿骏宇 摄

   尽管有了够用的工具,但李梅还是喜欢邀请小朋友们一起互动,“让小朋友来吹,我来捏,这样操作起来更协调,吹出来的效果也更好。吹糖人画糖画赚不到什么钱,但它可以带给我快乐,每次看到小朋友拿着我的糖人,他们开心,我就开心了。”新华网 耿骏宇 摄

   在李梅心中,只要做了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很好了,但这门手艺要传承下去就需要大家的喜欢和支持。如今的李梅已经收了十几个徒弟。 “希望这门手艺能传承下去,让更多的人能尝到这份甜蜜。”李梅笑着说。新华网 耿骏宇 摄

编辑: 耿俊宇
精彩图片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153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