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重庆盲人钢琴师:咫尺舞台奏出逆转人生
2021年03月04日 14:47 来源: 新华网

图为翁宁正在演奏。新华网 韩梦霖 摄

  新华网重庆3月4日电(韩梦霖)3月初的一个下午,走进重庆市渝中区JW万豪酒店的大堂,室内灯光非常柔和,营造出一种温馨的氛围。在这家五星级酒店内,南来北往的客人或在前台办理登记,或坐在大堂沙发上低声交谈,大堂内一架三角钢琴传来的轻音乐优雅明快,与这里的氛围融为一体。但很少有人会注意到这位现场演奏的钢琴师,他身着礼服,戴着黑色墨镜,十指在黑白琴键上熟练地跳跃,优美的琴声排浪而来。

  更少有人知道,这位专注而投入的钢琴师,竟是一位盲人。

  失明

  他叫翁宁。1983年出生的他,曾为自己设定过完全不同的人生轨迹。但就在大学期间,翁宁开始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清黑板了。

  毕业后,翁宁如愿以偿进入外地一家IT企业工作。但命运的打击来得悄无声息,翁宁视力退化的速度越来越快,经医院检查,确诊为青光眼晚期。

  辞职,回家。2011年,对28岁的翁宁来说,是人生中最低落的一年。几近失明的他告别职业生涯,从一个风华正茂的IT男,变成一个离开母亲就寸步难行的盲人。

  翁宁的妈妈宁秀娥是一位坚强的母亲。为了让儿子从困境中走出来,身为单亲妈妈的她带着翁宁去学按摩。“这样他能学习到一门技术,以后能在社会上有一个立足之地。”宁秀娥说。

  盲人按摩师却告诉宁秀娥,对当时还有一点光感的翁宁来说,干这行会增加眼压,导致完全失去光感,剪断他维系光明世界的最后一点残念。

  天无绝人路。一次偶然的机会,宁秀娥看到儿子无师自通地摆弄家里的电子琴。宁秀娥就将儿子带到她认识的一位钢琴老师家。这一天,拉开了翁宁人生的逆转大幕。

  转机

  “当我第一次接触钢琴,手指触摸到琴键的时候……有一种奇妙的感觉。我无法相信我面前的东西会发出如此美妙的声音。”翁宁回忆。

  从此,一双习惯于敲击电脑键盘的手,恋上了黑白键盘。宁秀娥给儿子买回了一个二手的钢琴开始练琴。琴键与音阶的对应,全凭记忆;看不见五线谱,母亲就成了儿子的眼睛,将琴谱上每个音符、节拍、指法、停顿告诉他。在宁秀娥的陪伴下,翁宁每天练习8小时以上的钢琴。

  音乐,为失去视力的翁宁插上了心灵的翅膀,也带他再度融入了社会。练习钢琴一年多后,翁宁就获得了钢琴等级认证。在母亲帮助下,他开始在重庆一些合唱团担任钢琴伴奏,终于重新找到了人生的方向。

  2015年,翁宁的人生出现了转机。时任重庆JW万豪酒店驻店经理的杨海荣得知了翁宁的故事,为他顽强的生命意志所感动,杨海荣主动联系上翁宁,希望让他到酒店来当驻场钢琴师。

  2016年,杨海荣担任该酒店总经理后,当即拍板决定让翁宁以钢琴师的身份进入酒店工作。“当时也有很多人不理解,觉得有些风险。”但杨海荣坚持认为,应该给这样一个在命运面前不屈服的年轻人展示才华的平台和机会。

  “用企业的人文关怀,重燃一个家庭的生命之光,既帮助了个人,又回馈了社会,这事儿值得。”他说。

  第一次面试的时候,杨海荣给翁宁提了一个小小的要求,希望翁宁今后能够不依靠妈妈独立来上班。

  在杨海荣看来,“翁宁需要的不仅仅是一份固定、体面的工作,更希望他通过工作的磨炼,可以跟正常人一样独立生活,尽可能不让他有一种被人照顾的感受。”

  这样一个对普通人来说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对翁宁而言却充满了挑战。从翁宁和他母亲住的地方到酒店所在的位置,需要换乘公交车,翁宁每一次外出都需要母亲的陪伴。

  出门、进出电梯、走出小区、过红绿灯、走到站台、上公交车……这些对常人来说轻而易举的事情,翁宁却需要不断地重复练习才能做到。

  但凭着惊人的毅力,翁宁仅用半年时间,就做到了靠一根盲杖独立上下班。尽管翁宁并不知道,在那之后的几个月,母亲宁秀娥每天依然悄悄跟在他身后,跟他坐同一辆公交车,以免自己的儿子出意外。

  从2016年开始,每周二到周日下午,JW万豪酒店大堂吧内的三角钢琴,这咫尺的舞台,就成了翁宁人生中最有意义的世界。

  希望

  这样一个稳定的工作机会,对翁宁来说仿佛在灰暗的世界里照进一缕阳光。“没想到还有人愿意为我提供一个这么体面、光鲜的工作,”他说。

  成为驻场钢琴师后,翁宁练琴练得更苦了,“早上8点起床,9点开始练琴,中午吃完饭就赶到酒店工作,下班回家吃完饭后还要加练到晚上10点。”如今,翁宁可以熟练演奏数百首曲目,每天演奏的曲目都不重复。

  杨海荣介绍,原先酒店的钢琴是放在一个40公分高的舞台上,后来他发现翁宁每次上下舞台都有一些不方便,就把舞台撤掉。去年疫情防控期间酒店暂停营业,翁宁一度为可能失去工作感到担心,杨海荣还专门打电话宽慰他,“你放心,这个钢琴师的岗位一定会为你留着,一直会为你留着”。

  翁宁的工作逐渐稳定以后,宁秀娥还会时不时到酒店来看看儿子,有的时候还会带着自己的朋友到大堂里坐坐,静静地倾听儿子的演奏。

  “我们希望翁宁在这里一年年弹下去,把他的琴声,把他对生命的热爱和坚守变成我们酒店的一个文化符号。”杨海荣如是说。

  作为一名在酒店演奏的驻场钢琴师,翁宁已经习惯了没有掌声的退场和谢幕。对他来说,人生没有不期而遇的掌声,但总会有不期而遇的温暖,和生生不息的希望。 

编辑: 张青
精彩图片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167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