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加深川渝地区石窟研究厚度 大足石刻首部编年史正式发布

  “这是一本有创新、有学术价值、高水平的著作。”10日,在大足石刻研究院举办的《大足石刻编年史》新书首发仪式上,西南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杨光华如是说道。

  作为大足石刻研究院十三五规划的重点项目,《大足石刻编年史》今日正式对外发布,面向社会大众。首发仪式现场,来自西南大学、重庆大学、四川美术学院、四川大学、四川民族大学等川渝高校和重庆市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大足石刻研究院的专家和学者对该书的正式出版表达了祝福,并就书籍的重要文学厚度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填补大足石刻历史研究空白

  据了解,《大足石刻编年史》自2010年开始由该院副研究员方珂着手编写,该书从起草创作到正式出版历时十年,创作期间,主创人员先后走进了川渝地区石窟40余处收集资料。

  作为南方唯一的大型石窟,大足石刻的历史研究是科研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大足学的基础构成之一。而在书籍创作上,该书采用编年体体裁,取材范围自先秦至民国,上下跨度约2500年。

  国内的四大石窟中,敦煌石窟和云冈石窟等已有出版的编年史,而大足石刻因条件受限,未能编写出自己的编年史。对此,《大足石刻编年史》的出版,填补了大足石刻历史研究中的空白区域,丰富了大足学的基础内涵,展示了能与敦煌、云冈相并立的大型石窟的风采。

  作者在创作该编年史时,以年代为线索,贯通前后事件,对于大足当前历史背景研究有着极大的意义,丰富资料使其具有相当的学术价值,作为查阅大足历史年代的工具书,也具有相当价值。

  此外,该书的叙事,文笔流畅,简洁而有理,资料详细而不絮叨,作为史书来说,确为规范之作。而且排版精美,作者的注解在原文之下,省去了来回翻阅的麻烦,阅读非常顺手,读来没有涩滞之感,也受到了大家的一致肯定,是大足石刻研究院所出的研究书籍中不可多得的精品。

  方珂在接受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采访时表示,该书的出版花了十年时间,对于他个人而言是默默耕耘的成果,同时也增加了他对川渝地区石窟历史的了解,对石窟文化研究和保护有了更深的认识,为大足石刻研究在川渝地区的影响力尽了自己微薄之力。

  集创新、学术价值于一体的高水平文献著作

  首发座谈会上,与会专家也向该书的出版表达了祝贺。重庆市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郭相颖表示,该书对今后研究石窟艺术起到了极大的作用,该书从宏观微观两个方面对石窟艺术进行了论证和阐述,为研究石窟学提供了划时代的背景资料,同时该书出版也是建党100周年的献礼作品。

  西南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蓝勇谈道,大足石刻是中国石窟艺术的瑰宝,也是重庆石窟艺术的财富,拥有自己的编年史为石窟艺术的研究提供了许多历史的材料。他希望作者能够继续坚守阵地,把大足石刻当下的历史更多地记录下来。

  而西南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杨光华认为,《大足石刻编年史》是一本有创新,有学术价值、高水平的著作,内容丰富、扎实。他说,大足石刻研究由弱到强,经历了不少的挫折,对石窟研究开展有着极大地挑战,该书籍出版有效地填补了大足石刻历史研究的空白。他建议,下一步,大足石刻研究院也可以做《大足石刻学术编年史》,把对大足石刻的保护开发记载下来。

  重庆大学艺术学院院长、教授龙红说,该书的出版对大足石刻研究起到非常重要的支撑作用,对作者方珂利用十年的时间创作这本书感到无比敬佩。同时他也提到,该书在编排方面还可以向图文并茂的展现形式进行优化,让读者能够轻松化的阅读。

  西南民族大学旅游与历史文化学院教授雷玉华对该书的出版表示肯定。她表示,《大足石刻编年史》文献量非常大,资料非常受用,很难看到这么扎实引用文献的书籍,这本书也体现了方珂用更科学和正确的方法来看待历史,并加上了自己的观点,是一本不错的工具书,有特别的价值意义。

  大足石刻研究院院长黎方银表示,石窟文化如何从历史定理这个角度来进行解读非常重要,而出版《大足石刻编年史》就是希望建立以大足石刻为核心的历史坐标,让大足石刻呈现在更宏大的历史背景下。首发仪式后举行了“巴蜀宋代石窟艺术与宗教文化研究”项目开题会,该项目是2020年度四川省、重庆市社科规划“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重大项目,不仅是大足石刻研究院历史上第一项省级重大研究项目,也是大足区在推进“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及巴蜀文化旅游走廊建设过程中获得的一项重要的学术文化研究项目。

  (首席记者 陈发源)(本文图片由大足石刻研究院提供)

编辑: 陶玉莲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7197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