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打得来仗、跳得来舞、经得来商 几千年来 重庆人一直都是这么有才

  ①冬笋坝出土的铜剑 ②中坝遗址出土的制盐工具 ③巴人随葬的甲骨

綦江二蹬岩崖墓上跳舞的图案

  近日,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发布对冬笋坝遗址的考古研究报告。在冬笋坝遗址内,一个个精美的船棺葬散布其间,还有大量的兵器……仿佛在向后世诉说着墓主人当年的故事。

  古重庆人有哪些个性?发生了哪些故事?3月20日,第四期重庆英才讲堂在重庆图书馆开讲,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院长白九江用一件件文物,让文物开口“说话”,讲述巴人尚勇武、崇巫鬼、喜歌舞、善工商的个性和往事。

  尚勇武

  成年男子墓中都有兵器陪葬

  古文中对于“勇”有多处表述:勇瑞、劲勇、勇敢、瞎巴……

  “‘瞎巴’不是说巴人是瞎子,而是说巴人看不见畏惧,他眼中没有敌人。” 白九江称,巴人的勇敢,在考古文物中也有印证,“我们的考古发现,基本每一个巴人成年男子墓葬中,都有原来打仗的兵器。”

  白九江曾统计过云阳李家坝墓地,其中带有兵器的墓地占有43%,“除去男性老人和小孩,所有的成年男子都有兵器,简直就是全民皆兵。”

  “而在罗家坝墓地,这种现象也存在。考古队在罗家坝一共发现76座墓葬,其中随葬兵器的有30座,而这30座墓地的主人经过人骨鉴定,均为男性。”白九江介绍。

  2020年,考古队在九龙坡铜罐驿发现了巴人的船棺,这是一个夫妻合葬墓,“一个有兵器陪葬,一个没有,这也能说明巴人对勇武的崇尚。”

  善卜筮

  墓中有用于占卜的大量龟甲

  巫山地区有文件记载称:灵山十巫、开明东六巫、“信巫鬼,中淫祀”。

  白九江称,“具体体现就是巴人墓葬中的龟甲。” 考古队曾在酉阳县清源遗址中发现一处巴人墓地,有部分墓中随葬品是龟甲。

  在商文化里,龟甲就是甲骨,把占卜的结果、问的事项等刻在甲骨上。在巴地,考古队发现了很多商周到战国时期的甲骨,只是上面没有文字。“我们可以看到,古人先在甲骨上钻一个孔,然后用火烤背面,根据烤出来的纹路确定占卜的结果,凶不凶、急不急、干还是不干。”

  此外,在巴人的墓葬中还发现了殉身的现象——墓主人把敌人的头砍下,给自己陪葬。白九江在罗家坝、云阳的李家坝都看到了这样的状况。

  “我们还在巴地出土的俑中,看到他们手中拿着蛇。”白九江称,巴地出土的汉代的雕塑中可以明显看到拿蛇、射蛇的图案,这些都是鬼神的痕迹。

  喜歌舞

  崖棺图案:众人牵手跳踏踢舞

  四五十人身穿兽皮、手拿石斧,时而跳跃、时而旋转,一面击鼓、一面呐喊,舞姿刚劲质朴、气势威武雄壮,充满了原始野性的味道。这就是“巴渝舞”,我国古代最有影响力的战舞,也曾是宫廷舞蹈、祭祀舞蹈。

  两千多年前,“巴渝舞”是风行巴国的地方歌舞。

  白九江说,民间巴人好歌舞,最早的就是踏踢舞,也就是说大家手牵手跳舞。考古队曾在綦江二蹬岩崖墓上发现,几个人手牵着手跳踏踢舞图案,同样在开州红华村的崖墓,考古队也发现了类似的图案。

  除了舞蹈,巴人的贵族也喜欢音乐,他们祭祀的三件套:錞于、钟、钲,而且这个三件套是固定组合。

  “我们在多个墓地发现了这一套乐器。比如,在四川渠县城坝遗址的墓地出土的文物里,就有这三件固定组合。而在奉节永安镇99号墓地,也发现了这三件乐器。”

  “尤其是錞于和钲,我们查询了大量资料,在蜀文化里面都没有发现,这说明这些乐器是巴人高级贵族所独有的。”白九江称。

  善工商

  汉代前,整个四川盆地都吃巴地的盐

  “重庆人到现在都是善于工商的。”白九江说,古人曾记录巴地有巴乡清酒、给客橙、香茗、江州堕林粉等土特产,最重要的是巴地盛产丹砂和盐。

  司马迁在《史记·货殖列传》中列出了一个富豪榜,靠丹砂起家的巴寡妇清是其中唯一的女企业家。

  相传,巴清丈夫的高祖是一位医生,有一天采药时遇到大雨,避雨时意外地发现丹砂,于是立即开矿,因为掌握了独特的技术,便垄断了丹砂的生意。丈夫死后,巴寡妇清靠着家族企业,凭雄厚财力保卫一方。

  丹砂有非常广泛的用途:丹砂是治疗创伤的良药;丹砂炼成金丹,可以使人长生不老;丹砂炼成水银,可以防腐。秦始皇陵里大量水银的主要提供者之一就是巴寡妇清。

  “在罗家坝遗址里面,我们发现16座墓里都有丹砂,占墓葬总数的17%,在重庆彭水的旱墓里面也发现了东汉的丹砂。”

  此外,巴人的制盐技术也是先进。三峡地区发现的东亚最早的工业化制盐遗址就是忠县的中坝遗址,这里埋藏了三峡先民5000年连绵不断的历史。中坝遗址的文化层厚达12.5米,从上到下依次为清、明、宋、唐、南朝、汉、秦、战国、春秋、西周、商、夏和新石器时代,十分完整地展现了5000年中华文明史。

  “这12.5米全是制盐的陶具,这些陶器比泥土还多。”白九江认为,这个制盐规模非常大,他曾经测算,这里每年产的食盐足够一百万人食用。按照《汉书记》的记载,当时四川盆地也就275万人,“在汉代以前,整个四川盆地吃的是忠县、云阳、巫溪的盐。”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陈竹

编辑: 陶玉莲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7238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