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立一“纸”约定 “扫”陈规陋习——巫溪县古路镇观峰村巧用村规民约助力乡村治理

三月二十八日,古路镇观峰村,游客经过“孝德文化长廊”。通讯员 陈凌云 摄\视觉重庆

  3月28日,巫溪县古路镇观峰村林鑫酒庄,游客络绎不绝,酒庄主人谭传林夫妻俩忙得不可开交。

  林鑫酒庄建于2012年,刚开办时只能接待一些办红白喜事的业务。现在,谭传林夫妻俩一个月能接待游客1000多人次,毛收入近10万元。夫妻俩还主动签订承诺书,拒办“无事酒”。

  林鑫酒庄的变化并非个例。在巫溪农村,婚丧嫁娶、红白喜事都免不了办几桌,热热闹闹地聚一聚。但满月酒、征兵酒、搬家酒等名目的“无事酒”让当地老百姓负担沉重。

  敦风化俗,久久为功。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不能光看农民口袋里的票子有多少,更要看农民的精神面貌怎么样。重庆日报记者近日在观峰村采访时了解到,该村发挥村民委员会自治作用,将包括禁办“无事酒”在内的移风易俗条款写进了村规民约,让村民成为社会治理的主角,为破除农村陈规陋习摁下了“加速键”。

  “无事酒”成风 群众负担重

  “升学要办酒、搬家要办酒,病人出院还要办个‘康复酒’……”3月28日,观峰村4社,村民鲁进金拿出一个发黄的小账本,一一向记者细数。

  鲁进金说,过去,当地大操大办成风。除了婚丧嫁娶外,满月、搬家、征兵、升学等都能成为村民办酒的理由,有人实在找不到名目,连建新房立大门也要办个“下方脚酒”。

  “一年下来,至少要参加五六十场各种宴席,送出一两万元礼金。”鲁进金说,辛辛苦苦在土里“刨”一年,最后全部送了出去。

  在农村,左邻右舍低头不见抬头见,不送礼,面子上过不去。为了弥补送礼金后出现的亏空,原本不愿办酒的村民也想方设法办酒,如此一来,形成了“你办我也办”的恶性循环。

  “办酒风”也带动了“攀比风”。“一桌酒至少要15个肉菜,再加上酒水、香烟、烟花爆竹、帮工红包……”在当地当过多年“总管”(当地红白喜事操持人)的姚万全告诉记者,每次办酒剩下的饭菜,主人家一个月都吃不完,造成了严重的铺张浪费,“村民办酒收的几个钱,大半被卖冻货、卖烟酒的赚走了。”

  “立”村规民约 “刹”歪风邪气

  针对“无事酒”成风的现象,巫溪县出台《严禁党员干部职工大操大办借机敛财办法》,严禁党员干部职工操办、参加除婚丧嫁娶之外的“无事酒”。

  管住了党员干部,如何引导广大群众转变观念,拒办“无事酒”呢?老百姓的事儿还得靠老百姓自己来管。观峰村把脑筋动到了村规民约上,让村民自己立规矩、定制度。

  “在多次召开村民代表大会收集群众意见后,我们把禁办‘无事酒’写入了新的村规民约中。”观峰村党支部书记王应鹏告诉记者。此前,村里的村规民约已经沿用了几十年,不少条款已跟不上时代发展。结合新时期农村特点,在征求群众意见后,村里把禁办“无事酒”,必须赡养老人,不得重男轻女、家暴、打架扯皮,自觉维护村容整洁等内容都加进新的村规民约。新的村规民约涵盖了环境整治、孝老爱亲、诚实守信、移风易俗等村庄治理的方方面面,村民一致同意表决通过。

  记者在这份广纳民意后形成的村规民约中看到,禁办“无事酒”被写入第七条,一共有7条细则加以保障。比如,家有红、白事必须向红白喜事监督小组申报且需从简,被批准办理的不允许设气拱门、搞演唱会、大操大办,除红、白事外的其他事由不得办酒等。具有约束力的处罚内容主要是由村委会收取违约金用于村级公益事业,以及取消享受本村优惠政策的优先权等。

  党员带头 拒办“无事酒”

  新的村规民约一公布,全村震动。观峰村又成立了红白理事会,由老党员姚万全任会长,党员、退休干部和乡贤当会员,负责监督“无事酒”和正当红白喜事的操办。

  姚万全说,在农村,不少人都深受“无事酒”之苦,只是难过人情关。只要党员带头“拉”下面子得罪人,这“整酒风”就一定“刹”得住。

  观峰村的党员、干部带头签订了“不整无事酒、不吃无事酒”承诺书,分片区监督治理办酒风。

  党员谭传林不但自己签了承诺书,还承诺自己家的农家乐不承办“无事酒”。去年3月,他的母亲因病去世,按规定申请后可以办酒。当时正值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谭传林主动白事简办,并拒收村民礼金。这事被当做村里的新鲜事儿,很快传扬开来,不少村民都为他点赞。

  在巫溪农村,办酒必须得有“总管”才能顺利操持。姚万全本人是一名“总管”,但自从担任红白理事会会长后,他以身作则,多次拒绝为村民操办“无事酒”,为此还得罪了不少人。

  仍有村民想钻空子办酒,但一来党员干部得知后会提前上门劝阻,二来办酒后,村委会将对其点名通报处罚。“在农村,整酒很大程度上是为了面子,被点名通报处罚也是臊皮(指丢脸)的事。”观峰村综治专干田晓燕说,渐渐地,村里办“无事酒”的少了。

  以乡风文明助力乡村振兴

  和“无事酒”一样,许多乡村的陈规陋习、不良风俗,问题都出在“面子”上。

  观峰村位于巫溪县城西部,距县城仅22公里,离奉溪高速路羊桥坝出口仅7公里。近年来,该村依托区位优势发展乡村旅游,不但获评全国乡村旅游重点村,还成功创建了国家3A级景区。

  但新的问题随之而来。一些村民仍保留着乱丢垃圾的习惯,影响村容村貌,一些村民在家孝敬老人,在外却到处跟人扯皮,村干部怎么劝都没用。

  “我们在用村规民约引导村民移风易俗的基础上,每年开展‘十星级家庭文明户’和‘孝德之星’评比。”王应鹏说,用身边的“榜样”来引领村民改变。

  “前几年,来村委会告状的老人不少。”王应鹏说,反映的都是子女不肯赡养老人,或自己住新房让老人住漏水的旧房之类的事儿。这几年,村里把孝敬老人的“孝德之星”选出来,在公告栏张榜表扬,并不点名批评一些不赡养老人的村民。“一个村就这么大,村民们低头不见抬头见,谁愿意自家被公开批评呢?面子上多过不去啊!”王应鹏说,不少被父母“告”过的村民逐渐转变了思想,主动赡养老人。

  扫陈规、除陋习,文明乡风也正在助力观峰村实现乡村振兴。3月28日,4社脱贫户肖立翠在打扫完村里的道路、公厕后,又把家里的院坝扫得干干净净。过去,肖立翠一家院坝里摆满了杂物,厨房里碗筷几天都不洗。自从村里搞起了乡村旅游,她在村集体经济组织里找到了工作,还获得了公益性岗位,负责清扫村里的道路。如今不再为生计发愁的她也养成了好习惯,房前屋后随时都保持干净整洁。“院坝扫干净了,(来村里的)客人看到心头才舒服嘛。”肖立翠说。

  如今,观峰村年接待游客逾30万人次,年旅游综合收入约900余万元,带动全村280余人就业。仅今年以来,该村便接待游客5万余人,收入200万元左右。

 

编辑: 陈雨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2665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