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全国专家齐聚山城共商经典抗战话剧重排大计

  《雾重庆》剧照

  4月5日,位于渝中区观音岩的抗建堂,迎来了建成80周年纪念日。包括中国话剧协会主席蔺永钧、中国艺术研究院话剧研究所所长宋宝珍、中央戏剧学院戏文戏主任彭涛在内的近20位戏剧专家齐聚抗建堂,通过举办“光辉闪耀抗建堂——经典抗战话剧排演工程学术研讨会”、相关纪念活动和新版经典话剧《雾重庆》首演等形式,纪念这座被誉为“中国话剧圣殿”的建筑80华诞。此次学术研讨会的召开,也标志着我市“经典抗战话剧排演工程”正式启动。

  抗战时期,郭沫若、曹禺、夏衍、吴祖光、张骏祥、史东山、张瑞芳、秦怡、王瑞麟、王班、田禽、朱铭仙、舒绣文等大批知名剧作家、导演、演员云集重庆,话剧创作和观演氛围空前高涨,达了前所未有高度和高峰,这段历史成就了中国话剧发展的黄金岁月,重庆也因此成为一座用戏剧书写春秋的城市。

  为解决话剧演出剧场奇缺问题,在周恩来、郭沫若等革命先辈的关心和主持下,1941年4月5日,抗建堂剧场正式建成投用。

  80年来,抗建堂栉风沐雨,不仅在抗战时创造和见证了中国话剧的辉煌,也在解放后成为重庆话剧的主要创作和演出场所,续写着中国话剧的“重庆故事”。

  近年来,在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我市先后实施了抗建堂文物维修、中国话剧发展黄金岁月历史陈列、建立重庆抗战戏剧博物馆等一系列抢救保护工程。而今的抗建堂,以崭新的面貌,屹立于山城中心。

  当晚,重庆经典抗战话剧新创排剧目《雾重庆》在抗建堂举行首演。据悉,我市“经典抗战话剧排演工程”将用5年时间,重排5部左右经典抗战话剧,让它们在新时代重新散发出夺目的文艺之光。

  蔺永钧

  蔺永钧 中国话剧协会主席

  共迎抗建堂80华诞,不仅是重庆的一大艺术盛事,也是中国话剧界、所有话剧人的一件大事。

  重庆是一座英雄之城,也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城。这里曾经历过一段永不褪色的抗战记忆,一场轰轰烈烈的抗战戏剧运动,成就了中国乃至世界戏剧史上的一段绝唱,给重庆抹上了一道浓浓的文化艺术底色。

  抗建堂是这段记忆的见证地。这里曾创演了一大批伟大的作品,留下“周恩来七看《风雪夜归人》”“老舍的袍子”等传唱至今的戏剧佳话,成为那个时代的象征和精神堡垒。

  抗战戏剧文化是重庆宝贵的历史文化资源,更是中国话剧界的弥足珍贵的文化财富,它创造了中国话剧发展的黄金岁月,为中国话剧事业繁荣发展做出了杰出贡献!这是中国话剧界、戏剧界的幸运,也是从事、热爱话剧人的骄傲!

  “经典抗战话剧排演工程”的启动,我看到了重庆的责任担当。它为新时代中国话剧繁荣发展带了好头,树了典范。我希望全国所有话剧、文艺、学术团体都积极参与、建言献策,全国话剧人以此为契机,精诚团结、密切协作、合作共赢,共同缔造又一个中国话剧发展的黄金岁月!

  周勇

  周勇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副会长,中共重庆市委宣传部原常务副部长、市委党史研究室原主任

  抗日战争的胜利是近代以来中华民族从衰败走向振兴的伟大转折。抗战时期,中国有三种不同的文化形态,其中一种便是以重庆为中心的大后方抗战文化。抗战文化中,抗战音乐和抗战话剧又是那个时代文化巅峰的代表。中国话剧最辉煌的时代在抗战时期,最辉煌的舞台在重庆,在抗建堂。较之流传较广、脍炙人口的抗战歌曲,抗战话剧的传承较为薄弱,是亟待抢救保护的历史文化资源。重庆话剧院就生长在中国话剧最肥沃的土地里,上演在最辉煌的舞台上,理所当然地应成为中国话剧辉煌历史的继承者和传承人。

  “经典抗战话剧排演工程”是牵引重庆文艺正道的战略之举。我们应当沿着“选——演——创”的路子前进,即经过5年时间,选出一批经典,演好一批经典,努力创造新经典,用攀高峰、出人才、出精品的实绩,再创重庆话剧新的黄金时代。

  彭涛

  彭涛 中央戏剧学院戏文系主任

  经典抗战话剧新创排演工程意义重大,功德无量!这项工程的推进,需要处理好三个方面的关系:第一是抗战话剧与今天时代的关系。抗战话剧是中国话剧史上光辉的一页,是中国话剧的一个高峰。抗战戏剧是我们建立民族意识和现代国家意识的一个象征,是今天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事业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从这个意义来讲,今天重新排演抗战话剧,当然是符合时代精神的。第二,我们需要把握好文化传承与现代性的关系。我们今天排演经典的抗战话剧,一方面是传承经典文化,但更重要的是要立足当代,要有现代视野,要有现代性的审美。因此,我们要注重形式的创新,中国话剧的历史也正是在话剧民族性与现代性的辩证关系中,不断发展向前的。第三,还要把握好经典抗战话剧创排工程与市场的关系。要吸引当代年轻人,在宣传上要利用好新媒体,打造一张重庆的文化名片,推动文旅产业融合发展。衷心祝愿重庆市话剧院以“抗建堂”建成80周年为契机,创作出更多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相统一的话剧艺术精品!

  宋宝珍

  宋宝珍 中国艺术研究院话剧研究所所长

  中国抗战倾注了话剧工作者的生命激情和奉献牺牲,锻造了一支越挫越勇、无往不胜的话剧队伍,留下了一大批经典保留剧目,更留下了中国现代话剧建设中可歌可泣、辉煌灿烂的历史纪录。研究中国话剧史,必须研究抗战话剧,因为它具有承前启后的文化意义,创造了中国话剧史上的黄金时代。抗战戏剧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体现了中华民族向死而生、决死抗敌的精神意志,是抗战文化的集中反映,也是话剧民族化的重要阶段。重庆作为抗战时期中国话剧运动的大本营,其领导权始终牢牢掌握在以周恩来为代表的共产党人手中。重庆举行此次学术座谈会,并且制定了振兴话剧的一系列规划和预案,令人欣慰并且感佩。新的时代,抗建堂这一具有深厚底蕴和文化积淀的艺术殿堂,定能成为抗战经典剧目的演出圣殿,必将迎来重庆话剧的美好明天。

  马也

  马也 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研究员

  抗战戏剧是中国话剧的高峰时刻,是黄金时代;涌现出了大量的经典作品。抗建堂不只是重庆的,也是中国的,甚至是世界的。抗建堂的价值和意义需要重新发掘和发现,起码需要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世界眼光和人类眼光来回望抗建堂和中国的抗战戏剧。所以,围绕抗建堂形成的文化圈和抗战话剧是重庆的,但又不仅仅是重庆的地域文化和地方文化;它同时也是中国的、民族的、世界的文化,重庆只是替全世界全中国经营着管理着这笔价值连城的精神财富。作为这一文化的承载地,重庆应该感到光荣和骄傲。重庆应该高度重视抗战话剧的传承,把它作为现代国际化城市发展的根和魂,用以铸造国际化大都市的卓越品质和现代品格。

  抗战话剧不只是值得传承的文化遗产,还是文学和戏剧再创作的源泉。二战催生了全世界无数的经典文艺作品,包括话剧在内。和美俄相比,中国的二战题材戏剧尤其是经典作品还不是很多。重庆可以立足抗战文化,更多地挖掘抗战话剧这个宝库,力争把抗战话剧做成产业链,令其活在当下,焕发无穷的生命力。现在,重庆复排抗战戏剧经典《雾重庆》,开启了抗战戏剧的系列工程的序幕,这个系统工程对于重庆来说,是城市发展的战略举措。

  查明哲

  查明哲 国家一级导演,中国国家话剧院原副院长

  我们要充分加深对抗战话剧意义和价值的认识,才能更好地传承抗战话剧及其精神,把“经典抗战话剧排演工程”做成文化精品。

  为什么说抗战话剧是中国话剧的高峰?为什么说抗战时期是中国话剧的黄金时代?那就是因为它唤醒了中华民族的抗争精神,让中国避免了江山沦丧、亡国灭种。这就是抗战话剧最大的意义和价值。同时,抗战话剧在题材选用、人文关怀、人的精神世界的建立以及民族精神的塑造上,也走在了中国有话剧以来的一个高峰。

  我们有太多经典的抗战话剧资源。因此,“经典抗战话剧排演工程”在剧目选择上,应当尽可能囊括更多的作者、风格,做到百花齐放。值得注意的是,排演不仅要注重“恢复”,也应当顺应时代要求,融入更多现代的艺术表达和审美情趣,让老树开新花,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廖全京

  廖全京 四川省剧协原主席

  抗战话剧的价值和其体现的价值观,是它最具活力最有分量的方面。它不是一个个简单的反映抗战时期爱国热情的戏剧叠加,而是已经成为当时的一种文化现象,激励着全国乃至全世界人民投入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抗战话剧也是中华文化在抗战时期的一个方向。创演抗战话剧的知识分子,以五四文化精神为主导,流露出对文化的眷恋,对真善美的追求,对真实世界的向往。我们可以通过抗战话剧的传承,重新认识中国话剧的传统。

  抗战话剧是文化观念、美学观念、戏剧观念的集合,这个观念至今仍具有相当的活力,并将继续存在发展下去。这样看来“经典抗战话剧排演工程”就显得非常非常重要。我由衷地佩服重庆对抗战话剧及其文化传承的重视。

  吴卫民

  吴卫民 云南省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原副主任,云南艺术学院原院长,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

  有人认为抗战话剧缺乏“艺术性”和“从容感”,这,是一种脱离历史语境的观点,是历史虚无或是对历史缺乏认知的一种片面看法。

  在一个血流成河,几近亡国灭种的时代,文化不应该停留在风花雪月、诗情画意上。抗战话剧,正是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唤醒每一个中国人的最直白的怒吼。这才是戏剧或者说艺术在民族最需要的时候,应该承担起的使命担当。重庆启动的“经典抗战话剧排演工程”,显得格外具有真知灼见和勇气担当,我毫不犹豫地为你们喝彩:这是一项具有深刻文化意义的伟大工程,它不仅体现我们的文化自信,也表达了我们历史唯物主义地对待历史文化的认知方法,还时刻警醒着我们不忘过去,认清现实,正确选择未来之路。相信在当前的大好形势下,这项工程一定能够做好,能够很好地推广开来。

  乔宗玉

  乔宗玉 中国国家话剧院副研究员

  本次重庆抗战话剧重排,我推荐5部经典剧目:一是宋之的《雾重庆》。该剧体现了几个青年在艰难时世中的选择,走出迷惘,又陷入新的迷惘,具有警世作用。

  二是郭沫若的《屈原》。该剧有着积极的爱国主义教育意义,适宜学生观看。同时,像剧中《雷电颂》这样的经典名篇,对于演员是不小的考验。

  三是夏衍的《法西斯细菌》。这是一部知识分子题材话剧,它教育我们要关心国家,为国为民。

  四是田汉的《秋声赋》。该剧是田汉抗战戏剧的高峰之作。三个小知识分子抛开个人情感纠葛投入到抗日洪流,突破小我实现人格升华。对于今天的我们仍有积极启示。

  五是陈白尘的《升官图》。这是一出讽刺喜剧。不同年龄段和文化背景的观众,应该都会喜欢这部剧,剧场效果会很好。

  王川平

  王川平 文化学者、文史学家,重庆三峡博物馆名誉馆长

  重庆抗战话剧为什么重要?它引爆了全国的抗战文化,它不是孤立的文化现象。它诞生自世界反法西斯统一战线,中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共同作用。两个统一战线交叉在一个点上,这个点就是重庆。就这个点而言,其它城市无法替代。

  特定的时空,注定了抗战话剧的走向。以周恩来为书记的中共中央南方局,精心呵护了包括重庆抗战话剧在内的抗战文化,抗战话剧得到全国人心所向,得到延安同行的鼎力支持,因而才能爆发出最强音。抗战话剧曾经激励了几代人,只要我们注重传承,完全也可以激励我们的子子孙孙。

  申列荣

  申列荣 重庆市剧协原主席

  抗战话剧有特殊的时代背景——战争需要,全民动员。比如当时郭沫若四天写一个剧本。

  而今,我们的“经典抗战话剧排演工程”完全有时间和精力对原作进行精心打磨、改造。让新剧更符合当代审美需求和政治需要,老戏一定要新演。

  另外,“经典抗战话剧排演工程”千万不要忘掉我们的大学生,这些年轻人应当是观众的重要组成部分,要满足当代观众的时代审美。

  陈家昆

  陈家昆 重庆市话剧院原院长、中国话剧发展黄金岁月历史陈列策展人

  今天来参加这个会真是极大的收获,让人感觉到鼓舞和振奋。今天的研讨会非常有价值,专家们所有的意见我觉得都是十分有价值。

  “经典抗战话剧排演工程”是中国话剧界所有同仁都应当参与的文化工程。抗战话剧在当代的全新的运用和弘扬,是重庆话剧团的使命。我们要紧紧地把握住观众,把经典重新演绎好解读好,让它释放出全新的价值。

  彭光灿 庞遵萍

编辑: 陶玉莲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7301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