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川渝两地三代航天人讲述追梦故事

  4月24日是中国航天日,重庆科技馆举行了“遇见追梦人”科技·人文大讲坛活动。来自川渝两地三代航天人中的代表——包括一线科研工作者、航天技术骨干、“816”核工程建设者,为喜欢航天科技、热爱人文历史的广大观众带来了主题演讲、科技制作及艺术表演等精彩纷呈的活动。

  月球上棉花发芽背后的艰难攻关

  “2019年1月15日,月球上的棉花长出了嫩芽,登上了微博热搜。这是人类首次在月球表面培育出地球生物,这也是我们团队在嫦娥四号生物科普试验载荷上取得的成果。”重庆大学(教育部深空探测联合研究中心)主任设计师张元勋带来的题为《送星星一朵小棉花》的“棉花历险记”,生动还原了在嫦娥四号生物科普试验载荷背后“失之毫厘,差之千里”的艰难攻关历程。

  “2015年,国家为了航天科普工作,特意在嫦娥四号着陆器上预留了3公斤的资源,并面向广大民众征集创意。经过评审,我们的生物科普试验载荷拿到了‘入场券’。”张元勋说,从2016年初接到任务到2018年10月完成,他们研制的生物科普试验载荷成为嫦娥四号任务研发周期最短的仪器。

  虽然这只是一个以科普为主的载荷,但它也包括了许多关键技术,集成了国内外的一系列优势资源,参与其中的科研工作者也付出了艰辛努力。

  “比如当时我们需要一种材料,既能保护生物仓的土壤不因颠簸移位洒出,又要能够在着陆后遇水消散无踪。测试了许多种材料后,我们终于发现了最合适的材料——常用于立体绣的水溶棉。”他表示,航天项目要特别谨小慎微,做任何一件小小的事情,都有可能牵一发动全身,所以都要当做大事情对待。

  “深山铸剑师”讲述“高光”背后的艰苦奋斗故事

  “我是四川航天土生土长的一名‘航二代’,我的父亲是老三线建设中的一名普通司机,他曾经开着翻斗车到河床上拉沙石搞三线建设,开着货车送产品到大漠靶场做试验。”四川航天长征装备制造有限公司高级技师、“成都工匠”称号获得者凃强以《深山铸剑师》为题,讲述了航天“高光”时刻背后的那些人、那些事。

  对外界来说,航天工作者可能是个略显“神秘”的群体,有的人干了一辈子航天,家人连他究竟做的什么工作都不清楚。活动现场,凃强为观众揭开神秘面纱,真实还原了航天人的工作场景和他们的真情实感。

  在四川航天总装车间门前,竖着一个红色巨幅标语牌,牌上“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几个彩色大字分外夺目。

  2015年,总装车间为突击某生产任务,一线人员连续加班了七天七夜,累到了横七竖八、随地可眠的人体极限。一周的时间,他们吃住在车间,彷佛忘记了还有外面的世界。在完成任务走出车间大门的那一刻,耀眼的阳光晃得他们眼睛直流泪。

  “再大的困难,再多的苦累,比之于国家利益,就显得太渺小了。”凃强感慨地说,中国航天事业的强大兴盛,离不开每一位航天人的矢志奉献和默默坚守,而自己只是千千万万航天人中的普通一兵。

  数百吨重铅门一秒内能自动封闭

  “我不是土生土长的重庆人,但我不到二十岁就从新疆哈密来到重庆,如今已经过去五十多年了。”“816”地下核工程首批建设者、高级工程师孙国光讲述了自己的难忘往事。

  1964年,我国第一颗原子弹成功爆炸,成为世界上第五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1965年,又决定建设“816”地下核工程。孙国光是首批建设者之一。

  孙国光说,“816”地下核工程所有露在外面的洞口的铅门,都是由光电控制,只要核爆炸闪光一出现,数百吨重的铅门就会在一秒内自动封闭。这种1970年代由中国自主研发出的技术,在当时堪称神奇。

  她介绍,“816”地下核工程最核心的部位,就是核反应堆大厅,也是整个洞体最大的洞室。洞内九层高,在第九层的中央控制室里,曾装配着当年中国最先进的中央控制计算机组,而她就是进洞为9层主控室做技术服务。

  “816”工程从1966年施工到1975年结束,时间长达9年之久。许多人怀着对祖国和人民的大爱,义无反顾、背井离乡来到白涛,轰轰烈烈地搞建设。孙国光说,“816”人伴随“816”核工程一路走来,魂和根早已融为一体。虽然一切的奋斗和努力都只是科技战线上一块小小的“垫基石”,但在国家蓬勃发展的航天事业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据了解,除了精彩的主题演讲,当天,重庆市工程师协会合唱团还为观众带来了合唱歌曲——《祖国不会忘记》,用经典旋律和昂扬气魄致敬追梦人。不少市民还现场以中国火星探测器为原型,发挥创意动手搭建、组装属于自己的火星车并带回家。(记者 张亦筑)

编辑: 韩梦霖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7371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