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一条新通道背后的中国担当
2021年05月24日 15:51 来源: 新华社

  在重庆团结村车站,工作人员向即将开行的中新互联互通南向通道铁海联运常态化班列(陆海新通道的前身)首发列车挥手致意。(2017年9月25日摄)新华社记者 唐奕 摄

  新华社重庆5月24日电(记者赵宇飞、丁英华、伍鲲鹏)“这是印尼虾片,这是猫屎咖啡……都是来自印尼的美食……”展台后,20岁的印尼留学生郭安达,忙着用中文为参观者介绍特色商品。

  郭安达是西南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大二学生。他第一次作为志愿者参加20日至23日在重庆举行的第三届中国西部国际投资贸易洽谈会(简称“西洽会”)。

  “我要尽最大努力,让更多中国人了解印尼美食。”郭安达说,得益于陆海新通道,这些特色商品才能更方便快捷地来到重庆所在的中国西部。

  陆海新通道是由中国西部省份与东盟国家合作打造的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以重庆为运营中心,利用铁路、海运、公路等运输方式,向南经广西北部湾通达世界各地。

  在此之前,印尼等东盟国家的货物,只能先海运运抵中国东部沿海地区,再通过长江或公路转运至西部,耗时长达一个月以上。陆海新通道的开通,则将物流周期缩短10天以上。

  2017年9月正式开通的陆海新通道,最初由重庆、广西、贵州、甘肃4个中国西部省区市联合建设。2019年8月,中国印发《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将其上升为国家战略。

  “西部12省区市已与海南省、广东省湛江市签署合作共建陆海新通道框架协议,合作范围实现西部地区全覆盖。”西部陆海新通道省际联席会议办公室主任巴川江说。

  正式开通近4年来,陆海新通道已成为“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载体。

  数据显示,陆海新通道货运量已由2017年底的2934标箱增长到2020年的72895标箱,总量超18万标箱,货值突破300亿元。截至今年3月底,目的地已拓展至全球96个国家和地区的264个港口。

  陆海新通道高度契合“一带一路”的共商共建共享原则,既推动中国西部更好融入全球产业格局,也为沿线国家拓展出发展新机遇。

  就在郭安达参加“西洽会”的前几天,一趟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专列满载着重庆小康集团的汽车零部件,从重庆出发,两天后抵达广西北部湾,再换装货轮抵达印尼雅加达。

  重庆小康集团进出口公司总经理张兴燕说:“从重庆到雅加达,传统江海联运需要30多天,而陆海新通道将物流时间控制在20天以内,缩短了交付时间,降低了运营成本。”

  在陆海新通道的支持下,重庆小康集团在印尼投资1.5亿美元,建立了汽车智能制造基地,2018年正式投产和批量销售。

  “印尼和中国在经贸、文化等领域还有很大合作空间,我想毕业后留在中国,为两国的交流合作做贡献。”郭安达说。

  在本届“西洽会”印度尼西亚展馆,留学生郭安达(右)正在向参观者介绍印尼特色商品。新华社记者 吴燕霞 摄

  在世界地图上,纵贯中国西部和中南半岛的陆海新通道,与横贯亚欧大陆的中欧班列交会对接,“一带”与“一路”实现无缝衔接。

  不久前,韩国LG集团越南工厂生产的电子产品,经陆海新通道抵达重庆,再转乘中欧班列运抵欧洲,物流时间比海运缩短一半以上;德国的货物通过中欧班列和陆海新通道运抵东南亚市场,物流周期同样缩短一半以上。

  “陆海新通道降低了中国、东南亚和欧洲国家之间的货物运输时间和服务成本,各国企业将更好地共享经济持续增长和一体化的成果。”本届“西洽会”上,新加坡通讯及新闻部长杨莉明视频致辞时表示。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海运、空运受阻,陆海新通道担当起重要使命——维护全球供应链稳定、支援东盟国家抗疫。

  去年4月,正值新加坡疫情防控关键阶段,一批由重庆捐赠的柑橘等农特产品经陆海新通道抵达新加坡,为新加坡抗击疫情提供物资支持。

  疫情期间,陆海新通道还让全球供应链避免断裂风险。

  “尽管去年受到疫情冲击,但在陆海新通道支持下,越南与中国西部的贸易关系依然得到发展。”越南工业和贸易部副部长杜胜海视频致辞时说,以重庆为例,2020年越南与重庆的商品贸易额同比增长49.8%。

  疫情期间,陆海新通道大幅逆势增长。数据显示,2020年,陆海新通道共运输27.68万标箱,同比增长66%;货值305.4亿元,同比增长239%。

  “在合作抗疫和推动经济合作方面,陆海新通道都展示出了它的标杆作用。”中国—东盟商务理事会执行理事长许宁宁说,这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生动诠释。(参与采写:吴燕霞)

编辑: 李海岚
精彩图片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7485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