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敬一丹:重庆很耐琢磨 在没网的时代就很红了

  六一儿童节当天,敬一丹在“央视频”APP里有了一档全新的节目《博物馆9分钟》,这是她试水新媒体的第一个作品。

  “我想做我看到的博物馆。”敬一丹说,《国家宝藏》是标准的大片,但对于博物馆来说,当下流行的1分钟以内短视频又短了点,于是她做了这个“中视频”版的《博物馆9分钟》。

  在第一期节目里,敬一丹走进了儿童博物馆,节目时长在8分钟左右。“这8分多钟是一镜到底的8分多钟。”敬一丹说,“面对那么多馆藏,我的取舍、我的观察角度、我的表达都必须包含其中,还要一镜到底不中断……”

  敬一丹说,即便是对从业数十年的自己来说,这也是多重考验,“我看到的、感受到的、联想到的都要展现出来。”

  “一镜到底”带来的是挑战,也是打开敬一丹记忆之门的一把钥匙,“我现在都记得,2001年央视做的第一个常态化直播栏目《直播中国》,最长的镜头就是8分钟。”

  新探索

  “现在我也研究‘网感’是什么”

  因为是尝试,敬一丹在做《博物馆9分钟》时也有“讨巧”。“大家看到的第一期是中国唯一的一家儿童博物馆,但其实我们录的第一期是中国传媒博物馆,这是我比较熟悉的。”开拍前,看内容、定机位等都是敬一丹亲自上阵。“大屏做精品,像《国家宝藏》那样,小屏我就想试试八九分钟可以做些什么。”

  既然是试水,问题、不习惯自然不会少。让敬一丹印象深刻的首先是受众的变化。“我们过去,面对的观众都是按亿计算的,但新媒体的关注都精确到个位数。”敬一丹笑言,这种不习惯反倒让自己觉得节目更有对象感,更在意有效达到,“这和电视完全不同。”

  试水中的另一大变化是,团队成员几乎全是90后,“他们总爱强调‘网感’……”什么是“网感”?敬一丹解释说,“我的认识是,不是说用了‘内卷’‘躺平’就是有‘网感’了。‘网感’是更有交流感和互动,更加有效的到达。”

  看重庆

  它是一个各方面积淀深厚的城市

  跟很多来重庆的外地人不同,敬一丹一直想去重庆的区县走一走,“比如,我经常想,如果多半天时间,就去一下梁平啊、綦江这些区县。”敬一丹说,这些地方,几乎都在当年她主持过的《东方时空》《焦点访谈》里当过新闻主角。

  和在荧屏上留给大家的印象一样,敬一丹不单是一个主持人,她也是记者。所以,聊到重庆时,她的很多记忆也和《焦点访谈》等节目采访、关注过的重庆新闻事件有关。“比如,我很早之前采访过重钢,当时它还是一个小社会,子弟校、医院什么都有,什么都办。”

  近年,重庆在网上的关注热度已无需多言,但敬一丹不同意用“在网上很红”来形容重庆,“在没有网的时候,它就很红了,我说这个‘红’,是说它是一个各方面积淀很深厚的城市。”

  在敬一丹心里,重庆是一座很“耐琢磨”的城市。“历史上的重庆就特别有故事,不说很久之前,就说抗战那一段,就很值得琢磨。”她说,走过一些街道、一些纪念地的时候,“你会突然发现,这些都是有故事的地方,不是每个城市都有这么多故事的。”

  “还有,在这里就是生活很有味道,生动、很活跃。今天(6日),我走进重庆图书馆,第一印象是这里怎么这么像商场,在一个假日,图书馆里有那么多人,大家都像熟人一样,很市民的感觉。这是一种特别好的场景。”

  记者 裘晋奕

编辑: 王龙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51127540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