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解锁非遗文化 看传承人秀绝技

侗族大歌传承人张明超(右二)。 上游新闻记者 胡杰 摄

梁平木版年画第六代传承人徐家辉。

“嫁花”刺绣作品

  她苦心经营15载

  让巫溪嫁花传承下去

  在巫溪展馆,一种正反如一的刺绣吸引众多观众驻足停留,它就是巫溪嫁花。

  巫溪嫁花,也叫大宁河刺绣,唐丽娟是这项非遗的代表性传承人。今年6月,国务院公布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巫溪嫁花上榜。

  看母亲穿针引线 她爱上嫁花

  巫溪嫁花因大宁山地区的婚嫁习俗而得名。

  过去,巫溪城乡的女孩子从七八岁就开始学绣花,一家老少五花八门的穿戴用品都得要女性一针一线地做出来。女孩子与男娃子定亲以后,既要为公婆、叔婶、小姑准备见面绣品,更要为未见面的丈夫做兜肚、荷包、鞋垫等。生活用品如衣裙、鞋帽、枕套、靠垫、台布、香包、烟袋以及屏风、壁挂等陈设品,庙宇中的神像、龙帐、宝盖、长幡、莲座及戏装等,也都得靠手工刺绣。

  “嫁花”用针考究,整幅作品都没有线结,能经受多次洗涤而不散针,朴实耐用,是非常难得的一种古老刺绣技艺。

  唐丽娟,出生于巫溪县红池坝镇茶园村的一个普通茶农之家,她的父亲是一名普通茶农,母亲是当地有名的“嫁花”师傅,所以从小唐丽娟就生活在“嫁花”技艺的熏陶之下。

  “它就是比较抽象,有组合式、渐变式,然后又可以抽取针,元素可以重叠,我觉得重复的力量真的是很伟大,它的感染力不是单个就可以替代的,我就是对这种图案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热爱。”

  走访收集上百幅不同年代绣品

  在大宁河两岸,人们的生活和梦想,都会被姑娘们施线作绣。

  然而,电脑刺绣兴起,机制成品服装绚丽多彩,人们的服装正在从朴实的地方特色走向全球化的时尚潮流,同时,婚姻的自由化和西式化也让巫溪嫁花濒临消亡。

  眼看着热爱的传统技艺面临失传,唐丽娟突然觉得自己肩膀上有了责任:一定要把“嫁花”刺绣传承下去!

  2006年,唐丽娟开始利用业余时间四处收集残留的“嫁花”绣片,走访有声望的老艺人,收集保留了不同年代的绣品100多幅。同时,还亲手创作了大量作品,汇集了大量的研究文字。

  2011年,唐丽娟的努力终于取得突破性成果:传统刺绣“嫁花”以“大宁河刺绣”的名义被列为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从此,唐丽娟有了一个新身份——巫溪“大宁河刺绣”代表性传承人。

  2013年,她专职干起了以生产、销售带动的非遗传习工作。目前,唐丽娟的刺绣事业基本走上正轨,她又开始考虑下一辈的传承问题了。让人高兴的是,唐丽娟的儿子张森也爱上了巫溪嫁花,这让她非常开心。

  11岁学艺

  他钻研梁平木版年画技艺40余年

  在刻画好的木版上涂上墨汁,用干净的纸张拓印上去,一张简易的梁平木版年画就成了。兔子、老虎、钟馗……在现场体验的观众直呼“很神奇”。

  在文旅会非遗体验区,国家级非遗梁平木版年画吸引了众多观众驻足观看和体验。

  它是第一批国家级非遗

  “选一个你喜欢的图案,刷上墨水,把纸放上去,你就可以带一幅年画回家啦。”活动现场,梁平木版年画第六代传承人徐家辉正手把手地教大家制作简易梁平木版年画。看似简单的几步,背后却暗藏玄机。

  “年画的图案一般有十二生肖、戏曲神话故事、吉祥图案等等,这次我只带了10厘米左右大小,刻好的木版,观众只需要刷上墨汁,用纸拓上去,就能成画带走。”徐家辉说,他提前准备就是为了方便现场观众体验,亲身感受传统文化的魅力。

  据了解,梁平木版年画起源于明嘉靖年间,距今已有500多年的历史。它是为庆贺年节而印制的一种民间美术制品,属于木刻水印版画的范畴。梁平木版年画采用的是传统的木版水印套色技术,以印为主,以绘为辅,印绘结合。

  “小时候,从父辈那里听说,祖上是做年画的,我就自己学起来了。”徐家辉说,他从11岁就开始钻研梁平木版年画技艺,40多年来一直坚持。

  2006年,梁平木版年画绘制技艺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名录。“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关注传统文化,喜欢木版年画,很欣慰我的坚持没有白费。”徐家辉说。

  木版年画成为精神文化符号

  梁平木版年画作为巴渝民间文化重要的组成部分,民间艺人们怀着对大自然的敬畏之心,用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朴实无华的技艺制作出数不胜数、丰富多彩的木版年画作品。

  “以前每到过年家家户户的门上挂的都是我们家做的年画,作坊里的工匠加上杂工得有100多人,每天要做几千幅画。”这是徐家辉从父辈那里听来的故事。

  如何重现曾经的辉煌?

  徐家辉将祖上留下的口诀化为实际的操作,询问长辈,琢磨木刻年画传统的制作方法,单复刻出第一幅传统的梁平木版年画,他就用了十年时间。

  雕版是基本功,一只小巧灵动的兔子,徐家辉要用两天时间才能完成,还只有10厘米大小。“线条越多的就越复杂,大的有一米高,用的时间和精力也更多一些。”徐家辉说,一幅画需雕版、蒸纸、托胶、刷泥、套印、开脸等整整30道制作工序,一块木板需刻上万刀,但他乐在其中。

  “春节前扫完年尘贴年画,是我国一项重要的文化传统。如今,城市发展日新月异,年画已经成为一种装饰和精神文化符号。”徐家辉说,他最大的希望就是以梁平木版年画为载体,让传统木版年画更好地传承下去。

  每个侗寨都有歌班

  传承侗族大歌从娃娃抓起

  多声部、无指挥、无伴奏、自然合声……文旅会期间,运气好的话,在经过贵州展馆时,你能听到极具少数民族风情的歌声。

  这就是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的侗族大歌。张明超就是八位贵州省省级侗族文化传承人中的一位。

  起源于春秋战国时期的侗族大歌不仅仅是一种音乐艺术形式,更是侗族文化的直接体现。

  “侗族大歌一般无法独唱,需要至少3人以上合唱,多人合唱、集体参与是它的特点。”张明超说,几乎每个侗寨都有歌班,孩子从小就进入歌班学习,由本寨经验丰富的歌师教授,所以几乎每一位侗族人都会歌唱,晚饭后的侗寨鼓楼,便是侗族人唱歌的最佳场所。

  “上山劳动有劳动歌,下河打鱼有打鱼歌,以歌声来消除疲劳,歌唱自然、劳动、爱情、友谊等。”张明超介绍,侗族大歌的代表性曲目有《蝉之歌》《大山真美好》《装呆傻》《松鼠歌》等。

  从小开始唱歌,18岁正式演出,今年51岁的张明超除了侗族大歌传承人的身份,还是多彩贵州歌舞团的团长。这些年,张明超带着侗族大歌走进了意大利、加拿大、美国等23个国家,将侗族文化、贵州文化推介到了世界各地。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王倩 冯锐 陈竹 王淳

编辑: 刘文静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559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