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90后”社区党委书记:疫情让我更懂得了什么是共产党员

  我叫汪芮,是重庆市江北区复盛镇福生路社区党委书记兼居委会主任。没错,我是一名最基层的“党员干部”!在经历了抗疫,经历了“危急关头”考验后,我才更懂得什么是共产党员。

  我最早对共产党员的认识,来自爷爷。他是轮渡公司的一名老党员。一辈子艰苦朴素,爱岗敬业。小时候,爷爷喜欢给我讲红色故事,江姐、小萝卜头、双枪老太婆……这些故事,让我对共产党员有朦胧印象,心里开始有一颗小小的红色种子。

汪芮(右一)在社区居民家走访。(罗雅婷 摄)

  2010年玉树地震时,我正上大学。当时网络上到处都是玉树抗震救灾的画面。每当最危险、最艰难的时候,都能看到鲜艳的党旗,都是共产党员先上。脑海里共产党员的形象更具体了,我开始向往加入这个先进群体,一遍又一遍地写入党申请书。

  2013年6月,我如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而疫情来临,让我对党、对党员群体有了更深的理解。

汪芮在社区里走访。(罗雅婷 摄)

  我工作所在的福生路社区是一个新建的拆迁安置社区,现有住户2100多户,3100多人,大多都是农转非的“新市民”,流动人口多,管理难度大。2019年底,原来的社区书记面临退休,我作为当时的居委会副主任开始主持工作。两个月后,疫情来了。

  我是“90后”,总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呢,面对疫情,我能行吗?

  不行也得行!特别感谢党组织,是组织给了我主心骨。疫情最严峻的时候,我们所有的党员几次在党旗下重温入党誓词。我当时脑海里想起的就是当年在电视上看到玉树地震抢险救灾的画面。一下子有了上战场的感觉,有一种使命感,胆子大了起来。

2020年2月,汪芮(右一)在小区门口核对进出人员登记信息。(福生路社区供图)

  疫情初期要第一时间设置卡点封闭小区,开展入户摸排。但仅靠社区干部,人手远远不够。必须发动志愿者!真的很感谢我妈妈,她是我们社区第一个抗疫志愿者。不少社区群众就是看到我们母女俩加入,才报的名。我们很快组建了一支50人的志愿者队伍,发挥了重要作用。

  我们社区老年人占比达65%,其中不少人爱遛弯,不爱戴口罩,劝导他们是件很头疼的事。

  只有比耐心了。我带队在小区里巡查,几乎每天工作15个小时以上。社区里有个郝婆婆被发现多次违规,最后还是“败”给了我的软磨硬泡。

2020年2月,汪芮(左二)在社区疫情防控点。(福生路社区供图)

  社区工作很辛苦,我深深感到要“当”好社区3000多人的“家”不容易。入党才是开始,更多的付出、奉献是在工作生活当中。在人民群众需要的时候,能不能站得出来、顶得上去?我很骄傲,作为一名“90后”年轻党员,我做到了。 

编辑: 韩梦霖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7585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