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市场化大潮中破羁梏勇拼搏 重庆国企争当改革“排头兵”

2021年重庆水泵厂生产现场。(重庆水泵厂供图)

  上世纪80年代,市场化大潮席卷神州大地,给沿袭计划经济体制的国企,带来巨大冲击。对此,重庆积极推进全方位企业改革。许多国企在党组织领导下,努力破除羁梏、艰难拼搏,在竞争中成长。

  进入新世纪,重庆国企更是加大了改革创新的力度,尤其近年来在“三去一降一补”、专业化重组和“混改”、市场化经营机制、国资监管体制等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了一系列重大进展,不少企业成长为当今各行业的领头羊。

  面对生死存亡 重庆牙膏厂奋起一搏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重庆国企整体处境较为艰难,“计划产品大量减少”“找米下锅”状况较为突出。

  重庆登康口腔护理用品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邓嵘回忆,他刚刚进重庆牙膏厂(登康口腔前身)时,厂里各项经济技术指标都下降到了前十年最低点,产品大量积压。

  面临生死存亡,唯有奋起一搏。

  1984年,重庆牙膏厂开始实行厂长负责制,领导任职由上级单位委派转为竞聘上岗。新的制度带来最大的变化,就是让真正懂经济、技术和管理的人,能够掌握企业的决策权和指挥权,并对领导决策负责。

  1987年,该厂又开始试行承包经营责任制,领导班子与主管部门签订承包经营合同,开展自主经营,完成承包指标即可兑现奖励和报酬,这种激励政策增强了厂里党员干部和职工的责任心,激发了他们的内生动力。

  体制机制搞活了,企业的“大脑”和“身体”也活络起来,厂里上上下下都开始想办法、谋前途。

  邓嵘介绍,上世纪80年代,厂里共生产10多个牙膏品牌,牌子多、品种规格多,缺乏重点单品。时任厂长高明书与领导班子决定淘汰销售量少、知名度不高的产品,并拿品牌营销做文章,开发有市场针对性的主力新产品。

  该厂过去有一款以“氯化锶”命名的新型脱敏牙膏,投放市场后,消费者的品牌认知度不高,销量也上不去。1987年,领导班子发动全厂职工集思广益,最后时任厂长助理兼供销科长的韩泰军,给新产品想了个更形象的好名字——“冷酸灵”。随后,企业又给“冷酸灵”投放电视广告,很快打开销路。

  到1990年,冷酸灵已经是享誉全国的大品牌。求购、催货或赞扬“冷酸灵”的函件络绎不绝,最高峰时,省外15个地市百货站经理采购员到厂候货,企业按合同欠交牙膏达2000万支。

  1994年,重庆牙膏厂实施的“141”技术改造工程完工,新建厂房9000多平方米,引进了技术先进的意大利全密闭制膏设备。工厂晋升为国家大型二级企业,并荣获“中国轻工200强”“四川轻工百强企业”“巴蜀百家知名企业”“重庆工业50强”等荣誉称号,被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吴邦国赞誉为重庆轻工业“五朵金花”之一。

  改革春风 吹遍巴渝大地

  和重庆牙膏厂一样,重庆水泵厂也经过改革,释放了经营活力。

  1989年,该厂开展公开招聘,同样实行厂长负责制。重庆水泵厂党委书记、董事长李方忠正是在这个时候进厂。当时,他看到的情形是:企业没有自主权,造成人浮于事,纪律比较散漫,生产效率也低,技术创新不受重视。

  针对这些问题,企业开展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庆水泵厂从高校和科研院所,招聘引进多名骨干,成立技术部门,并开始以计量泵为代表的往复式容积泵的改型设计和制造。

  同时,公司现任总经理彭忠等一批销售人员,通过公开招聘进厂。公司还在北京、上海设立了办事处,在行业内率先树立了由市场指导生产的基本模式。

  随着一系列改革措施落地,重庆水泵厂逐步转型成以计量泵为主导产品的企业,并凭借对产品的设计创新,将计量泵做到了国内领先地位。1993年到1999年,其年产值从两千万元增加到一亿元左右。

  除了上述两家企业,同期本地各项企业改革也开展得如火如荼——1983年,重庆建筑、二轻和饮食服务行业100多个企业试行了税后承包经营责任制;1986年9月,红岩机器厂面向全国公开招聘厂长,实行资产经营责任制改革,同年10月,这一改革又扩大到重庆毛纺厂、西南制药三厂、中南橡胶厂等19户企业;1988年,重庆大多数国有大中型企业的承包经营责任制改为“税利分流,税后承包”经营责任制。

  此外,重庆还开展了股份制改革试点。截至1988年底,全市已有各类股份形式的企业350多家,股份制逐步成为重庆工商企业的主要经营形式。

  1991年,为了加快国企改革步伐,重庆又选择一批国营大中型工交企业,实行生产经营、产品定价、人事用工、内部分配、技术改造“五自主”试点,对国有商业实行经营、价格、用工、分配“四放开”改革试点,产生了明显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重庆望江工业有限公司正是在此背景下开展改革的。该公司利用自身技术优势,先后研发推出摩托车、汽车、石油机械、风电齿轮箱、专用车等多类民用产品。截至目前,望江工业的风电齿轮箱已销售到云南、内蒙等多个省市,为上海电气、重庆海装、山东中车等9家主机企业供货,年销售超3亿元。

  改革逐渐向“深水区”迈进

  2000年以来,国内市场进一步开放,市场对产品的要求越来越高。对重庆企业来说,这意味着市场竞争加剧,新产品开发压力增大。

  以牙膏行业为例。上个90年代末,不少外资牙膏品牌迅速进入中国市场。为抢占市场份额,不少牙膏品牌间打起了价格战。“广告战加价格战,中国自主品牌从70多家牙膏生产企业,减少到一只手能数过来。”邓嵘回忆说。

  与国际巨头竞争,必须通过深化改革来释放企业经营活力。重庆牙膏厂进一步优化管理制度,树立了市场化的目标导向,将生产经营任务分解落实到部门、车间和人头,提高大家的积极性。

  同时,企业成立了市场部,并与国际企业展开了深度合作,进行了消费者定性定量研究,最终提炼出了那句家喻户晓的广告语——冷热酸甜,想吃就吃。

  2001年,登康口腔护理用品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注册成立,通过“内外兼修”,顶住了竞争对手的压力,实现销量和市占率稳步增长。

  同一时期,重庆水泵厂全面推行市场承包制,并进一步确定了“市场技术一体化”的发展方向。公司对技术人员采用收入浮动制和项目制,项目收入占五成,项目创新成果也直接关系到技术人员职级和收入评定;获得专利后,还有持续专利提成。这套制度极大地激发了员工们的创新热情。

  2000年后,重庆水泵厂开始涉足石化、精细化工、冶金、矿山、清洁能源、海洋油田注水等多个领域,营业收入平均每年以近30%的速度快速增长,最高峰年订货额近8亿元。

  “那时,许多重庆国企也和登康口腔、重庆水泵厂一样,努力探索着体制转换、结构调整,并成功实现了扭亏为盈。”市国资委相关人士回忆说,2003年,市国资委成立,又标志着国企改革进入一个新阶段,国企的集中战略重组、投融资改革正式开幕。

  到2007年初,重庆国资规模从4年前的1700亿元,增长到5400亿元,财政贡献率占到57%,成为全国国企改革的典范。

  新时代的改革进行时

  党的十九大以来,重庆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国资国企改革的主攻方向之一,着力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目前已累计处置“僵尸企业”703户,提前完成中央资产负债约束任务,市属国企营业成本较营业收入增幅低0.91个百分点。

  随着“三去一降一补”的深入实施,我市又启动大数据智能化重点项目293个、总投资847亿元,推进国企数字化重点项目100个,实现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占比超30%。

  在国务院国资委和重庆市委、市政府指导下,市属国企专业化重组整合紧锣密鼓、有条不紊展开——

  水务资产与水投集团完成分离运行;重庆药交所事业单位属性资产和市场化资产分离;旅游集团整合市属国企文旅资源,打造全市旅游产业投资运营主平台;商社集团引入物美、步步高作为战略投资者完成增资混改;重庆建工、重庆医药、重庆农商行、三峰环境先后实现A股上市,西南证券完成定增募资49亿元。

  目前,市属国企已形成工资总额与效益联动,推行全员业绩考核,建立“基本工资+绩效工资”的薪酬分配机制,实现一岗一薪、易岗易薪。重庆渝富集团、重庆农商行、重庆商社集团、重庆对外经贸集团、重庆医药健康公司、重庆三峰环境集团还纳入全国“双百行动”企业,打造改革“尖兵”。

  一系列重大改革成效也接连涌现——

  重庆钢铁自2017年底重整以来,企业在组织结构、生产、管理、技术等方面实施的一系列深度改革,成功扭亏为盈、浴火重生,2021年一季度,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99.78亿元,同比增长92.70%;

  长安汽车从“企业办社会”到聚焦主业汽车,通过建立市场化人才机制,上市、融资发展,完善现代企业“新三会”治理体系,成为了最畅销的国产汽车品牌。

  登康口腔市场占有率已跃居中国第4,在抗敏感细分品类市场名列第一。

  重庆水泵厂每年都有近10个新产品推出,年营收增长率达到15%以上。如今,该公司研发众多核电泵产品全面进入市场,并正式涉足第4代核电泵研发。 

编辑: 韩梦霖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75926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