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箩篼湾”又回来了
2021年07月02日 15:38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重庆7月2日电(刘刚 刘磊)初夏时节,明月山千里峰峦染绿衣。山脚下竹影斑驳的林子里,黄俊成正认真挑选竹子,手起刀落,两根拳头粗细的竹子便相继倒下,然后干练地扛着竹子走进院坝,“唰唰唰”划篾,编织起箩篼。

  黄俊成是土生土长的重庆垫江县沙坪镇毕桥村人。“这里曾因箩篼编织技艺远近闻名。”年近古稀的黄俊成清晰记得这段岁月。

  毕桥村编织箩篼已有两百多年历史。白天村民们在地里辛勤劳作,晚上农闲时便编织箩篼出售补贴家用。黄俊成的记忆里,上世纪60、 70年代时,箩篼湾的箩篼广销供销社和工矿企业,箩篼产量一度达到鼎盛,久而久之,人们就把这个湾落叫做“箩篼湾”。

  可一晃儿日历翻到了本世纪初,随着现代容器和运输工具的发展和升级,盛行了两百多年的箩篼逐渐失去了市场。

  对黄俊成和村民们而言,失去的不只是一份补贴家用的生计,还有箩篼里满满一筐乡愁。

  然而这两年,随着垫江乡村振兴战略的深入推进,黄俊成惊喜地发现:“箩篼湾”又回来了。

春夏时节,千里峰峦染绿衣,毕桥村依偎在明月山的臂弯里(无人机照片)。新华网 耿骏宇 摄

  小小箩篼筐住“一湾乡愁”

  清早,毕桥村从睡梦中醒来,打开农家院坝的柴门,就走进了趣味盎然的风景里——

  一条柏油路横贯村庄,新修的白墙灰瓦的院落村舍在两旁次第排开,迎面吹来的风中捎着野花的“信笺”,房前屋后环绕的流水冲刷过老旧的磨盘,正源源不断地流向广阔的水稻田……

  “前些年可不是这样,那时村里道路两旁白色垃圾随处可见,村民院坝农具柴火杂乱摆放,鸡鸭鹅等家禽散养,用‘脏乱差’来形容一点不过分。”回忆起箩篼湾的旧貌,沙坪镇镇长朱世银直摇头。

  转变出现在最近两三年。

  2018年,垫江开始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也是这个时候,毕桥村提出了打造“产业兴旺、生态宜居”美丽乡村的“变形”目标。

  建设美丽乡村,毕桥村是“摸着石头过河”,但却逐渐摸出了方向。

  不仅仅要开展农村人居环境整治行动,打造整洁、有序的乡村环境,在朱世银的构想里,“还要让乡村更像乡村,把乡愁变成看得见、摸得着的事物。”

  于是,一幅接地气的美丽乡村图景在箩篼湾逐渐“编织”出来:铺设一条箩篼路,打造竹园、箩园、席园三个以竹文化命名的广场,建设一座乡愁博物馆……这些都与“箩篼”有关。

  业内学者指出,美丽乡村建设,根本在于尊重乡村,而非改造乡村。

  “我们坚持就地取材,不搞城市化、现代化,让农村保留土味,多一些乡愁味。”朱世银说,箩篼湾尽量将黑白电视机、收录机等物件变废为宝,在建设实践中尝试使用。建筑风貌方面,则在协调统一的大条件下,尽量保留每栋农房的特色,不搞“千房一面”。

  如今,漫步在毕桥村,箩篼湾各处的农家小院显得格外干净整洁,白墙青瓦间翠竹成林,箩篼雕塑、竹编建筑散落在村落之中,移步换景,步步见风光。黄俊成觉得,一个生机勃勃的“箩篼湾”又回来了。

  漫步在毕桥村,箩篼湾各处的农家小院显得格外干净整洁,白墙青瓦间翠竹成林,箩篼雕塑、竹编建筑散落在村落之中,移步换景,步步见风光。新华网 耿骏宇 摄

  “巴国粮仓”种粮种出“新花样”

  坐落在川东平行岭谷区的浅丘平原上,垫江农耕历史超过2000年,自古就是“巴国粮仓”。

  虽然坐拥“金山”,“但是跟在城里打工相比,种地实在是不赚钱,不少年轻人都选择外出务工,村里仅剩1/3人口,还大多是留守儿童和老人。”朱世银说,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毕桥村都顶着“空壳村”的“穷帽子”。

  直到2013年,毕桥村里多了一个“圈”——

  2013年,国家级杂交水稻种子生产基地在垫江县落地,毕桥村成为基地的核心区域。回忆这段岁月,至今村民们还会面带骄傲地为客人介绍:“袁隆平团队在我们这里驻扎了好久,搞杂交水稻研究。”

  渐渐地,毕桥村从“卖粮食”转而“卖种子”。

  思路一变天地宽,产业链的向上溯源,反而让毕桥村的发展有了起色。

  朱世银算了一笔账:“过去农民种植水稻卖大米每亩收入1100-1200元,转型卖种子后,每亩收入可达3000元。”

  得知种粮也能种出“新花样”后,2016年,在外闯荡多年的毕桥村村民黄炼果断回到家乡,开始跟种子打交道。几年下来,黄炼已流转土地200多亩,成了毕桥村的种植大户,一年盈利近百万。

  不只是种子,在垫江的田野间,“发芽”的还有数字经济。

  近年来,通过构建立体化的数字农业监控网,当地对自然资源、基本农田等进行监测、分析、调控。同时搭建网上三农平台,遇到种植难题时,农户只需通过手机轻轻一点,就有科技特派员“接单”答疑解惑,从而规避农业生产中的部分风险。

  眼下,正值水稻拔节生长的时节,秧苗铺满了田野与村落,一阵风吹来,稻田里就掀起层层绿浪。

  “这些秧苗长得很浓绿、很有生气,八九月份的时候就会有收获,那个时候就是一片金灿灿的稻子。”站在这片国家级杂交水稻种子生产基地里,黄炼满怀希望。

毕桥村里水稻拔节生长,秧苗铺满了田野与村落,一阵风吹来,稻田里就掀起层层绿浪。新华网 刘磊 摄

  “箩篼湾又出名了!”

  和黄炼一样,村民高忠文也决定留在毕桥村不走了。

  前些年,他随着务工大潮进城打工,但如今身份转变,回乡当起了小老板,吃上了“乡村旅游饭”,日子越过越红火。

  这几年,在毕桥村,乡村旅游早已不再是建设几家简单的农家乐,而是发展出乡村农业、观光、休闲、教育等复合型功能结构的“乡村旅游 +”模式。毕桥村牵住的“牛鼻子”还是“乡村文化”。

  去年,毕桥村在春、夏、秋三季分别举办了油菜花节、小龙虾音乐啤酒节、农民丰收节等活动,40万名游客纷涌而来。在乡愁产品打造方面,毕桥村以箩篼为灵感,设计制作箩篼相关的精美手工艺品,打造具有毕桥特色的伴手礼品。

  “那段时间,村里各个农家乐里挤满了用餐的游客,原本宽敞的院坝显得狭窄了许多,大家忙都忙不过来。”对“高忠文们”来说,真是幸福的烦恼。

  “可忙的只是白天,一到晚上游客们便走人。”朱世银说,这让毕桥村一度很尴尬。改变,箭在弦上。

  6月底,暮光四合,天色渐暗,箩篼湾道路两旁一盏盏箩篼形状的太阳能路灯亮起,夜色再浓一些,藏匿在田园里的装饰灯也璀璨起来。

  “接下来,我们要丰富旅游业态,打造乡村夜间经济,建设‘重庆不夜村’‘重庆美食村’‘重庆民宿村’。”望着夜里越来越多戴着荧光手环穿行在田野间的游客,朱世银脑海里对毕桥村由“过境游”向“过夜游”旅游模式转变逐渐明晰。目前,毕桥村箩篼湾已有6家企业签约、意向签约15家,签约金额350余万元。

  凭借好生态、好风景,这几年,毕桥村先后获评中国最美休闲乡村、全国文明村等“金字招牌”。黄俊成很高兴,箩篼湾又一次远近闻名了。

编辑: 刘磊
精彩图片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609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