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渝怀铁路 西部大开发中诞生的“黄金路”

  渝怀铁路列车驶过涪陵区蔺市镇。(摄于2017年4月21日) 记者 苏思 摄/视觉重庆

  重庆涪陵站,首趟途经渝怀铁路二线涪陵至中嘴段的K585次列车驶出车站。(摄于2020年8月10日)首席记者 崔力 摄/视觉重庆

  核心提示

  2000年1月9日,重庆市西部大开发工作领导小组首次会议召开,标志着重庆市正式启动西部大开发工作。

  西部大开发战略,是党中央总揽全局、面向新世纪实施的一项重大战略,政策适用范围包括重庆在内的12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及湖南、湖北、吉林的部分自治州。重庆实施西部大开发以来,在基础设施建设、生态环境保护和建设、产业结构调整和发展、科技教育、人才培养等方面取得显著成就。

  其中,2000年12月开工的渝怀铁路是西部大开发2号特大工程,全长624.523公里,连接重庆市和湖南怀化市。渝怀铁路工程量浩大,技术难度高,但对沿线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有巨大的带动作用。2005年4月,渝怀铁路竣工。2007年,渝怀铁路全线开通货运和客运业务。

  6月25日零时起,全国铁路实行第三季度列车运行图,渝怀铁路新增动车组6对。其中,重庆到张家界首次开行动车组,两地铁路旅行时间压缩近1.5小时。

  此时,距离渝怀铁路全线开通过去了14年。14年来,这条铁路给沿线地区发展带来巨大动力,被誉为重庆东南方向的“黄金路”。去年12月,渝怀铁路二线全线开通运营。

  这条“黄金路”,是在西部大开发中诞生的。

  沿线群众像迎接刘邓大军一样欢迎筑路队伍

  6月25日的全国铁路调图,为秀山带来一个好消息:渝怀铁路新增的6对动车组中,重庆北至秀山新增2对。

  对秀山人而言,渝怀铁路是一条不折不扣的希望之路。

  2007年11月1日8点40分,重庆北首次开行到秀山的8609次列车。首趟车的1300多张票,早在前一天下午3点就全部售罄。

  “这一天,我等了10年!”秀山居民冉晓勇在外打工多年,深知大山阻隔的艰难,一直盼望秀山能通铁路,“通车后我特意带上全家,坐火车去重庆主城区(现中心城区)玩了一趟。”

  事实上,渝怀铁路不仅是秀山的希望之路,更是沿线所有地区的希望之路。在这条铁路修建之前,武陵山区的许多人从未见过火车。坐火车走出大山,是沿线群众共同的梦想。

  “当年,沿线各地群众就像过去迎接刘邓大军一样欢迎筑路队伍。”重庆市政府原参事、原市发展改革委副主任马述林曾担任重庆市铁路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渝怀铁路起于沙坪坝,在重庆境内经过渝北、江北、长寿、涪陵、武隆、彭水、黔江、酉阳、秀山。当时,沿线群众听说要修铁路,欢天喜地,奔走相告。”

  马述林回忆,铁路技术人员每一次踏勘,都会受到当地群众热情欢迎。1999年8月,中国国际咨询公司专家组来黔江调研,当地群众不顾暑热,带来花生、瓜子、红鸡蛋送给专家组成员。甚至有群众从山里步行二三十里路赶来,只为见专家组一面,表达欢迎感激之情。

  “渝怀铁路深入人心,更深得人心。”原渝怀铁路建设总指挥部副指挥长蔡碧林回忆,渝怀铁路开工后,他乘工程车经过彭水至酉阳一带,路边戴着红领巾的小学生看到工程车,总会停下来庄重地行少先队队礼。

  完成当时的“中国铁路桥梁第一跨”等重点工程

  寄托着沿线地区群众希望的渝怀铁路,也是一条充满挑战的铁路。

  原重庆市副市长、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赵公卿在《渝怀伟绩 山高水长》一文中指出,渝怀铁路沿线地形地质复杂,工程异常艰巨。线路两跨嘉陵江、长江,三跨乌江,穿行于乌江河谷和武陵山区。特别是从涪陵至酉阳一带,是我国著名的石灰岩溶地区,地质灾害严重,曾被视为铁路建设的禁区。

  在这样的自然条件下,渝怀铁路建设之艰巨可想而知。但随着西部大开发的号角吹响,渝怀铁路的建设者们毅然担起重任,走上工地。

  2000年12月16日,渝怀铁路在重庆宣布开工,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对开工致以热烈祝贺,渝怀铁路建设总指挥部在重庆正式挂牌成立。

  边建设,边攻关,成了渝怀铁路工地上的常态。其中,位于武隆的渝怀铁路黄草乌江大桥就是典型例子。

  渝怀铁路黄草乌江大桥全长410.65米,最大跨度168米,是当时全国铁路双线桥跨度最大的桥梁,被称为“中国铁路第一跨”。因地理环境复杂,桥梁建设者们面临众多技术“瓶颈”。

  整座大桥总用混凝土量多达3000多立方米,但由于地理环境限制,现场连可供车辆调头的地方都没有。如果采用常规的混凝土大型罐车倒运、吊车吊装输送等,不但混凝土质量难保,造价也高得惊人。

  技术攻关,成为唯一的选择。项目组创新制定出“远距离泵送混凝土施工方案”,自行设制一套精密的混凝土自动计量、搅拌及泵式输送设备,又在输送管出口端头安装一套辐射装置,使之能够将混凝土输送到以搅拌站为中心的方圆600米范围内。整个工序只需10多人,功效比传统施工方式提高了几十倍。

  类似的“瓶颈”,项目组突破了许多。在技术创新的同时,中国铁建大桥局还对施工废料等进行防泄漏无害化处理,保证项目不会造成环境污染。

  带动沿线70多个城镇经济发展效益超2000亿元

  已“服役”10多年的渝怀铁路,带来了一系列可喜变化,并将继续带着沿线群众的希望朝前跑。

  渝怀铁路建成通车,使川渝地区与东南沿海的客货运缩短270至550公里,使重庆到怀化的时间从18小时缩短至8小时。

  这一优势很快得到体现。2007年4月,渝怀线货运量仅为1万余吨,5月就达到了4万多吨,而到了9月,这一数字狂升至13万吨。据统计,渝怀铁路开通使得沿线70多个城镇受益,带动沿线地区的经济发展效益超过2000亿元。

  为何渝怀铁路有这样大的作用?

  渝怀铁路修建以前,重庆向东的通路有襄渝、川黔、焦柳、湘黔四条铁路干线,这四条干线东西相距400多公里,南北相距800多公里,在当中形成了一个面积近24万平方公里的铁路空白区域。而渝怀铁路在这块空白区域里画出一条对角线,成为重庆通向沿海的捷径。

  换句话说,渝怀铁路将重庆与中南地区、华东地区和沿海发达地区连成一体。同时也承担起了川渝地区往来湖南、江西、福建等地区货运量的一大半。

  马述林认为,渝怀铁路建成通车,充分体现了“火车一响,黄金万两”。沿线工业、旅游业发展局面焕然一新,更为招商引资创造了必要的条件。它的建成,对重庆有着重大的意义。

  渝怀铁路的故事,还在续写。2020年12月25日晚,随着渝怀铁路二线全线开通,渝怀铁路正式进入复线运营模式,运能将提升4倍、沿线1300多万人口受益。

编辑: 李海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7633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