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为生态让步 巫山“无人区”渐成野生动植物乐园
2021年07月10日 17:04 来源: 新华网

大巴山弧与川东褶皱的接合部,重庆五里坡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深藏其间。新华网 刘磊 摄 

  新华网重庆7月10日电(刘磊)穿过一条蜿蜒山道,前面是更加崎岖的路。正值雨季,四周群山裁行云为裳,可能倏尔就迎来一场急雨。翻越海拔2200米左右的山顶后,20多平方公里的亚高山湿地又映入眼帘。湿地上半人高的草丛间,一团接着一团的黄花鸢尾明晃晃地“照亮”了山谷……这里是位于重庆市巫山县,五里坡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域。

  五里坡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绵延352平方公里,深藏在大巴山弧与川东褶皱的接合部,与神秘的神农架紧密相连,距离巫山县城大约4小时车程,人迹罕至、森林密布。经过多年的生态搬迁、封山育林,如今这处“无人区”渐成野生动植物的乐园。

  而在十多年前,“这里有一个国有林场和2000多人口的庙堂乡。”巫山县林业局相关负责人介绍。

  生活在大山深处,“一上上云天,一下下河边,对山叫得应,走路走半天”曾是庙堂人生活真实写照。

  庙堂人面对恶劣的自然环境,不停地与其抗争,开垦荒地、修路筑桥……但却始终挣扎在最贫困的边缘。

  陷入这一怪圈后,庙堂人最终选择了“让步”——

  2007年底,巫山县提出了庙堂乡“整乡生态搬迁”,并于2009年基本完成整体搬迁任务,同年重庆市政府批复“同意撤销庙堂乡”。庙堂乡在行政版图上从此消失,并入正在申报的五里坡国家级自然保护区。2013年,五里坡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获批。五里坡的国有林场也相继后撤,林场职工由伐木种地转为管护森林。

  生态搬迁不仅让庙堂人有了更适合生活的居住环境、“搬出了一片新生活”,对当地生态环境保护来说,意义同样重大。目前,作为长江上游重要的生态屏障,五里坡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挥着维护生物多样性、防止水土流失的重要作用。

  近日,一则“重庆五里坡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首次发现一种能捕食昆虫的植物——圆叶茅膏菜”的新闻冲上热搜。

  圆叶茅膏菜是茅膏菜科茅膏菜属的一种多年生食虫草本。这种“吃”虫植物生于海拔900米至1000米的山地湿草丛中,分布于欧洲中部和北部、亚洲和美洲北部等寒冷地带,在我国主要分布于吉林、黑龙江等地。

  重庆五里坡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处高级工程师周厚林介绍,此次是圆叶茅膏菜在重庆首次被发现。

  不只是圆叶茅膏菜选择在这里“安家”。巫山县林业局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五里坡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已发现维管植物3000多种,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一级16种、二级64种;已发现陆生脊椎动物440多种,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一级17种、二级63种,成为了野生动植物的乐园。

  近年来,重庆五里坡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还启动了申报世界自然遗产工作,通过前期调研、多方协商、专家研讨,最终确定五里坡“申遗”路径为神农架世界自然遗产地边界微调。

  “如果‘申遗’成功,会对增强本地自然资源保护意识,推动五里坡在保护与管理上同世界接轨,加强国际间保护与科研合作产生重要意义。”巫山县林业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五里坡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葱坪高山湿地公园上,黄花鸢尾等鲜花如同灯盏,明晃晃的。新华网 刘磊 摄

五里坡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葱坪高山湿地公园上,黄花鸢尾等鲜花如同灯盏,明晃晃的。新华网 刘磊 摄

一场骤雨过后,黄花鸢尾顶着水珠,越发明艳。新华网 刘磊 摄

经过多年的生态搬迁、封山育林,如今五里坡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渐成野生动植物的乐园。新华网 刘磊 摄

重庆五里坡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处高级工程师周厚林正在检查湿地苔藓植被。新华网 刘磊 摄

编辑: 刘磊
精彩图片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642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