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大足:高笋社区黄花菜 邻里乡亲增收宝

  七月盛夏,骄阳似火。走进大足区智凤街道高笋社区,成片金灿灿的黄花菜随风摇曳,美不胜收。

  “莫道农家无宝玉,遍地黄花是金针。”黄花菜又名忘忧草,在农作物中有着很高的“含金量”,一年种植,十年受益,而且黄花抗旱、耐低温,平时只需除草,便可带来相当可观的经济收入。

  梁贞德充分利用本地的土地资源,发展黄花种植产业,成功带动一方群众增收致富。

村民在基地采摘黄花。通讯员 陈安林供图

  与花结缘谋产业

  梁贞德是大足区黄花产业的带头人。但梁贞德一开始回乡创业准备发展的并不是黄花,而是调味品。

  2006年以前,梁贞德一直在湖南经商,做调料加工生意。一次偶然的回乡探望,发现眼前的大足已经不是昔日记忆中的样子了。小时候家长们分厘必争的农田,如今却大片大片地荒着。看着长满杂草的土地,梁贞德心想:如果自己用闲置土地种点辣椒、大蒜等,岂不就可以节约出一批购买调料原材料的费用吗?恰好此时当地政府正在招商引资,向梁贞德抛来了橄榄枝。在外漂泊半生的梁贞德也就借此机会回到了家乡。

  各类执照的快速办理和相关单位的引导扶持,让梁贞德更加坚定了回乡干一番事业的决心。

  回乡创业的第一步就是租土地,经过对比和实地考察后,梁贞德在龙水镇高坡村租了170亩地,并且签约10年。

  不到半年,这片土地却成为梁贞德手里的“烫手山芋”。他发现自己租地种的花椒、辣椒、大蒜等,算上人工费、土地租金等一系列杂七杂八的费用,竟然比直接从外面采购还要贵。尽管如此,但和当地老百姓签的10年的约是万万不能改的。“不毁约,这是商人的基本素质。”梁贞德说。

  上百亩地的荒废让梁贞德一时间手足无措,焦虑不安。在这期间,他不经意间种植的黄花逐渐长了出来。“我当时没打算拿来卖,只打算种着平时自己吃。”没想到黄花的收成不错,每天田里都有大量的新鲜黄花长出来,凉拌黄花、黄花煎饼、炒黄花……成为了梁贞德桌上的“常客”。尽管如此频繁地采摘食用,但田里大部分黄花依旧是凋谢后归于尘土。

  为什么不把黄花拿去卖呢?说干就干,第二天清晨,梁贞德拿起篮子就去地里摘了40斤黄花,拎到了城区的菜市场。此时,还不太了解行情的梁贞德,仅用3元一斤的价格就全部卖给了菜市场的廖先生。一旁的王阿姨无意间看到梁贞德卖的黄花后,便开始主动联系他,以4元的价格收购黄花。一段时间里,黄花的收购价格一度达到6元一斤。

  这让梁贞德看到了黄花在大足、甚至整个重庆的广阔市场。于是,梁贞德找到自己在湖南种黄花的朋友,从朋友那里买来优质黄花种子,同时虚心学习种植技巧,与黄花结下了一份不解之缘。

  邻里乡亲共增收

  7月,正值黄花的采摘季节。清晨6点左右,当大多数人仍在梦乡时,黄花菜地里已经有了繁忙劳作的人影,75岁的梁德富便是其中一个。

  为了贴补家用,减轻儿子的负担,梁德富一有时间就去做临工。对她来说,采摘黄花是所有临工中最划算的活儿:每天工作半天,每月就可以增收上千元。

  “我年纪大了动作慢,一上午基本只可以采摘几十斤黄花,但有些手脚快的一上午就可以摘上百斤。”正在地里慢慢采摘黄花的梁德富说。

  另一片黄花地里的李福兰便是个手脚麻利的人,只见她双手上下翻飞,手指灵活,一捏一折,黄花就被轻松地摘下来了,腰侧的篮子也很快被装满。每天一大早,李福兰便同梁德富一起来到黄花地,采摘还带着晨露的黄花,忙一阵子后,回家给家人做好早饭,再回来接着采。仅半天时间,李福兰就可以采摘上百斤黄花。这段时间内,每月采摘黄花的收入基本在2000元左右。

  正是这笔农闲时的可观收入,让李福兰持续采摘了8年的黄花,也练就了她的一双“无影手”,让她成为了黄花基地里公认的“采花高手”。

  梁贞德的黄花仿若一根“金针”,给当地的老百姓密密地织起了一条致富路。锄草、施肥、采摘,一有用工需要,黄花基地附近的村民们都会赶过来务工。仅高笋社区一个基地的用工量,每天最多时可以达到40人。截至目前,梁贞德的黄花种植面积有2200余亩,提供了上千余个就业机会。

  黄花玩出新花样

  在梁贞德的黄花基地里,一箱箱黄花正装箱完毕,等待发往重庆。但这次,黄花不是被动地等待“有缘人”,而是提前有了自己的“归宿”。

  原来,梁贞德的黄花今年全部采用了电商模式进行销售。

  每年7月是梁贞德最忙的日子,不仅要检查基地里黄花的长势、安排村民采摘黄花,还要忙一件重要的事情——为黄花找到合适的买家。黄花的生长速度快,基本每天都会有新鲜的花朵长出来。同时,鲜黄花保存也比较困难。“即使在冻库里保存,新鲜黄花大花的保质期只有2天,小花的保质期也只有7天。”梁贞德介绍,这就意味着如果没有顾客及时购买,黄花基地就要面临亏损的风险。

  黄花的销售就成了梁贞德的心头大事。“每年黄花卖出去的价格起伏都很大,有时8元也有人买,有时3元才能卖出去。”

  今年,梁贞德再也不用担心黄花的销路,只需要每天在黄花基地待着,按时检查一下黄花长势,及时调度劳动力采摘即可。每天中午时间一到,自会有供销商的货车准时到基地门口取货。

  “今年采取电商销售后,黄花售卖的价格稳定了,都是5元一斤,省事又省心。”梁贞德说。

  解决了黄花销售的大问题,梁贞德还把黄花玩出了新花样。

  珠溪镇下坝村的黄花基地紧邻荣昌区万灵古镇,成片的黄花吸引大量游客前来“打卡”,还成为了当地的婚纱摄影基地之一,打造黄花旅游采摘基地的想法在梁贞德心里萌芽。单纯生产黄花附加值太低,那就做产品深加工。“今年深加工试运行期间,黄花的附加值翻了几番,销量也不错,明年我们准备大规模开始生产!”黄花深加工的成效让梁贞德看到了希望。

  “前几年不停的折腾,让乡亲们有了更多的就业机会,未来我还要继续折腾,让邻里乡亲的荷包都越来越鼓!”谈起未来,年过花甲的梁贞德眼里透着光。

编辑: 龚正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6858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