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河水变清,也不臭了:大肚子河“排毒”记

  7月19日,无人机航拍的江津区李市小溪黑臭水体综合整治中建设的滨河生态景观公园。(江津区融媒体中心供图)

  青石板、绿青苔,木板房、吊脚楼,黑瓦盖、一线天……江津李市镇河坝街,曾是李市场镇的核心地段,沿街商铺一字排开,商品琳琅满目。

  然而,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河坝街居民却苦不堪言。“以前,大肚子河又脏又臭,到处都是苍蝇蚊子,哪个愿意来嘛?”近日,年过六旬的漆瑞英一边拣洗着空心菜,一边看着工人们在大肚子河两岸忙碌着,“综合整治去年3月份开工的,现在河水变清了,也不臭了。”

  大肚子河成了臭水沟

  大肚子河,又叫李市小溪,发源于李市镇林家嘴社区,全长12公里,其中李市境内长8公里。

  “以前水干净得很,可以淘米洗菜,我们小时候常在河头摸鱼捉螃蟹。”和陈永富一样,大肚子河承载了河坝街许多居民的童年美好记忆。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随着李市场镇扩建、人员大量聚居,加上污水管网配套滞后等原因,大量生活污水直排大肚子河,大量生活垃圾也被倾倒河中。

  “从新八字桥到老八字桥这100多米的河道两侧,就密密麻麻分布着近百个排污口。”李市镇协调办负责人丁伟介绍,日积月累,原本清澈见底的大肚子河河道垃圾成堆,河水也由清到浊、由浊到黑,成了远近闻名的臭水沟。

  不仅如此,由于垃圾成堆堵塞河道,泥沙淤积抬高河床,每到汛期,暴涨的河水还时常冲入河坝街。

  攻坚克难拆迁截污

  “黑臭在水里,根源在岸上,治水先治岸,治岸先拆迁。”李市镇党委书记梁筱钟说。然而,河坝街存续上百年,想要拆迁谈何容易,“我们就一家一家走访,讲政策、作解释。”

  据介绍,在此期间,仅村社干部会、院坝会、政策答复会就举行了20余场,“地毯式”摸底调查4轮,协调落实安置房源138套。

  李市镇还开通了房屋继承公证“绿色通道”、容缺受理、免费打印复印、为残疾和行动不便对象户上门服务等贴心举措,化解矛盾、调处纠纷。截至2021年3月,共签订征收补偿协议149户,发放征收补偿资金146户6200余万元,征收建筑面积1.48万平方米,部分区域已完成拆除。

  同时,大肚子河污水管网工程建设也紧锣密鼓地推进,项目分三个工区同步施工。截至2021年6月底,大肚子河管网工程共建成一、二级主管网19.3公里,三级入户支管6公里,化粪池90座、检查井875座,清淤3.93万立方米。

  生态补水修建滨河公园

  通过一年多的综合整治,大肚子河逐步消除黑臭。

  但由于缺少补水源,在汛期泛滥成灾的大肚子河,在枯水期又时常断流。

  为此,江津区实施了大肚子河生态补水和河坝街景观工程,修建2.7公里的引水管道,从林家嘴社区七一水库引水为大肚子河进行生态补水,同时把河坝街拆迁后的区域建设成滨河生态景观公园,目前公园已具雏形。

  该公园由东西两个亲水休闲广场和一条平整的滨河步道组成,沿途有河坝老街、黄葛古树、绿植红花、人文碑刻、人行栈桥、树人桥等景观,全部建成后将成为周边群众休闲散步的好去处。

  “河坝街的变化实在太大了。”66岁的龚尤伦在李市场镇生活了几十年,对河坝街的变化深有感触,“现在场镇最时髦的活动就是到河坝街的公园里散步健身。”

  重庆市生态环境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全市共筛选出160条需要治理的农村黑臭水体清单,目前正对15条黑臭水体进行整治,李市小溪正是其中之一。

编辑: 陶玉莲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7753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