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穿越“生命禁区” 为患儿解决“头”等难题
2021年08月19日 14:32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重庆8月19日电(陶玉莲)近日,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神经外科主任梁平在门诊坐诊时,收到了一份特殊的礼物:一位女生带着自己清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来到门诊,为他送上了一面锦旗。

  女生是梁平曾经医治的一位病人,2010年她6岁多时,因突发头痛、呕吐及昏迷急诊住院,经CTA检查诊断为脑血管畸形(AVM)、脑内及脑室内血肿,于是对她进行了血肿清除及AVM切除的手术治疗,其后逐渐康复出院。十一年过去了,她今年高中毕业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清华大学某工学学科类专业,为此专程送去锦旗感谢给她治疗过的主刀医生。

  梁平从医33年,做了30年的神经外科医生,救治过的患儿已经多到自己都记不清,但是这位女生送来的“礼物”再一次让他倍感欣慰,也感受到肩上沉甸甸的责任:作为儿科医生,在手术治疗中做到最大程度的神经结构和功能的保护,关系到患儿的一生。

  据了解,大脑作为人体的“司令部”,拥有约140多亿个细胞,里面的神经核团和传导束就像迷宫一样,同时颅内的血管和神经也非常复杂。如果大脑生病了,想要在“迷宫”中找到问题并成功解决,确实是个艰难的挑战。而神经外科手术,就像穿越生命禁区的一把“尖刀”,为患儿打开了生命的通道。

  “我们医治的孩子从刚出生到18岁都有,生理结构的发育变化非常大,新生儿体重一般三公斤,青春期的孩子可能会长到六、七十公斤。”梁平坦言,这对外科医生而言是很大的挑战:越小的孩子手术中的耐受性越弱,尤其是小婴儿的血容量小,所以手术中出血带来的风险就更大。

  “我们一台手术做五六个小时是很常见的,有时候还超过10个小时,我自己印象中最长的好像是持续了15个小时。”梁平解释道,因为中枢神经系统复杂,并且颅内手术不像腹腔、胸腔等手术有较大空间,颅内空间狭窄,如果再遇到手术位置深、显露不好的情况,更会增大手术难度:“比如在做脑干肿瘤切除时,可能稍微一动,他的生命体征就不稳定了,必须等恢复了之后才能进行下一步的操作,就这样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把非常危险部位的肿瘤摘除,这是非常困难的,在手术中也非常考验医生的意志。”梁平称,外科手术只是治疗的一个环节,术前准备、术后监护、护理也和手术同样重要。

  从早上7点多到医院准备交接班到上门诊,有时候从门诊下来花十分钟吃完饭上手术台,下了手术台与第二天要与做手术的病人家属谈话、准备术前签字,一天的时间“无缝衔接”,安排得非常紧凑。但即使是像梁平这样的高年资医生,业余时间还是要继续学习,“医生就是需要终生学习,作为科主任,更不能掉队,还得带领其他同志一起学习,共同进步。最新的理念是什么,最新的技术是什么,当病人需要时,我们必须拿得出来。”

  梁平对科室年轻医生说得最多的话就是,“要潜心临床钻研业务,练就过硬的基本功,不断地精益求精,尽全力达到治疗的最佳效果,才能经得起时间的检验。” 

编辑: 李海岚
精彩图片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7772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