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26年他用15000余张照片记录一条河的变迁

  2020年,跳蹬河岸绿水碧。本组图片由通讯员 白太平 摄/视觉重庆

  2018年,正在整治中的跳磴河。

  立秋已过,高温天气并未消失。

  烈日下,九龙坡区中梁山街道共和村跳磴河畔,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用手机拍摄着蓝天白云下的跳磴河。

  “现在手机方便,没带相机的时候我就用手机拍。”老人叫白太平,今年已70岁,在跳磴河畔生活了46年,“从1995年开始,我就在拍跳磴河,到现在拍了15000多张照片啰。”

  从最早的胶卷相机到卡片机,再到数码相机、智能手机,白太平用26年时间、15000余张照片记录着跳磴河的变迁,也记录着跳磴河两岸群众生活的变迁。

  1995年拍摄的照片:

  洪水裹挟着生活垃圾

  跳磴河发源于沙坪坝区歌乐山狮子岩,干流全长25.75公里,主要流经九龙坡区华岩镇和大渡口区跳磴镇,在跳磴镇小南海注入长江,是长江一级支流。

  跳磴河不长,流域面积也不大,流经之地却是重庆中心城区主要的工业企业聚集区之一。其中九龙坡区境内的14.15公里河段,沿岸更是聚集了众多工业企业,居住着大量人口。

  “我小时候,跳磴河的水又清又亮。”白太平记得,“那时小鱼小虾到处都是,娃儿们夏天还去游泳、耍水。大人们就在河边洗衣服、摆龙门阵,有时候也会打水回家。”

  在跳磴河畔生活多年的经历,让白太平对跳磴河有着深厚的情感。他拍摄跳磴河,源于一场洪水。

  “1995年夏天,跳磴河涨水,淹了好多地方。”当时在中梁山矿务局宣传部任职的白太平,按上级要求拍摄了一些抗洪抢险的照片。

  “拍了好多地方,玉清寺、共和村、农贸市场……水涨得多高。”边走边拍,白太平产生了疑问:为什么平时水量不大的跳磴河会经常在雨季出现洪水?

  “我就边拍边观察,觉得河道堆积如山的垃圾是一个重要原因。”白太平发现,随着沿岸居民和微小企业日益增多,大量的生活垃圾被丢弃至河中,堵塞河道,影响行洪安全,“生活污水和养殖污水也不断排入河中,河水严重污染;底泥也不断淤积,河床不断抬高,洪水发生就越来越频繁,危害越来越严重。”

  在白太平1995年拍摄的跳磴河照片上,能够清晰地看到洪水呈黄褐色,还裹挟着大量的生活垃圾,沿岸居民愁眉苦脸。

  2004年拍摄的照片:

  记录了人们整治河道的场景

  “到了2000年左右,跳磴河的污染来源又增多了。”在白太平2003年拍摄的一组跳磴河照片上,河水呈现出深黄色,浅滩处的不少植物已枯死,“电镀企业多了,含重金属的电镀废水直接排到河里了。”

  那个时期,大量小企业、小作坊开始在跳磴河沿岸聚集,其污水直排到河里。此外,沿河还有人养鸡、养鸭、养猪,禽畜粪便也是倒入跳磴河。渐渐地,跳磴河开始发臭。随着河岸上修的房子越来越多,垃圾、污泥也堆放在两岸,河水开始变黑,河床萎缩。

  这些小企业、小作坊为了最大限度扩展自己的空间,纷纷用钢架和预制板、彩钢板在跳磴河河道上方搭建出悬空的厂房。预制板和彩钢板几乎将河面完全遮蔽,久而久之,跳磴河一些河段从地面上“消失”了。

  跳磴河,成了黑臭水体。

  “政府和沿岸居民意识到跳磴河污染的严重性,开始采取一些对跳磴河的治理措施。”白太平在2004年拍摄的照片,记录了人们对跳磴河进行清淤、疏浚河道的工作场景,也记录了沿河两岸建筑的巨大变化。

  “以前照片里河道两边的房子都是一两层的红砖房,到2000年以后,楼房就越来越多了,当然夹杂在楼房中间的还有那些蓝色预制板屋顶的小厂房。”白太平告诉重庆日报记者,无论是跳磴河的变化,还是沿岸建筑物的变化,都展示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变化,“建筑物的变化体现了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对跳磴河的清淤等则反映了人们开始逐步意识到保护生态环境的重要性。”

  2020年8月拍摄的照片:

  综合整治后的跳磴河碧波荡漾

  15000余张跳磴河照片,如今都以电子照片的形式保存在白太平的电脑中。一一点开这些照片,能够直观地感受一条河流的变迁。

  而跳磴河最大的变化,开始于2017年8月20日——这一天,跳磴河综合整治一期工程正式启动,白太平用相机记录下了挖掘机破土动工那一瞬间。

  自此至2019年1月跳磴河综合整治二期工程完工,一年多来,几乎每一天,白太平都奔波于跳磴河沿岸的各个工地上,用手中的相机记录着跳磴河破茧成蝶的一点一滴:违章建筑一一被拆除,污水管网一米一米铺进,河水一天比一天干净,沿岸许多地方变成为一座座休闲公园……

  统计数据显示,从2017年8月到2019年1月,两期跳磴河综合整治工程累计投资16.5亿元,陆续拆除了面积24.3万平方米的房屋,其中违章建筑11万平方米;完成干流、支流河道清淤21.7公里,新建和改造干流、支流管网33.4公里;完成河道生态修复6万平方米,新建干流护岸13公里;新增生态绿化面积44万平方米,新建人行步道19.6公里。

  如今的跳磴河,已是一幅岸绿水碧、鱼翔浅底的美丽画卷。

  “以前就想着能搬得离跳磴河远一点,现在则想着离河近一点、再近一点。”白太平告诉记者,自己和儿子在跳磴河畔的某小区各买了一套房子,正在装修,“现在吃饱穿暖不成问题了,对居住环境的要求当然也有讲究了,环境好了住起心情也更好。”

  说话间,白太平随手点开了一张2020年8月拍摄的跳磴河草海湾公园的照片,画面上的跳蹬河碧波荡漾,两岸芦苇摇曳,三五游人徜徉芦苇丛中……

编辑: 李海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7783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