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一个西部微电园的“突围”启示录
2021年08月23日 18:06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重庆8月23日电(刘刚 邵以南 刘磊)中梁山脉、缙云山脉东西并行,长江、嘉陵江南北合抱,在重庆中心城区西部形成一个槽谷。这片区域容纳了重庆大学城、西永微电园、西永综保区等,是重庆最具活力的城市版块之一。其中,西永以仅占重庆万分之五的面积,历经十年,贡献了重庆全市近10%的工业产值、近五成的进出口值。

  过去十几年,重庆抢抓国际产业转移机遇,“无中生有”培育起年产值达6000亿元的电子信息产业。而这6000亿的产业火车头和总装车间就在西永微电园,带动了重庆多个区县的产业配套。

  作为重庆电子信息产业“主引擎”的西永微电园,引以为豪的是全球每3台笔记本电脑就有1台西永造。如今,西永把目光投向构建集成电路产业生态,着力打造全国产业规模最大、产业链最完整的半导体制造基地,书写了一部产业转型“启示录”。

  “园区正在逐步撕掉‘代工’的标签,向‘研发’转型,构建电子信息产业全链条、大生态。”据西永微电园董事长吴道藩介绍,2020年西永规上工业总产值首次突破2000亿元,实现2226.91亿元,同比增长17.92%,成为西部(重庆)科学城的一个至关重要的节点。

快速发展的西永微电园正成为科学家的家,创业者的城。新华网发

  打破“代工”魔咒

  某种程度上,重庆的电子信息产业是吃“代工饭”长大的。

  2005年8月,重庆设立了国内规划面积最大的微电子产业园——西永微电园,开启了培育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调整优化产业结构之路。

  抓住全球电子产业向中国内陆地区转移的机遇,重庆引得“金凤凰”惠普落户,带来一批电子代工企业巨头入驻。此后,通过大举招商引资,当地现在已经拥有5个世界级品牌商、6个世界级的OEM制造商。

  最近7年,重庆笔电产量连续位居全球第一,去年更是创了新高,产量最高突破7000万台,产值也首次突破3000亿元。

  与此同时,新的矛盾出现了。重庆笔电产业以代工为主,加工贸易一枝独秀,一业独大,必然将面临提质增效的难题。“传统代工模式利润像刀片一样薄,国际市场打个喷嚏就会丧失主动权。”业内人士分析说。

  如何打破“代工”的魔咒?西永的选择是增强技术研发,从低附加值环节向高附加值环节攀升。吴道藩认为:“做大规模并不稀奇,稀奇的是做大硬核,有多少关键零部件、核心零部件掌握在我们手中。”

  5月下旬,第三届中国西部国际投资贸易洽谈会上,一台各项技术达到业界顶尖水平、市场价超5万元的高端电竞本引人注目。

  这台电脑出自西永微电园英业达公司。“高端电竞笔记本电脑属于细分领域,产品附加值高。”英业达财务总监罗国伦介绍,他们生产的笔电产品,已有80%是个性化、电竞化的高端笔记本,售价均在1万元以上。

  这与人们传统印象中的OEM有所不同。在全球价值链中,代工往往被定位于产业链最低端,难以摆脱低成本依赖、低权益发展和粗加工生存的宿命。而如今,英业达却走出了高精尖、高附加值的路子。

  罗国伦说,自落户重庆起,英业达(重庆)公司每年都要在研发上投入上亿资金。去年英业达更是投入2.4亿元研发资金,同比增长了76%。

  “产业升级的路径,就是要从提供劳动力红利,迈向提供技术红利,实现‘制造+研发’深度融合。”吴道藩说。

  不只在终端集成制造上发力。西永还在进行一场从OEM到ODM的产业跃升,探路原始设计制造。

  在西永,研发创新最细微能小到一颗颗拇指盖大小的芯片上。

  前不久,西永联合微电子中心内技术人员开始在硅基光电子实验室测试硅光芯片,该实验室是全国唯一具备硅光芯片全流程封装测试能力的实验室。目前,这家中心已与国内外50多家企业签约流片服务。

  吴道藩说:“芯片是我们的短板,也是我们攻克的重点。无论是上游的IC设计、中游的晶圆生产,还是下游的封装和测试,都需要进一步加强。”

  为此,西永正加快推进华润12吋功率半导体、联合微电子12吋集成电路特色工艺平台建设,发挥好电子科大、北理工、西电、重大等高校入园研究院的作用。100万平方米的微电子科创街,也将在年内开工建设。

  如今,行走在西永微电园,就如同穿越一段集成电路产业的科技长廊。这里集聚了鲲鹏计算产业生态重庆中心、中国电科、华润微电子、SK海力士、英特尔FPGA创新中心、联合微电子中心等集成电路产业的头部企业,规上工业产值占重庆市集成电路80%以上,也带动起重庆多个区县的产业配套。

西永微电园集成电路企业无尘车间。新华网发

  勾勒“知产”变“资产”产业生态闭环

  今年5月17日,重庆迎来一件里程碑式大事——西部(重庆)科学城党工委、管委会正式挂牌。

  无论从空间还是产业层面,西永微电园都处在西部(重庆)科学城规划的重要位置。创新发展的势头都要求西永肩负起加快培育电子信息产业生态的重任。

  走进英特尔FPGA中国创新中心8000平方米的展厅内,映入眼帘的是每秒处理2万张、相当于专业人员一天工作量的图像监测系统;在自动驾驶中运用的车身360度无死角视觉感知系统……

  所谓FPGA,是集成电路领域前沿技术,不同于目前的CPU芯片,它具有高性能、低延时,低功耗,可像搭积木一样反复编程。

  “生态”离不开人才。近年来,西永借助毗邻重庆大学城的人才资源优势,积极推动“产学研用”四位一体发展,配套了一系列人才政策。“我们还为他们开通一企一策,一团队一策,一人一策的特殊通道,根据科研团队和科学家本人的诉求,提供人性化通道和专业团队服务。”西永微电子产业园公司副总经理陈昱阳介绍。

  英特尔FPGA中国创新中心针对重庆高校开展FPGA师资培训、学员培训,累计输出了3031名专业人才。“围绕产业链配置创新链,才能更快地进行科研成果转换。”创新中心市场部经理王鹏表示。

  而在联合微电子中心,这家340人的企业如今全职、兼职博士数量超过100人,同时与重庆大学、重庆邮电大学等高校携手设立博士后工作站;在华润微电子(重庆)有限公司,技术研发人员500余人,其中40%来自海内外知名半导体公司……

  据联合微电子中心有限责任公司科技质量部部长张斌介绍,企业近年积极引进重庆高校教师在企兼职,推动研究思路到实际产品的“从0到1”的转变。

  研发人才与研发机构的“阵容”,同步壮大。

  今年4月底,航天科工新一代通信技术研究院项目公司在西永正式揭牌。截至目前,已有英特尔FPGA中国创新中心、SAP(重庆)智能制造联合创新中心等先后落户园区;中电科、华润微电子、英业达、SK海力士等园区制造企业陆续成立研发中心。

  “园区要争取做到,每一家落户企业都成立研发中心。”吴道藩说。

  除企业外,目前北京理工大学、电子科技大学、西安电子科大、重庆大学4所高校在西永设立了5个微电子和半导体研究院。重庆大学、新加坡国立大学、香港中文大学、澳门大学将和微电园合作,共建创新中心、研究院。

英特尔FPGA中国创新中心,这里正成为一个创新的“策源地”。新华网发

  推动建好“科学家的家 创业者的城”

  “楼宇越来越密,车辆越来越多。”回忆起西永微电园近十年的变化,广达(重庆)公司技术人员凯文最直观的感受就是“有人气”。

  然而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以产业“发家”的西永,曾面临“职住分离”所带来的“夜晚空城”尴尬。这背后,暴露出城市完整功能出现缺位,以及产、城发展的割裂。

  城市没有产业支撑,即便再漂亮,也就是“空城”;产业没有城市依托,即便再高端,也只能“空转”。

  西部(重庆)科学城要建成“科学家的家,创业者的城”。这项进程中,已发展16年的西永成为率先作为、率先成熟的节点。

  过去一年来,吴道藩时常就园区生态停车场问题进行专题调研。这一“城市会诊”折射出西永“调适生态与发展的关系,实现‘功能+品质’的深度融合”的思维转变。

  “栽好梧桐树,不愁凤凰来”。在他看来,“栽好梧桐树”其中的最有效的切口,就是围绕“读书、就业、居住、看病、购物、休闲、健身”等人生重要节点和基本需求,推出高标准服务体系和项目,弥补功能缺失,让城市更亲民、更走心。

  刚刚从重庆大学毕业的研究生小郭清晰感受到了这份“走心”。签署完一份合同后,他就拎包入住进了崭新的人才公寓,每月只需支付租金500元左右。其余空调、热水器、洗衣机、床、书桌和衣柜等家电家具的配置费用由园区承担。

  让大学生“出了大学城,留在科学城”,“糖衣炮弹”远远不够。

  最近,西永又开始在城市规划图上画“一个圈”。未来,这里将拔地而起一座占地19.78平方公里的科学公园。

  这片公共生态绿地,横跨重庆高新区曾家、陈家桥、土主、西永、金凤和含谷6个区域,南北向处于西永大道和高新大道之间,东边紧邻科学大道,是西永在推动城市建设从“物理层面”向追求文化层面的一次跃进。

  “环境好了,人气、人才和人心就有了。”在吴道藩看来,道理再简单不过。

  今年是西部(重庆)科学城的“项目建设年”。西永将加快110千伏及其以下所有电网下地,提速17条城市道路建设和扩宽,新添一批生态停车场,开工童话世界公园建设,加快打造100万方的微电子科创街。

  如今,夜晚驱车路过西永微电园,研发机构依然灯火通明,路边餐饮店里逸散出“烟火气”……凯文觉得,这里越来越像“一个家、一座城”。 

编辑: 陶玉莲
精彩图片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787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