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重庆一个时代的回忆

  杨秀山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进入的重庆市乳品公司工作。

  1963年,公司用新式离心式分离机生产出首批“山城牌”奶粉,结束了滚筒式生产的旧工艺流程。1964年,更是购买卧式奶粉干燥塔图纸,按图改造,建成日处理20吨鲜奶的设备。在此基础上,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又提升技术改造建成了日处理奶粉干燥塔,极大地提高了奶粉质量。

  提到“山城”牌奶粉,相信看到这篇东西的很多人都会有共情感,这是属于重庆这个城市的共同记忆。作为60、70、80后这三代人,几乎都是吃着“山城”奶粉成长起来的,它是我们记忆深处最温暖的那杯牛奶,更是在那个年代能让我们喝出弥足珍贵幸福感的的东西。

  “山城”牌奶粉研制推出后,上世纪70年代末另一款占据我们记忆的美好——麦乳精随后也研发面市了。

  那是那个时代的奢侈品。在很多人的记忆里,麦乳精和其他一些糕点,都是被爸爸妈妈专门放在一个柜子里,有时甚至要上锁,平时都是舍不得喝。有些小孩等大人不在家时,会悄悄打开柜子,然后打开麦乳精的瓶子,拿出一勺放在嘴里干吃,那个感觉美极了。

  时光与技术同时在前行。随后,重庆乳品公司又在大同路牛奶加工站引进了一条全新的现代生产线。它可以实现奶瓶清洗、消毒杀菌、自动灌装、蜡纸封盖的全过程自动化机械化操作。

  毫无疑问,这款有带蜡纸盖、用精致玻璃瓶装着的消毒牛奶不仅仅是从手工灌装到机械灌装的升级,更重要的是这一生产线将重庆的乳品行业从固态产品一跃提升到液态奶制品领域。

  随着科技的进步,机械化灌装逐渐替代手工。这是冰淇淋甜品在重庆“平民化”的开始。这更是属于一个时代的记忆。

  随着时光推移,国人对牛奶的认知体系也愈发丰富,社会对于牛奶的需求更是甚嚣尘上。

  而这时的杨秀山已是大同路牛奶加工站任副站长了。

  1985年,他接到一个任务:在重庆市乳品公司决定争取加入欧共体牛奶援助项目计划,借助项目计划,推动公司更好更快的发展,建设一个新的液态奶乳品加工厂,以适应配套欧共体牛奶援助计划中全套生产线设备的生产要求。

  在公司奶类项目办公室领导的推动下,杨秀山带着团队,在石桥乡找了一个占地二十多亩地的土地,并内含一个冷冻库厂,用四十多万将厂和土地购买了下来,并留下了当时厂里冷冻库的设备,同时改建冰淇淋车间、酸奶车间和新建日处理100吨的液态奶车间。这便是后来的乳品三厂,杨秀山任该厂首任厂长。

  伴随着外国专家的到来,除了资金和引进全套生产线设备外,还有他们在设备安装、调适、培训等方面的专业态度和严谨精神。杨秀山说,这对于当时乳品三厂管理和技术水平的提升,都有着极大的推动作用。

  全新的乳品三厂的全面投资,对后来整个公司管理水平的提升,以及员工们的匠心精神、产品质量和公司形象都上了个新的台阶。

 

编辑: 彭祎琦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801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