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血战滇缅线 建功川藏路 南侨机工蒋印生的传奇人生

↑抗战时期的蒋印生(右)(受访者供图)

  他是全世界唯一健在的南侨机工。抗战期间,未满13岁的他从印度赶回祖国,在滇缅公路上抢运军需物资;新中国成立后,他在部队屡建奇功;转业到重庆后,他被评为国家特级驾驶员

  贵州晴隆二十四道拐,滇缅公路的咽喉要道。94岁的蒋印生身着挂满奖章的西装,缓缓抬起右手,将一个庄严的军礼献给牺牲的战友们。

  他是全世界唯一健在的南侨机工。这是一个热血而悲壮的群体———抗战期间,数千名青年华侨从世界各地赶回祖国,在滇缅公路上抢运军需物资,用生命打通“抗战输血线”。

  “不当亡国奴,回到祖国去”

  如果没有抗日战争,蒋印生应该一直在国外过着安逸的生活。

  1927年,蒋印生出生在印度的一个华侨家庭,正如他的名字“印生”。清朝末年,祖父母到印度谋生,成为当地有名的医生,父亲和哥哥也相继继承了衣钵。

  1937年,中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也成为蒋印生人生的转折点。

  那时,中国主要港口和公路基本沦陷,1938年修建的从昆明到仰光的滇缅公路,成为当时中国和外部世界联系的唯一国际通道,用于抢运军需物资、运输工业原料和生活物品,还一度运送过中国远征军。

  然而,这条“战时生命线”急缺大批技术娴熟的司机与机修人员。1939年,以陈嘉庚为首的南侨总会向全体华侨发出紧急通告,招募军车驾驶员。

  “中国、中国、中国……”听到祖国的召唤,蒋印生一遍遍默念着这个名字,热血沸腾。

  “你虽然出生在印度,但你是中国人,祖国若是不强盛,海外华侨再有钱,也会被人看不起。”父亲的话始终铭刻在蒋印生心里。

  “不当亡国奴,回到祖国去!”未满13岁的少年作出了这辈子最重大的决定。

  由于担心父母不同意,他瞒着家里悄悄报名参加南洋华侨机工回国服务团。这个群体由3100余名青年华侨组成,分九批回国参战,蒋印生名列第九批。

  离家那天,蒋印生只带了两件换洗衣服和一张全家福照片,临走前轻轻亲了一下熟睡中的妹妹。他心中默念:“爸爸妈妈,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知道你们需要我,但祖国更需要我。”

  父亲发现后追到码头,他躲在船舱,没曾想这一别竟是永诀。

  就这样,一个少年怀着救亡图存的爱国之心,毅然踏上一条未知的坎坷之路,人生轨迹也就此改变。

  在滇缅公路与死亡相伴

  经过一个多月的严苛训练,蒋印生和战友们正式走上了战场———滇缅公路。

  滇缅公路是一条抢修的简易公路,要翻越海拔3000多米的横断山脉、高黎贡山,横穿怒江、澜沧江和漾濞江等激流险滩。

  在印度街头悠闲开着小轿车兜风,和在险峻的滇缅公路上驾驶数吨重的重型卡车完全是两码事。路途曲折,打方向盘要格外用力,蒋印生手上很快就磨出了血泡。

  沿途一边是悬崖,一边是峭壁,南侨机工们要带着木板,遇到险路随时铺设,让车轮凌空开过。

  最大的危险来自日军飞机成群结队的狂轰滥炸。

  “遇到日机空袭,躲避不了就下车匍匐在地,有条件躲避的,就赶紧往树林里开。”蒋印生回忆说。有一次,一架日机向蒋印生驾驶的车俯冲下来,飞得最近时离车头只有20米左右,一连串子弹打在车身上。

  “为躲轰炸,我们常常晚上行车,又不敢开车灯,由两个人牵着大概4米长、1米宽的白布,车辆跟在白布后行进。”蒋印生说。

  蒋印生亲眼看到,战友们一个接一个地倒下。

  一个个曾经英俊体面的小伙子,有的被炸掉了耳朵、双臂、下巴。有的驾驶员牺牲了,遗体只能匆匆埋在杂草丛生的公路边,连一块墓碑也没有。

  蒋印生年龄最小,因此总是受到大家的保护。

  “有一次,我们躲在弹坑里,日本飞机冲下来轰炸,一位年长者把我护在身下,我活了下来,他却牺牲了。”蒋印生说到这里,摆了摆手,眼眶泛红。

  经国务院侨办和全国侨联确认,1939年到1942年,南侨机工通过滇缅公路运送军需物资50万吨、汽车1.5万余辆,以及不计其数的各类民用物资。1000多名南侨机工献出宝贵生命,平均每公里牺牲一人。

  “赤子功勋”这四个字,镌刻在云南昆明西山森林公园内的南洋华侨机工抗日纪念碑上,是对这些爱国华侨青年最好的褒奖。

  抗战结束后,幸存的南侨机工有1000多人返回南洋。蒋印生想多看看祖国,便暂时留了下来。

  这一留,就是一辈子。

  留在祖国屡建奇功

  留在祖国的蒋印生,开始续写新的传奇。

  他先进入国民党部队任驾驶员,后随军起义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原总后勤部汽车五团。川藏公路通车后,他和战友负责将物资从成都运送至昌都、拉萨。

  沿途山高路险,事故时有发生。有一次,汽车发生故障,一位战友下车修理时不慎滑入江水中。

  金沙江水混着冰块,又急又险。蒋印生脱掉衣服跳进江里救人,江水将两人冲出去一公里多,他终于将战友救上了岸。

  蒋印生也因此荣立一等功。在部队期间,他曾多次荣立一、二、三等功,还荣获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八军万里行车安全奖章。

  转业到重庆永川县(现重庆永川区)一家运输公司后,蒋印生开了20多年客车,被评为国家特级驾驶员。

  1979年,阔别父母39年的蒋印生踏上回乡探亲之路。经组织审批,蒋印生夫妇带着儿子辗转回到印度。

  时光荏苒,倏然而过。父亲和哥哥已不在人世,80多岁的老母亲迎出来唤着“我的印生回来了”,蒋印生扑通跪下,眼泪止不住地流,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母亲劝他留在印度,蒋印生拒绝了,他舍不得那片战友们献出热血和生命的土地。

  依托华侨身份,蒋印生成为当地侨务工作的开创者。1984年,他在政府支持下创建重庆永川区侨联,担任第一任侨联主席。

  “与牺牲的战友相比,我很幸运。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国家富强、人民幸福,我与有荣焉。”蒋印生感慨地说。(本报驻重庆记者 张琴 赵宇飞 吴燕霞 李爱斌) 

编辑: 韩梦霖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7820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