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封面
2012年,在北京从事了多年家具制作后,陈宝华带着家人和几十名工人,来到重庆,开办汉福百年家具厂,在南山深处开始了纯手工家具雕刻的“慢时光”。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05-28 09:03:44

从画图,到打坯、修光,都靠师傅一笔笔、一刀刀做出来,每年这些师傅的工作量,只能制作5-6件大的家具。即便这样,陈宝华也从未考虑过扩大规模,而是追求在技艺上,每年都有新的突破。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05-28 09:03:44

每个师傅都能独立地完成画图、打坯、修光等一系列的工作。图案画好后,师傅们便需要依据图案,匹配纹路合适的木料。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05-28 09:03:44

打坯时,师傅会将图纸覆在木材上,对于成熟的木雕师傅,所要雕刻的图案早已烂熟于心,图纸更多的是为其提供一个大致空间布局的参考。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05-28 09:03:44

虽然机器制作精确度十分之高,但在陈宝华看来,机雕做出来的产品,千篇一律。纯手工的制作,每一刀,都有木雕师傅力道的把握。即便是同样的图案,雕刻出来都会有各自的特点。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05-28 09:03:44

陈宝华坚持纯手工的雕刻,还有一个原因。由于采用的多为金丝楠、酸枝木等珍贵木材,只有将工艺发挥到极致,让每件作品呈现出最佳的效果,才是对每块木材最环保的做法。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05-28 09:03:44

打坯完成后,稍有成型的木料便进入修光环节,相比打坯,修光步骤对手艺的要求更为细致,因此通常从事修光的,多为女工匠。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05-28 09:03:44

经过修光的步骤,木雕作品雏形初现,因此也会耗费大量的时间。通常,修光的时间,会是打坯的两倍。即便是熟练的工匠,做浅浮雕的修光,每天能完成的工作量,通常不会超过一个巴掌的大小。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05-28 09:03:44

对于木雕师傅而言,每一刀都是毫米之争,作品成功与否,往往就在毫米之间,因此,在刻每一刀前,都会做充足的思考。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05-28 09:03:44

相较于浅浮雕,深浮雕的制作更为耗时,做深浮雕的修光,每天能完成的,便是几厘米见方的大小。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05-28 09:03:44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从事不同的步骤,木雕师傅都会用不同的刻刀。仅是修光环节,用到的刻刀便有百余种。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05-28 09:03:44

耗时漫长的制作,每年为数不多的成品,对陈宝华和木雕师傅而言,这些木雕早已不仅是产品的概念,更是传世的工艺品。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05-28 09:03:44

2016年开始,陈宝华开始了一项新的挑战,计划用15年的时间,完成一千个雕有大足石刻千手观音的木盒,用六毫米的深度,展现出千手观音的立体感。两年过去了,陈宝华和工匠们仅完成了百个,陈宝华希望,每完成一百个,雕刻的工艺都有新的突破。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05-28 09:03:44

在幽静的南山,木雕工匠们,用手中的刻刀,将时间浓缩进了毫米之间。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05-28 09:03:44

摄影:李相博 文字:李相博
2018-05-28 09:03:44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