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封面
重庆轨道三号线唐家院子二号出口的超长扶梯,一度成为不少游客的“打卡点”。在扶梯的尽头,一座闲置近十年的工厂,在2017年的7月脱胎换骨,从生产汽车配件,转而“生产”音乐,并被赋予新的名字——重庆爱乐工厂。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07-09 09:03:44

“爱乐乐团”最早是指离开欧洲宫廷的乐手们,为在民间演出而自发组成的演奏团体。久而久之,“爱乐”这个名字成为音乐爱好者、热爱音乐艺术的代名词。诸如维也纳、柏林等爱乐乐团,更是首屈一指的交响乐团。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07-09 09:03:44

在重庆,对音乐的热爱,以及追求纯粹的音乐表达,在交响乐指挥家刘新的发起下,60名音乐爱好者,在2014年组建重庆爱乐乐团,成为重庆的第二个专业交响乐团。刘新成为乐团的音乐总监和指挥。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07-09 09:03:44

如果说流行乐是音乐里的快餐,那交响乐则是音乐中的盛筵,需要乐团有足够高的水准,才能驾驭。相比流行乐的简单直接快速,交响乐对听众的影响更为深远,不仅让观众得到听觉上的享受,还深入内心,提升听众的修养。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07-09 09:03:44

正因如此,组建重庆爱乐,不仅只是刘新对音乐的纯粹热爱,还有刘新作为一名音乐教育工作者,对家乡的回馈——为这座城市注入高雅艺术这一软实力,让爱乐工厂成为一个提升市民素养的小角落。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07-09 09:03:44

尽管作用微小,却将通过一批又一批的听众,传递开来。也正因如此,对于乐团每月的演出曲目,刘新总会慎重思考,“在迎合听众的同时,需要引导听众,让他们爱上交响乐。”比如,不久重庆爱乐计划举行久石让的专场音乐会,一方面易于普通市民接受,又能让市民从中感受到交响乐的魅力。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07-09 09:03:44

重庆爱乐的乐手,都曾接受过专业的音乐训练,却从事着不同的工作,有大学教授、普通教师、建筑师、医生、律师、工程师、琴行业主。因为对音乐的热爱,他们从未放弃对音乐的练习。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07-09 09:03:44

绝大多数成员并非全职乐手,在指挥刘新看来,这非但不是劣势,反而是乐团一大优势。因为纯粹的爱好,乐手们能够在享受音乐的过程中,将音乐演绎得更为尽兴,更好地传递音乐。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07-09 09:03:44

平心而论,大多数乐手的个人技术和经验,和国内一线乐团的专职乐手相比还有一定差距。但交响乐是一门集体艺术,因此在日常训练中,刘新更注重训练乐团成员的共性以及相互间的协调,从而提升乐团的整体演奏水平。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07-09 09:03:44

每周二、三、四晚上的八点到十点,是重庆爱乐的排练时间,在一个月的时间里,乐团会对选定的交响乐曲进行反复练习、打磨。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07-09 09:03:44

每个月月底,重庆爱乐会举行一场高规格的交响乐演出。对乐团而言,挣钱并不是演出的首要目的,更多是对乐团日常训练的一种检验,通过演出来促成乐团的成长。每个乐手也都会珍惜这样的机会,认真对待演出。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07-09 09:03:44

虽然成立时间不长,但重庆爱乐的演出水平,却提升颇快。乐评人苏立华这样评价重庆爱乐的演出——“他们每次演出都让前来听音乐会的听众抱着捧场心态来,带着满足和兴奋离开。”这和他们对音乐的热爱,不无关系。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07-16 09:41:34

对于重庆这座城市,重庆爱乐乐团的出现,很难说能够产生多么巨大的影响。毕竟,演出厅300多个座位,之于三千多万人口的重庆,太过微不足道,但重庆爱乐乐团靠着对音乐纯粹的热爱,为这座城市文化软实力的提升,演奏了意义不凡的一小曲。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07-16 09:41:50

摄影:李相博 文字:李相博
2018-07-09 09:03:44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