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封面
夏日,意味着更多的汗水。伴随着重庆高温红色预警信号而来的,不仅仅是多地超过40℃的气温,更让人关注的是在如此高温下,依旧坚守在露天工作场所的工人们。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07-09 09:03:44

在以42.3℃高居全国高温榜首的重庆市巫山县,烈日早已将这里的人们请进空调房,送至避暑屋。但在县城的最高处,没有任何遮阳措施的巫山机场工地上,工人们仍在坚守。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07-09 09:03:44

巫山机场位于长江三峡巫山、奉节两县交界处,海拔高达1700多米,是目前重庆海拔最高的民用机场。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07-09 09:03:44

但高海拔并没有给坚守在此处的工人们带来清凉的夏风,只有更接近天空的烈阳与热浪。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07-09 09:03:44

考虑到施工的安全问题,工人在工地上要穿既定的工作服,戴上安全帽。空旷炙热的工地上,他们既要应对持续的高温,还要克服长衣长裤带来的燥热。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07-09 09:03:44

作为渝东北典型的高填方机场,在土石方作业最忙时,每天有近2000人和800多台机具昼夜施工,土石方运输车辆川流不息。尽管高温持续不断,但工人们未曾懈怠。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07-09 09:03:44

比起高温,工人们还需克服生活上的难处。目前,巫山机场交通配套设施仍在建设中,生活必需用品要到38公里外的县城才能购买,这也是一个不小的考验。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07-09 09:03:44

在40℃高温下露天持续工作几个小时,已属不易。但休息中的工人,仍然逃不脱烈日的暴晒。这就是40℃高温下“云上机场工”面临的工作环境。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07-09 09:03:44

这是一名工人爬上高架台开展焊接工作。被晒得滚烫的高架台和高温电焊给他带来双重“袭击”。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07-09 09:03:44

无论是正在修建的机场跑道,还是即将封顶的航站楼,还是高耸入云的塔台,这样坚守在烈阳下的工人身影不在少数。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07-09 09:03:44

而这一切的坚持与付出,都是为了机场能如期竣工。按照施工进程,明年上半年市民便可目睹他们的成果,踩着他们的肩膀,远眺三峡之美。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07-09 09:03:44

摄影:李相博 文字:李海岚
2018-07-09 09:03:44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