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封面
比起北坡的热闹,金佛山南坡显得有些寂寥。尤其是在立秋以后,天气渐渐转凉,少有游客爬上这海拔1800米的高山。每年这个时候,只有住在山下的笋农会不假思索地搬进山里,迎接等待了一年的“采笋季”。新华网李相博 摄
2018-09-17 09:00:44

金佛山南坡峰谷绵延,竹林遍山。与人们熟知的“雨后春笋”不同,只有等到八九月份的一场绵绵秋雨过后,这里的方竹笋才会迎来生长的旺盛期。新华网李相博 摄
2018-09-17 09:00:44

方竹笋生长周期独特,每年的采摘时间不到一个月。为节约上山下山的时间,笋农们往往会选择住到山里,用竹子搭建简易的住房。吃简单的饭菜,睡简陋的床。新华网李相博 摄
2018-09-17 09:00:44

每天早晨六点,天还没有大亮,笋农们便起身走进竹林,背着背篓,手握镰刀,凭借多年的经验寻找口感较好的新笋。只需一小会儿功夫,方竹笋便能装满背篓。新华网李相博 摄
2018-09-17 09:00:44

“一个人一天大概可以采150斤左右的新鲜方竹笋,”采笋经验丰富的笋农老任介绍,今年他们几个人都在为卖笋的老板打工,一个月下来大概可以挣3500元。新华网李相博 摄
2018-09-17 09:00:44

老任是南川区头渡镇村民,自年轻时候起便开始上山采笋。平常时候老任在重庆建筑工地做零工,到了秋季便回家采笋,这似乎已经成为一种传统。这是老任(左一)和工友一起将新鲜的方竹笋装进背篓。新华网李相博 摄
2018-09-17 09:00:44

竹林深处,地面参差不齐,加上当天下了雨,地面更加湿滑,在其中行走颇有不便。但对于这些笋农来说,在竹林里穿梭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这是笋农老任背着满满一篓方竹笋“疾走如飞”。新华网李相博 摄
2018-09-17 09:00:44

采笋看似是“一弯腰一镰刀”的简单动作,长时间劳作的笋农们也会陷入疲倦。拿起镰刀就是几小时,一背篓就是近百斤,这样来来回回、反反复复,中途笋农们也会随地而坐,进行短暂的休息。新华网李相博 摄
2018-09-17 09:00:44

老任说,现在年轻人都吃不了这个苦,只有如他们一样上了年纪的人,才愿意拎起工具干这个活儿。对于生活条件本就艰苦的他们,采笋虽然艰辛,却是一年中机不可失的挣钱时机。新华网李相博 摄
2018-09-17 09:00:44

一天的采笋工作结束,笋农们将采好的方竹笋装进袋子进行称重,卖给上山收笋的商人。新华网李相博 摄
2018-09-17 09:00:44

由于新鲜的方竹笋保质期短,笋农们会用锅将剩下的方竹笋煮熟,再烘干做成笋干,这个过程至少需要十小时。这样既能延长保质期方便出售,也能提高方竹笋的卖价,一斤新鲜的方竹笋只能卖5-8元不等,但笋干却能卖到至少80元一斤。新华网李相博 摄
2018-09-17 09:00:44

一如田农、果农一年等待一次秋收的稻谷和硕果,笋农也一年一年等待着秋天的方竹笋。这一年一度与丰收的约会,最终不过是要把大自然的馈赠送到人们的餐桌上。新华网李相博 摄
2018-09-17 09:00:44

摄影:李相博 文字:李海岚
2018-09-17 09:00:44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