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封面
白帝城高连江雨,赤甲破晓两岸潮。一场《归来三峡》,让原本南北殊途的他们汇聚到了一起。归去来兮,三峡岸边,舞台之上,传唱着古人的诗词,舞台之下,他们的故事也在这里上演。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12-17 10:00:44

今年18岁的潘璐璇来自河北邯郸。或许是天资,或许是勤奋,小小年纪的她被选中,担任此次《归来三峡》中压轴节目的主演——撑船女孩。舞台上的她身姿灵动,机敏俏皮,十分可爱。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12-17 10:00:44

与潘璐璇一样,演员们大都是艺术学校的学生,平均年龄二十岁左右。《归来三峡》剧团在各个学校的选拔,让来自五湖四海的他们相聚在三峡夔门。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12-17 10:00:44

与张艺谋导演之前的“印象”系列、“又见”系列不同的是,《归来三峡》大幅缩减演出人员。观众的视野集中在几个人身上,舞台上一丁点的失误会被放大,这样一来,对演员们的要求就相当严格。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12-17 10:00:44

在此次《归来三峡》的演出中,单人节目也十分亮眼。黄卫便是如此,在《登幽州台歌》中,他独自上台,弹奏古琴。配合舞台灯光、道具和音效,一人便有千军万马之势。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12-17 10:00:44

办过培训班、创过业,黄卫的人生可谓历尽风雨。十月,在朋友的介绍下,黄卫来到了剧团。古琴技术熟练的黄卫对于化妆却是一窍不通,所有的化妆技巧都是到了剧团之后才开始学习。剧组虽然也有化妆老师,但时间紧凑,不能挨个为演员化妆,大多数都得自己动手。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12-17 10:00:44

排练间隙,演员们最爱的消遣是睡觉。随着演出日期的临近,排练也分外紧张。节目在夜幕降临之时上演,排练也从这时开始。演员们的时差倒了过来,白天休息,晚上排练。排练之前偷得浮生半日闲,也不失为一件乐事。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12-17 10:00:44

演出所需的服装、道具、化妆是一台演出质量的体现。演出服饰精美、道具精良、妆容精致,演出效果才会出类拔萃。有着经营美容店经历的祁福妹对于化妆工作还算得心应手。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12-17 10:00:44

自从儿子离开家里去读大学,王瑜就从重庆回到家乡奉节,开始在剧团做服装管理工作。每天从整理服装开始,到排练完毕洗完演出服结束。告别家庭主妇的日子,王瑜反倒觉得生活充实不少。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12-17 10:00:44

来自河南驻马店的戴耀忠是道具组的一员,演出所需的大大小小的道具都由他们负责打造。大型的道具是从北京做好了拉到重庆,老戴也一同来到重庆。道具总会有磨损,老戴缝补东西的技能也在一次次的修补道具工作中被“点亮”。 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12-17 10:00:44

归去来兮,三峡人家,归的是游子,来的是远行客。舞台上演绎着文人墨客曾经的传说,舞台下发生了他们如今的故事。这或许是他们生命中的唯一一次交集,却绽放出绚烂的火花。在《归来三峡》上演的每个夜里,留存有他们的痕迹。新华网 李相博 摄
2018-12-17 10:00:44

摄影:李相博 文字:李相博 杨灵钦
2018-12-17 10:00:44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