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重庆频道
【城市相册】长江鱼儿的“人工产房” 手机标题
因为有了这片“人工产房”,鱼儿在此产卵成活率更高了。幼鱼还能躲避攻击,不易被鸟吃掉。
每年4月初,正是鱼类集中产卵的时节。在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重庆段的江津区油溪镇鼎锅浩水域,有一片由竹竿和油草搭建而成的人工鱼巢。远望,“长草”的竹格子在江边铺开,像一张绿毯。近看,近乎透明的幼鱼在水中游弋,一眨眼又钻进了水草里……新华网 李相博 摄 陈雨 文
112

每年4月初,正是鱼类集中产卵的时节。在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重庆段的江津区油溪镇鼎锅浩水域,有一片由竹竿和油草搭建而成的人工鱼巢。远望,“长草”的竹格子在江边铺开,像一张绿毯。近看,近乎透明的幼鱼在水中游弋,一眨眼又钻进了水草里……新华网 李相博 摄 陈雨 文

程永彬说:“这里每10天来一批鱼儿产卵,一波走了下一波又来,循环交替直到所有鱼群的产卵期结束。”顺着程永彬手指的方向,可以看到油草上面分布着密密麻麻的黄色小颗粒,这些黄色颗粒都是已经受精的鱼卵,它们即将孵化成小鱼苗。新华网 李相博 摄 陈雨 文
112

程永彬说:“这里每10天来一批鱼儿产卵,一波走了下一波又来,循环交替直到所有鱼群的产卵期结束。”顺着程永彬手指的方向,可以看到油草上面分布着密密麻麻的黄色小颗粒,这些黄色颗粒都是已经受精的鱼卵,它们即将孵化成小鱼苗。新华网 李相博 摄 陈雨 文

程永彬是这里的护渔队员。他说,为了赶上鱼儿们的繁殖期,他们每年会在元月底到二月初将人工鱼巢扎好放到水中。“以前,鱼儿们会将卵产在江边岩壁的青苔上,但因为鱼卵附着力不强,被水流冲散后会大大影响成活率。于是,我们给鱼儿搭建了这片‘人工产房’。”新华网 李相博 摄 陈雨 文
112

程永彬是这里的护渔队员。他说,为了赶上鱼儿们的繁殖期,他们每年会在元月底到二月初将人工鱼巢扎好放到水中。“以前,鱼儿们会将卵产在江边岩壁的青苔上,但因为鱼卵附着力不强,被水流冲散后会大大影响成活率。于是,我们给鱼儿搭建了这片‘人工产房’。”新华网 李相博 摄 陈雨 文

据程永彬介绍,人工鱼巢主要充当水草的作用,因为粘附性强,鱼儿在此产卵成活率高。幼鱼还能躲避攻击,不易被鸟吃掉。同时人工鱼巢靠近岸边,远离主航道,既利于鱼卵孵化,也不会影响正常航运。新华网 李相博 摄 陈雨 文
112

据程永彬介绍,人工鱼巢主要充当水草的作用,因为粘附性强,鱼儿在此产卵成活率高。幼鱼还能躲避攻击,不易被鸟吃掉。同时人工鱼巢靠近岸边,远离主航道,既利于鱼卵孵化,也不会影响正常航运。新华网 李相博 摄 陈雨 文

人工鱼巢附近鱼群集中,有人就打起了“歪主意”。护渔队员白天巡护,偷鱼、电鱼的船就半夜出动,护渔队员也改时间蹲守。“有时候十一二点出来,有时候三四点出来,今年已抓到6起了。” 新华网 李相博 摄 陈雨 文
112

人工鱼巢附近鱼群集中,有人就打起了“歪主意”。护渔队员白天巡护,偷鱼、电鱼的船就半夜出动,护渔队员也改时间蹲守。“有时候十一二点出来,有时候三四点出来,今年已抓到6起了。” 新华网 李相博 摄 陈雨 文

正说着话,程永彬突然发现江边有人在钓鱼。拴牢快艇,上岸,程永彬把插在江中的一排鱼竿全部收缴了。禁渔期间,在江边钓鱼也是不允许的。新华网 李相博 摄 陈雨 文
112

正说着话,程永彬突然发现江边有人在钓鱼。拴牢快艇,上岸,程永彬把插在江中的一排鱼竿全部收缴了。禁渔期间,在江边钓鱼也是不允许的。新华网 李相博 摄 陈雨 文

今年52岁的程永彬从小在长江边长大,10多岁时就随父亲上船打鱼。“小时候,每次出船都有几十斤的渔获,最多的一次打上来200多斤鱼。但是,最近几年,打鱼越来越难了,能打三五斤都算不错,很多时候甚至是一无所获。”新华网 李相博 摄 陈雨 文
112

今年52岁的程永彬从小在长江边长大,10多岁时就随父亲上船打鱼。“小时候,每次出船都有几十斤的渔获,最多的一次打上来200多斤鱼。但是,最近几年,打鱼越来越难了,能打三五斤都算不错,很多时候甚至是一无所获。”新华网 李相博 摄 陈雨 文

两年前,程永彬弃船上岸,加入长江重庆江津段护渔志愿队,从渔民成了一位保护生态的护鱼队员。新华网 李相博 摄 陈雨 文
112

两年前,程永彬弃船上岸,加入长江重庆江津段护渔志愿队,从渔民成了一位保护生态的护鱼队员。新华网 李相博 摄 陈雨 文

护渔也是件需要勇气的事。程永彬说,有一年禁渔期,队员们在巡护拦截非法捕鱼船时,被偷捕者叫来十多人围攻。“队长的头被鹅卵石砸中,当时就鲜血直流。”至于警告、恐吓、威逼、利诱,就更常见了。新华网 李相博 摄 陈雨 文
112

护渔也是件需要勇气的事。程永彬说,有一年禁渔期,队员们在巡护拦截非法捕鱼船时,被偷捕者叫来十多人围攻。“队长的头被鹅卵石砸中,当时就鲜血直流。”至于警告、恐吓、威逼、利诱,就更常见了。新华网 李相博 摄 陈雨 文

护渔队员没工资。以前有20个队员,有几个被偷鱼人收买了,向他们通风报信被清除出去。留下的10个人,绝大多数是过去的渔民。新华网 李相博 摄 陈雨 文
112

护渔队员没工资。以前有20个队员,有几个被偷鱼人收买了,向他们通风报信被清除出去。留下的10个人,绝大多数是过去的渔民。新华网 李相博 摄 陈雨 文

通过禁渔、增殖放流、建设人工鱼巢等修复生态环境的举措,如今,长江的渔业资源正在恢复。根据自然保护区提供的数据,在江津区和永川区的杨家沱、鼎锅浩、丁家沱、二梁子等9个鱼类产卵场已建设人工鱼巢638个,可增殖近4000万尾鱼苗。新华网 李相博 摄 陈雨 文
112

通过禁渔、增殖放流、建设人工鱼巢等修复生态环境的举措,如今,长江的渔业资源正在恢复。根据自然保护区提供的数据,在江津区和永川区的杨家沱、鼎锅浩、丁家沱、二梁子等9个鱼类产卵场已建设人工鱼巢638个,可增殖近4000万尾鱼苗。新华网 李相博 摄 陈雨 文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