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重庆频道
【城市相册】“客改货”航班的“加速度” 手机标题
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逐步“登上”航班的不是旅客,而是抗疫物资,它们将搭乘“客改货”航班,从山城快速飞往全球。
凌晨,在重庆江北国际机场货物停机坪上停靠着各大航司的飞机。0点54分,因为雷雨延迟的卡塔尔直飞重庆的“客改货”航班QR880顺利降落。随后,它将在这里停留,等待装满货物后,重新飞回卡塔尔。新华网 陈雨 摄
112

凌晨,在重庆江北国际机场货物停机坪上停靠着各大航司的飞机。0点54分,因为雷雨延迟的卡塔尔直飞重庆的“客改货”航班QR880顺利降落。随后,它将在这里停留,等待装满货物后,重新飞回卡塔尔。新华网 陈雨 摄

什么是“客改货”航班?据重庆机场集团国际货运部负责人陈坚介绍,“客改货”航班主要有两种装货模式:一是仅货舱装货,客舱空舱。这种装载模式的货物类型多为集装货物,每个航班可装载集装器数量约为10-11个。它的保障流程为:货物在货库完成组板后运至机坪,使用大型升降平台车进行装载(需要人员3-5人)。此类“客改货”航班起飞前3小时结载,2小时内可完成全部装载。新华网 陈雨 摄
112

什么是“客改货”航班?据重庆机场集团国际货运部负责人陈坚介绍,“客改货”航班主要有两种装货模式:一是仅货舱装货,客舱空舱。这种装载模式的货物类型多为集装货物,每个航班可装载集装器数量约为10-11个。它的保障流程为:货物在货库完成组板后运至机坪,使用大型升降平台车进行装载(需要人员3-5人)。此类“客改货”航班起飞前3小时结载,2小时内可完成全部装载。新华网 陈雨 摄

另外一种“客改货”模式是客舱、货舱均装货。因为客舱装载货物类型为散货,单件货物一般不超过30公斤,单件尺寸一般不超过50cm*45cm*65cm,需依靠大量人工(约15人)在客舱里装载码放固定。此类“客改货”航班起飞前8小时结载,6小时内完成全部装载。因此,在装载前,工作人员需要更细致地反复核对。 新华网发 吴垚 摄
112

另外一种“客改货”模式是客舱、货舱均装货。因为客舱装载货物类型为散货,单件货物一般不超过30公斤,单件尺寸一般不超过50cm*45cm*65cm,需依靠大量人工(约15人)在客舱里装载码放固定。此类“客改货”航班起飞前8小时结载,6小时内完成全部装载。因此,在装载前,工作人员需要更细致地反复核对。 新华网发 吴垚 摄

“客改货”对于工人们来说,最大的变化是装载方式不同。货机装载方式为:使用升降平台车将货物运送至舱门高度后,由平台上的滚轮将货物传输至机舱内。而客机装载方式为:拖车将托运行李或货物分别从航站楼或监管仓库运送至停机坪,再用传送带车将行李或货物传输至飞机腹舱;如果是客舱装货,则需要工作们采用人工接力的方式一件一件地将货物装上飞机。 新华网发 侯伟 摄
112

“客改货”对于工人们来说,最大的变化是装载方式不同。货机装载方式为:使用升降平台车将货物运送至舱门高度后,由平台上的滚轮将货物传输至机舱内。而客机装载方式为:拖车将托运行李或货物分别从航站楼或监管仓库运送至停机坪,再用传送带车将行李或货物传输至飞机腹舱;如果是客舱装货,则需要工作们采用人工接力的方式一件一件地将货物装上飞机。 新华网发 侯伟 摄

另外,因为客机和货机可装载的货物类型不一样,工作人员在组板时需要特别注意,防止发生错配。客机可装载行李、邮包及小批量货物,但限于舱位有限,难以装载大批量货物,尤其是大件(超长、超高、超重)货物。货机可以装载大货(包括大批量、大件货物)。客机对运输安全的要求更高,大多危险品只能选择货机运输,禁止使用客机运输。 新华网 陈雨 摄
112

另外,因为客机和货机可装载的货物类型不一样,工作人员在组板时需要特别注意,防止发生错配。客机可装载行李、邮包及小批量货物,但限于舱位有限,难以装载大批量货物,尤其是大件(超长、超高、超重)货物。货机可以装载大货(包括大批量、大件货物)。客机对运输安全的要求更高,大多危险品只能选择货机运输,禁止使用客机运输。 新华网 陈雨 摄

客机和货机的舱门设计也有所不同。客机有较多登机舱门及逃生舱门。货机则只配备较少的登机舱门及较大的货舱门,货舱门一般分布在机身的前后段和腹舱位置,高度一般超过2米、宽度一般超过3米,能够装载大件货物。另外,客机舱位相对较少,尤其是单通道的窄体飞机,因此,只有小批量货物可以考虑用客机运载。这些不同都对工人们的操作提出了新的要求。新华网 陈雨 摄
112

客机和货机的舱门设计也有所不同。客机有较多登机舱门及逃生舱门。货机则只配备较少的登机舱门及较大的货舱门,货舱门一般分布在机身的前后段和腹舱位置,高度一般超过2米、宽度一般超过3米,能够装载大件货物。另外,客机舱位相对较少,尤其是单通道的窄体飞机,因此,只有小批量货物可以考虑用客机运载。这些不同都对工人们的操作提出了新的要求。新华网 陈雨 摄

为适应这些新变化,从货物收运到最后装机,所有环节的工人都必须进行相关培训,包括在收运货物时对货物文件及包装尺寸进行“前置检查”、打板时的“多板同组”、场内转运时的“多车同行”、货物装机的“多组同装”等环节,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客改货”航班地面保障时效。 新华网 陈雨 摄
112

为适应这些新变化,从货物收运到最后装机,所有环节的工人都必须进行相关培训,包括在收运货物时对货物文件及包装尺寸进行“前置检查”、打板时的“多板同组”、场内转运时的“多车同行”、货物装机的“多组同装”等环节,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客改货”航班地面保障时效。 新华网 陈雨 摄

组板完成后,货物需要被运至待装区等待运往停机坪。这时,工人还需要对货物的高度、尺寸等进行复核,确保装载的适航性。在机场工作了九年的装卸工高政说,机场最近运输的货物越来越多,各种防疫物资、笔电产品、汽车配件等从这里快速发往全球。 新华网 陈雨 摄
112

组板完成后,货物需要被运至待装区等待运往停机坪。这时,工人还需要对货物的高度、尺寸等进行复核,确保装载的适航性。在机场工作了九年的装卸工高政说,机场最近运输的货物越来越多,各种防疫物资、笔电产品、汽车配件等从这里快速发往全球。 新华网 陈雨 摄

随着“客改货”的推行以及重庆复工复产的快速推进,江北机场最近需要运输的物资越来越多,品类也越来越丰富,工人们也越来越忙碌了。 新华网 陈雨 摄
112

随着“客改货”的推行以及重庆复工复产的快速推进,江北机场最近需要运输的物资越来越多,品类也越来越丰富,工人们也越来越忙碌了。 新华网 陈雨 摄

“虽然有轮班安排,但离人不离岗,休息时间也要经常接听电话,做好各种协调工作,晚上值守就更是家常便饭。作为航空运输企业,疫情当前,必须打通空中大动脉。”陈坚说。 新华网 陈雨 摄
112

“虽然有轮班安排,但离人不离岗,休息时间也要经常接听电话,做好各种协调工作,晚上值守就更是家常便饭。作为航空运输企业,疫情当前,必须打通空中大动脉。”陈坚说。 新华网 陈雨 摄

为保障各类防疫物资“走得顺、走得快”,重庆机场组建了“客改货”航班专业保障团队,还通过建立防疫物资快速处置机制,确保防疫物资运输高效,并联合重庆机场海关,为防疫物资提供“绿色通道”优先保障、24小时通关、灵活查验等特殊服务,在货物报关、货物装卸、航班放行等全链条快速响应货运代理公司需求,为防疫物资出口提供“加速度”。 新华网 陈雨 摄
112

为保障各类防疫物资“走得顺、走得快”,重庆机场组建了“客改货”航班专业保障团队,还通过建立防疫物资快速处置机制,确保防疫物资运输高效,并联合重庆机场海关,为防疫物资提供“绿色通道”优先保障、24小时通关、灵活查验等特殊服务,在货物报关、货物装卸、航班放行等全链条快速响应货运代理公司需求,为防疫物资出口提供“加速度”。 新华网 陈雨 摄

截至4月20日,重庆机场保障国际出港“客改货”航班13架次共259吨,保障国际进港“客改货”航班11架次,向新加坡、仁川、法兰克福、阿姆斯特丹、悉尼、亚的斯亚贝巴、芝加哥等地运输货物69吨。新华网 陈雨 摄
112

截至4月20日,重庆机场保障国际出港“客改货”航班13架次共259吨,保障国际进港“客改货”航班11架次,向新加坡、仁川、法兰克福、阿姆斯特丹、悉尼、亚的斯亚贝巴、芝加哥等地运输货物69吨。新华网 陈雨 摄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