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抓取标题
分享抓取摘要。
分享抓取图片

中新互联互通项目三年“答卷”

" 创新性和辐射力是观察中新互联互通项目成效的两个重要维度。 "

阅读全文
作者:王龙博

    新华网重庆11月12日电(王龙博)“中新互联互通项目不是优惠政策的洼地,而是制度创新的高地。”重庆市中新示范项目管理局局长韩宝昌说。

    11月7日,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简称“中新互联互通项目”)迎来运行三周年纪念日。过去三年来,中新双方在中新互联互通项目框架下共签约137个合作项目,总金额逾219亿美元。

    落户西部的中国和新加坡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2015年启动,项目以重庆为运营中心,在金融服务、航空产业、交通物流、信息通信四大重点领域开展合作。

    韩宝昌说,三年来最大的感受,是面对这样一场全新的改革创新实践,需要地方层面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和首创精神,加强区域联动,积极探索实践,“同时勇于先行先试,为西部地区开放发展积累经验。”

    “某种程度上,创新性和辐射力是观察中新互联互通项目成效的两个重要维度。”重庆当地学者指出。

    与之前的苏州工业园区、天津生态城不同,中新互联互通项目没有物理的边界,也不属于传统的招商引资,而是以“现代互联互通和现代服务经济”为主题,“这就意味着只能依靠制度创新激发项目活力。”

    此外,中新互联互通项目虽然运营中心设在重庆,但目标却是提升整个西部地区的互联互通水平,进而催化和带动整个西部地区乃至更广泛区域的开放发展。“从这个角度看,项目的辐射力和带动性也至关重要。”

  

首届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金融峰会11月2日在重庆举行。新华网 李相博 摄

  今年年初,在中新互联互通项目框架下,人民银行重庆营业管理部等9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推进运单融资促进重庆陆上贸易发展的指导意见》,赋予铁路运单融资功能。

  这一国内首创的政策试点受到中欧班列(重庆)、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相关物流企业的一致欢迎。

  按国际惯例,以往只有海运提单被赋予货权融资功能,铁路运单没有货权也不能融资。这对以铁路货运为主的内陆地区而言,意味着在金融方面长期面临着与海运完全不同的待遇。铁路运单被赋予融资功能后,将为物流企业提供更新更便捷的融资结算模式。

  而早在2016年,重庆西部物流园就在新加坡交易所发行了中新互联互通项目下首批5年期5亿美元狮城债,票面利率3.25%。这是迄今为止重庆企业采取直接发行模式的海外债券中实际利率和成本最低的案例。

  这笔海外债券的顺利发行,得益于国家相关部委赋予中新互联互通项目的外债规模切块管理改革试点。这一政策创新,使得重庆企业可以实现境外发行本外币债券、借用本外币国际商业贷款,而且审批权限下放重庆本地,提高了西部地区跨境融资便利化水平。

  “创新是中新互联互通项目的灵魂。”韩宝昌表示,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启动之初,中新双方政府就在两国合作协议中明确了“11+7”政策创新框架。目前,中方国家部委已赋予项目64条创新举措或支持政策。此外,新加坡方面也发挥资金、物流、管理、技术等方面优势,积极参与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建设。

  “三年来,我们以项目为重点,以问题为导向,积极开展创新研究,注重项目发展和政策创新之间的适配性,加快推动了一批创新举措落地。”韩宝昌说。

  以金融领域创新为例,在中新互联互通项目框架下,中新两地金融机构已尝试在全国率先开展“出口双保通”贸易融资、跨境资产转让、内河承运人责任保险等创新业务合作,并推动境外信用证循环额度、海铁多式联运进口信用证等创新业务落地。 

  

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上的“渝黔桂新”铁海联运班列。 新华网发 (何超 摄)

  近日,西部十二省区市在重庆就共商共建共享对接“一带一路”的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简称“陆海新通道”)金融合作达成了建立跨区域协调机制等十点共识。

  “陆海新通道”,是在中新互联互通项目框架下,中国西部省份与新加坡合作,打造以重庆为运营中心,以广西、贵州、甘肃、青海、新疆等西部省份为关键节点,利用铁路、海运、公路等运输方式,向南经广西北部湾通达新加坡等东盟国家的陆海贸易新通道。该通道比经东部地区出海平均节约15天左右。

  在重庆积极发挥运营中心作用的推动下,“陆海新通道”跨境公路运输、铁海联运和国际铁路联运等运输方式均已相继常态化开行,并先后实现与中欧(重庆)班列的无缝衔接。

  截至10月底,“渝黔桂新”铁海联运班列累计开行419班,实现“天天班”双向对开,目的地已覆盖全球66个国家、131个港口;国际铁路联运(重庆—河内)班列已完成双向测试,累计开行25班;重庆—东盟跨境公路班车累计发车510次,服务网络延伸至越南、泰国等地。

  此外,兰渝专列累计发运商品车专列90列,陇桂专列发运26班,黔桂专列发运4班。11月,“渝黔桂新”铁海联运班列首次在贵阳实现加挂运行。

  “在重庆带动下,‘陆海新通道’已成为促进我国西部地区与新加坡等东盟国家互联互通的桥梁。”韩宝昌说,“陆海新通道”正在引起周边国家和地区的积极响应,越南、老挝等国家政企代表团已相继来渝对接通道合作,日本、韩国等也对通道建设充满期待。

  目前,重庆有关企业已先后在新加坡、越南、香港等地设立3个“陆海新通道”国际货物集散中心,预计将进一步提升通道分拨效率,助力形成全球性物流网络。

  “中新互联互通项目是个开放的平台、政策制度创新的平台和资源整合的大平台,需要各界的积极参与和共同推动。” 韩宝昌说,重庆下一步要继续充分发挥运营中心作用,加快形成更多可复制可推广的制度创新成果,带动西部兄弟城市乃至周边国家和地区联动发展、共享发展。(完) 

 

菜单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