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重庆频道策划推出 | 责任编辑:陶玉莲
诺奖为何选择阿列克谢耶维奇?
  白俄罗斯女作家斯维特兰娜•阿列克谢耶维奇获得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作为一个多年从事记者职业的作家,她写作的多为非虚构文学作品,记录了第二次世界大战、阿富汗战争等重大事件,且不仅仅是叙述事件,而是写下了一部部情感史。用非虚构性文学从被伤害人的视角看待灾难,这或许是她获奖的最大原因,也是希望人类正视伤亡的呼唤。
  • 白俄罗斯女作家阿列克谢耶维奇获诺奖
    白俄罗斯女作家阿列克谢耶维奇获诺奖
  • 阿列克谢耶维奇是谁?
    • 《锌皮娃娃兵》
      《锌皮娃娃兵》
    • 《我是女兵,也是女人》
      《我是女兵,也是女人》
    • 《切尔诺贝利的回忆》
      《切尔诺贝利的回忆》
    • 《我还是想你,妈妈》
      《我还是想你,妈妈》
  •     北京时间10月8日晚7点,瑞典文学院宣布白俄罗斯女作家斯维特兰娜·阿列克谢耶维奇(SvetlanaAlexievich)获得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

        阿列克谢耶维奇这个名字并不为多数国人所知,但她的书很早就在中国出版,包括《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又译《切尔诺贝利的回忆:核灾难口述史》)《我还是想你,妈妈》《我是女兵,也是女人》《锌皮娃娃兵》等。

        瑞典文学院新任常务秘书萨拉·邓尼斯女士表示,斯维特兰娜·阿列克谢耶维奇“在过去的三四十年里,她一直在描绘苏联时期与苏联解体之后的普通人。她所写的不是单纯的历史,也不是仅仅叙述事件,而是写下了一部部情感史,为我们描绘了人们的情感世界。”

        她多年从事记者职业,作品多为非虚构文学作品,记录了第二次世界大战、阿富汗战争、苏联解体、切尔诺贝利事故等重大事件。因为独立报道和批判风格,她的独立新闻活动曾受到政府限制,代表作《锌皮娃娃兵》曾被列为禁书。“她采访了成百上千的儿童、男人与女人,在她的著作发表之前,我们对这段历史了解很少,至少很少有这种系统的书写。在记录这些事件的同时,她也写下了一段段情感的历史,如果你愿意,也不妨称之为‘灵魂的历史’。”

  • 作品如何打动人?从被伤害人的视角看待灾难
  •     阿列克谢耶维奇对中国来说不算“新”作家,2012年出版了《切尔诺贝利的回忆:核灾难口述史》,再版时,更名为《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阿列克谢耶维奇的作品虽然都是口述采访的形式,但结构是经过精心布置的,永远是从最弱势的人那儿看待所有灾难。

        早在1985年,吕宁思翻译的《战争中没有女性》就在国内出版,今年再版时更名为《我是女兵,也是女人》。他本人也更喜欢原来的译名,在译后记中说:“这是一本痛苦的书,也是一本真相的书。在阅读原文并译至中文的过程中,我屡屡被其中触目惊心的内容和人性细节震撼,甚至难抑泪水。小时候读过卓雅和舒拉的故事,这本书展示的是千千万万个、普通、千姿百态的卓雅。”

        目前中信出版社已经购入她的近作《二手时间》,原定明年初出版,现在估计会提上日程。该书记录了苏联解体后20年间的社会转型中,俄罗斯普通人的生活。“苏联解体后人们找不到方向,他们有着不同阶级背景,作者写出了他们面对梦想破碎时的恐惧。”

        诺贝尔奖的授奖词中称:“她的复调式书写,是对我们时代苦难和勇气的纪念。”

  • 这是非虚构文学的胜利吗?
  •     》》古典文学的回归

        诺贝尔奖授予阿列克谢耶维奇,实际上也是在强调古典的文学信念,其获奖会加深我们对“非虚构文学在当下的可能性”的认识。没有任何理由仅仅把诗歌、小说等虚构作品算作纯文学,评价一部作品成功与否的要害,应该回到更古典的文学信念上去,即文学对于人类社会生活中的重要事件的认识和叙述。司马迁是中国文学的一个重要源头,在西方的文学传统中同样如此,诺贝尔文学奖曾经授予丘吉尔,还有写《罗马史》的蒙森,这都体现了诺奖对非虚构文学的古典意义的本质理解。

        》》非虚构文学作者面临的考验比以前更严峻

        我们现在是全媒体的时代,非虚构文学作者所面临的考验,抵达真实所要付出的努力和勇气,并不比以前要少,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比以前更为严峻。一切事情不过是可以在一两天之内关注的新闻而已。在这个意义上,非虚构让我们看到除了漂浮在水面上的东西之外,水面之下还存在的人类生活、境遇、痛苦的冰山,作家依然是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才能触及和呈现这个完整的冰山。    我之前说过,国内好的非虚构作品也许会是记者们写出来的,所以我特别高兴的是阿列克谢耶维奇的作品得到这样的文学承认,她给我们开启了新的视野。在这个时代,对于人类生活、社会事件具有更深理解和表达的作品,依然是极为稀缺和珍贵的。

        》》非虚构写作不易

        这几年,无论是读者还是作者,无论是新闻界还是文学界,国内的“非虚构”写作已经被广泛接受。但是,目前依然没有看到比较多的优秀作品,这说明非虚构写作并不是那么容易,它对写作者的要求是全面的,需要从身体到心灵的全面投入。很重要的一点是,阿列克谢耶维奇的获奖让我们看到了非虚构文学的可能性。 

  • 她让我们更接近世界真相
  •     阿列克谢耶维奇几乎以一己之力,挑战了人们习以为常的历史记载方式,用直面真实的力量,来记录那些从未发出过自己声音的人类的命运,这些都能超越狭义的文学作品,让我们更加接近和看清这个世界的真相。

        她不相信既有的文字记录的历史,曾说:“我越是深入地研究文献,就越是深信文献并不存在。没有与现实相等的纯粹的文献。”这也是促使她无数次去采访那些战争和灾难中受伤害人群的原动力。

        阿列克谢耶维奇的作品诚实又勇敢,总是能击中人心。读她的文字,就感觉像在阅读19世纪的俄罗斯经典作品,而不是出自当代作家之手,更像是和陀思妥耶夫斯基同时代的伟大作家,能有俄罗斯文学里最伟大的触及灵魂的那些东西。

  • 往期回顾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2000-2012 CQ.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