蓄水倒计时:

中南海情系三峡工程
1958年3月下旬,毛泽东同志乘坐“三峡轮 ”由重庆至武汉,视察长江三峡,对开发三峡作重要指示。

1980年7月,邓小平同志视察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并向技术人员了解长江三峡工程论证情况。
1994 年10月15日,江泽民同志在万县视察三峡水库淹没区。

  新华社1997年11月6日武汉电 (记者熊金超 施勇峰)正在雄伟壮丽的西陵峡谷崛起的长江三峡工程,有如一座历史的丰碑,凝聚着三代中央领导集体半个世纪的心血。

  忧国忧民绘制宏伟蓝图

  传说中大禹治水的长江,虽然哺育了沿江两岸的代代子孙,但也给中下游地区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自汉代到清末的2 1 0 0 年间,长江洪水平均不到十年泛滥一次。1 8 6 0 年和1 8 7 0 年,长江洪水接连两次给富庶的江南带来了灭顶之灾;仅本世纪3 0 年代的两次大洪水,就吞噬了近3 0 万人的生命;1 9 5 4 年,尽管党领导人民与长江洪水进行了艰苦的搏斗,但这年还是有3 万人被无情的洪水夺去了生命,京广铁路也因洪水而瘫痪百日……

  长江洪水,中华民族的心腹大患,牵动着中南海几代人的心。

  新中国成立初期,神州大地百废待兴。出生在长江南岸湘江边的毛泽东,治理洪水之心尤为迫切。在1 9 5 3 年1 2 月第一次考察长江时,毛泽东把时任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的林一山请进自己的船舱,详细地询问了长江流域的治理规划,探讨了治水大计。

  “……怎样才能解决长江洪水?怎样才能除害兴利?”“南方水多,北方水少,能不能从南方借点水给北方?”“既然修那么多支流水库还抵不上一个三峡水库,那为什么不在三峡这个总口子上卡起来?!”

  “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一个彻底征服长江的宏伟蓝图在这位伟人胸中诞生了。他曾诙谐地对林一山说:“你看,你能不能找个人替代我当国家主席,我给你当助手,修三峡大坝?!”

  长江洪水时涨时落,但中南海对大三峡的热情却日益高涨。

  1 9 5 8 年春节刚过,周恩来总理从朝鲜访问一回来,就和李富春、李先念副总理带领1 0 0 多名中外专家,星夜兼程,实地考察了长江。

  “人在地上走,船在天上行。”面对蜿蜒在江汉平原的荆江河段———这条险象环生的“地上悬河”,周总理伫立在湖北沙市一座五层高的楼顶,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在湿冷的风雪中,他忧心忡忡地说:“站在这里,真是让人战战兢兢……”

  长江中下游平原的防洪与开发,牵动着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思绪。1 9 8 0 年7 月,在考察长江的行程中,邓小平多次关切地询问:“有人说三峡水库修建后,通过水库下泄的水变冷了,下游的水稻和棉花不长了,鱼也不长了,究竟有没有这回事?”陪同考察的同志回答,从汉江丹江口水库实际观察,不会发生这回事。长江两岸人民的得失利弊,始终是邓小平同志考虑三峡决策问题的首要出发点。他认为只要技术经济问题能解决,三峡就应该上。

  作为党的第三代领导核心的江泽民同志对三峡工程的建设,一直给予深切的关注。1 9 8 9 年7 月2 1 日,他当选为中共中央总书记的第二十六天,就风尘仆仆地赶到三峡,先是参观葛洲坝工程,接着又考察三峡大坝坝址,察看荆江大堤。在从沙市顺江而下的船上,他详细听取了关于三峡工程的专题汇报;到了武汉,又参观了三峡水库泥沙模型试验。四天时间,江泽民总书记边看边听边问,从三峡工程的效益到实际问题的解决方案,了解得非常具体。这次实地考察,进一步坚定了总书记的决心:三峡工程要争取早日上马,把几代人的伟大理想在我们这代人手中变为现实。

  在此前后,李鹏总理和党中央、国务院其他领导同志,也多次来三峡考察。李鹏总理的足迹,先后4 次印在三峡坝址中堡岛,印在了三峡库区移民的家中。

  大江截流正当时,人们永远不会忘记,刘少奇、陈云、陈毅、叶剑英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相继从中南海走来,在长江三峡留下了一串串深深的足迹和动人的故事。

  素有“常胜将军”美誉的王震,晚年还主动请战:“从战争到平乱,再到农垦,我这一生很少打过败仗,如果建三峡,我愿再次为人民出征。”

  曾长期担任湖北省委第一书记、率领江汉平原1 0 0 0 多万人民与长江洪水奋战了十多个春秋的王任重,在弥留之际留下遗言:“一定要把骨灰埋在三峡工程的坝址。”

  长江滚滚东流,不舍昼夜。共产党人忧国忧民的情怀,永远映在了群山峡谷之间。

  实事求是决策千秋伟业

  地球上防洪效益最大的“高峡平湖”,即将在西陵峡谷托起一座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现代化水电城。但是,要使这一“全球超级工程”真正做到“前无愧于古人,后无愧于来者”,确实难乎其难。

  从7 0 年前孙中山先生的梦想,到新中国建立后4 0 年规划设计研究,在这过程中发生过的长期争论和论证以及从丹江口工程到葛洲坝工程的长期实践和准备,备受中南海关注的三峡工程虽然历经曲折,却因此而有可能立于不败之地。

  六七十年代,实施三峡工程的一系列重大技术难题尚未全部解决。毛泽东、周恩来等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在成功地建造了三峡工程的“试验大坝”———湖北陆水水库之后,又果敢决策,拟定了先行修筑“万里长江第一坝”———葛洲坝水电枢纽工程的计划,为三峡工程作实战准备。

  1 9 7 0 年底,这幕三峡工程的“预演”正式上演。之后,坝基地质层里发现了泥化夹层,再加上施工中出现了严重的质量事故……

  “工程必须停下来!火速召开汇报会!”令人揪心的消息传来,周恩来总理心急如焚。一连三次,他强忍病痛的折磨,亲自在中南海西花厅主持会议,用长达3 0 多个小时的时间,听取了李先念、余秋里、粟裕、钱正英、张体学、林一山等关于葛洲坝方方面面的情况汇报。

  “葛洲坝是万里长江第一坝,这里出现的问题不处理好,在三峡同样会出现。”在限期修改设计,进行施工准备的命令下达后,病卧床榻的周恩来仍然反复念叨着一句话:“一定要把葛洲坝建设好,这样才对得起党,对得起人民……”

  在曲折中建成的葛洲坝工程,不仅创造了巨大的经济效益,还促使三峡问题的决策走上了一条更加民主、更加科学、更加实事求是的轨道。

  历史的航船将三峡工程带进了改革开放的春天。

  1 9 8 0 年7 月,长江上游的“火炉城”重庆。邓小平从朝天门码头登上了长江“东方红3 2 号”轮。一路上,从防洪到长江流域的生态问题,从航运到三峡库区移民的安置困难,从三峡工程的发电效益到三峡工程的社会影响,这位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无不关心备至。4 年以后,经过国务院1 6 个部委和鄂湘川3 省以及5 8 个科研施工单位、1 1 所大专院校的专家、领导审查通过,党中央、国务院批准了蓄水位为1 5 0 米的三峡方案。葛洲坝集团公司迅速组织一支9 0 0 人施工队伍,欢天喜地、浩浩荡荡地开进了三峡工地;三峡特区筹备组也宣告成立;三峡工程的各项准备工作相继紧锣密鼓地展开。

  就在这时,一份《三峡工程近期不能上》的调查报告,送进了中南海。经过3 8 天的考察,1 0 名政协委员提出了不同意见。

  这时,中共重庆市委也对三峡工程实施蓄水位为1 5 0 米的低坝方案提出异议,认为其回水末端仅止于涪陵、忠县间1 8 0 公里的河段内,重庆以下较长一段川江航道得不到改善,万吨级船舶仍然不能直接抵达重庆。

  三峡工程究竟上不上?早上还是迟上?怎么上?

  1 9 8 6 年3 月,邓小平在接见一位来访的客人时也表示:“对兴建三峡工程这样关系千秋万代的大事,中国政府一定会周密考虑,有了一个好处最大、坏处最小的方案时,才会决定开工,是决不会草率从事的。”

  这年6 月,当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同志宣布,成立三峡工程论证委员会,对三峡工程的实施方案进行重新论证。

  这次,国务院从全国6 5 个单位、部门、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抽调4 1 2 名专家时,不仅着重吸收持不同意见的专家参与,而且还将方方面面的不同意见印成7 大本资料,人手一册,分发给全体专家讨论、参考。

  在这次更大规模的论证过程中,胡耀邦、李先念、万里、邓颖超、姚依林、宋平、薄一波等先后视察了葛洲坝和三峡工程坝址……

  以江泽民为核心的新一代中央领导集体,运筹帷幄,对三峡工程的最后决策给予了前所未有的支持。1 9 9 2 年2 月2 0 日,江泽民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讨论兴建长江三峡工程的议案,决定将这个议案提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议。1 9 9 2 年4 月3 日,七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以2 /3 以上的多数票通过了蓄水位为1 7 5 米的新方案。

  江泽民同志在回忆这项工程的决策过程时说:“这个大工程,党中央、国务院一直非常重视,各方面专家反复研究论证,我们多次听取不同意见,最后才拿到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表决。”

  “一级开发,一次建成,分期蓄水,连续移民。”可以说,这项凝聚了党和人民心血的新方案,是一个更加有利于千秋大计的英明决策。

  改革开放铸就世纪丰碑

  “改革开放富桔乡,科技致富感谢党!”三峡库区桔农郭启芳捎给党中央、国务院的字条,代表了库区移民的心声。1 9 9 2 年1 1 月1 5 日,李鹏总理专程到湖北省秭归县水田坝乡李家坡村考察“开发性移民”试点情况。这几年深深体味到改革甜头的桔农郭启芳听到消息后,从自家桔园里精心挑选了1 4 个金灿灿的大脐橙,并手写了情真意切的这句话,从几十公里远的郭家坡村赶到县委机关,请工作人员转送给李鹏总理。

  “三峡工程成败的关键是移民。”早在三峡工程开工之前,江泽民总书记和李鹏总理就对三峡库区的移民工作给予高度重视。

  1 9 9 4 年1 0 月1 2 日,党的十四届四中全会结束不久,江泽民就来到川、鄂两省的水库移民区进行考察。一路上,他多次强调:“这样大量的移民我们过去没有经历过,在组织上一定要把工作做得非常细。”“移民工作必须在中央的统一领导下,分省负责,县为基础,这样才能做好。”“库区的经济开发,要有一个长远的科学规划,分步前进。”李鹏、李瑞环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也多次深入到三峡库区移民家中,问寒问暖,并亲自牵线搭桥,对这项改革的实施作了周密部署。

  改革,意味着风险;改革,也孕育着生机。

  “边移民、边开发、边致富”,开发性移民改革,一举跨越风险,在世界移民史上具有开创性。这一措施为三峡工程的顺利实施奠定了基础,也使三峡工程改革的全方位推进有了良好的开端。

  三峡工程开工前夕,李鹏总理风尘仆仆地赶到湖北清江隔河岩,调查这里的水电建设改革试点情况。他一边认真地听取汇报,一边仔细地记着笔记。

  隔河岩采取项目法人责任制这一现代化管理方式,连续创造了好几项国际、国内新纪录。李鹏总理听罢兴奋异常:“我代表党中央、国务院感谢辛勤工作在三峡、葛洲坝、隔河岩的同志们。”李鹏总理的欣喜,给在场的同志透露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信息:三峡工程建设将引入这一新的改革机制。

  有人算过一笔账,如果三峡工程工期后拖一年,仅发电一项,其直接经济损失就高达百亿元以上。三峡工程静态投资9 0 0 亿元,动态投资将超过2 0 0 0 亿元。

  “重点工程重点浪费”,“投资无底洞、工期马拉松”。改革能不能使影响深远的三峡工程走出传统建设体制下的种种怪圈?人们拭目以待。

  在三峡工程正式开工前夕,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江泽民对开工前的准备工作进行了考察。他明确提出:“现在,经过多方论证,既然已经下定决心要上这个工程,我们就要万众一心,不怕困难,艰苦奋斗,务求必胜。”他号召三峡建设者“一定要发扬奉献精神,保质保量将三峡工程建设好。在战略上藐视它,在战术上重视它,一点都不能马虎,战胜一切困难,夺取最后胜利”,并作了“向参加三峡工程的广大建设者致敬”的题词。

  1 9 9 4 年1 2 月1 4 日三峡工程正式开工。在开工仪式上,李鹏总理说,三峡水利枢纽工程,经过长达4 0 年的论证,七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批准,又进行近两年的施工准备,现在已经具备了开工的条件。中央决定三峡工程正式开工,这是我国经济建设中的一件大事,也是全国人民关注的一件大事。他指出,三峡工程开工以后,在建设过程中,还会遇到新的问题和困难,但我们相信,在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在广大建设者努力和全国人民支持下,任何困难都难不倒我们,三峡工程建设必将得到顺利的进行。一个宏伟壮丽的三峡工程将巍然屹立在中国的大地上,她将向全世界证明:中国人民有志气、有能力,敢于也能够建设好当今世界上最大的水利水电工程。三峡工程功在当代利千秋。

  党和国家领导人乔石、朱镕基、李瑞环、刘华清、胡锦涛等也先后来到施工现场,对这里的改革和施工进程给予高度的关注。国务院副总理邹家华多次来到这里,对三峡工程的移民搬迁、施工准备和工程实施过程中各个重要环节都给予了关注和具体的指导……
  “项目法人责任制和招标投标制、项目监理制、合同管理制”———党中央、国务院部署的“三峡模式”,在五年的实践中,凸现出了令人瞠目的“三峡效应”:导流明渠提前五个月破江进水;整体一期工程提前达到预定目标;前期工程基本全部合格,工程优良率占八成以上;施工五年不仅没有超过概算,还节省投资近4 0 亿元。

  市场机制把三峡工程推到了国际市场的大舞台。在1 5 平方公里的工地上,集中了国际、国内的最先进的机械设备、最优秀的施工队伍……

  “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三峡工程,浸透了中国共产党三代中央领导集体的心血。在改革开放新时期铸就的这一世纪丰碑,昭示着中国人民迈向新世纪的坚定步伐。


江泽民主席看望秭归移民
刘少奇主席在中堡岛
周恩来总理视察宜昌
李先念主席视察葛洲坝
叶剑英同志视察葛洲坝
彭真同志视察宜昌
杨尚昆同志视察宜昌
李鹏同志视察宜昌
朱镕基视察秭归移民基地
李瑞环同志视察枝江
胡锦涛视察三峡工地
尉健行同志视察宜昌
 
 
 
李岚清同志视察宜昌
 
 
本站所有文字、图片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版权所有:重庆市移民局

设计、制作:新华社网络中心